梦远书城 > 绿光 > 借种医妃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骄子无尊严

  一声轰然巨响,火在黑暗中平空出现,像野兽般地在他身上囓咬着,让他无处窜逃。

  痛,无止境地蔓延,将他完全包围,他紧咬着牙不让呻吟逸出口,却怎么也忍受不了这日日夜夜反覆的烧灼痛楚。

  身边有人在走动,有人在低声交谈。

  他恐慌了起来,骇惧自己又回到了事发那一年……他熬过了那些年了,不是吗?

  别吓他,他不想再回那座牢笼!

  蓦地,一只温柔的手覆在他的额上,带点微凉,彷佛可以祛除他体内的热,教他平静了下来,意识瞬间又被卷入黑暗里。

  再清醒时,火热的烧灼感消失了,映入眼帘的是间简陋的小屋……他疑惑地皱起眉,嗅闻到一股中药香,本想侧眼望去,却惊觉他的头竟被什么架住……不,不只是头,他整个人动弹不得。

  他顿了下,侧眼望去,看见他的头两侧被架了木板,头转不了,而他的手跟脚……脚没有反应,但手指还稍稍能动。

  这是……

  “你醒了。”

  一道温醇的嗓音伴随着阴影罩下,他微眯起眼,看不清那张逆光的容颜。

  “你是……”话一出口,喉头犹如刀割般,就连嗓音都像是粗砺磨过般的粗哑。

  “先喝点水再说。”连若华坐在床畔,以木匙喂着他喝水。

  连喝了几口,稍缓喉头的刺痛和灼热,他再次转动眼球环顾,发觉这屋子极为简陋,别说是间寝房,恐怕就连柴房都算不上。

  他明明记得自己一路驱车赶往齐天城,来到西雾山的山腰间,眼看只要到了山脚就可以进西门,却突地发生轰然巨响,天地一阵摇晃,马儿受到惊吓拉着马车狂奔,最后像是翻下了山谷,然后他便厥了过去。

  那……太斗呢?

  “请问是姑娘救了我吗?”他急问着。

  “是。”

  “不知道有无瞧见我的随从?”

  “……在捡到你的地方,再往上走一小段山路有另一具屍体,我不知道是不是你所说的随从,你要是想认屍,得上衙门一趟。”

  他震愕不已地听着对方的话,胸口狠狠颤了数下,好半晌说不出话。

  “怎会如此?”太斗武艺过人,怎会如此轻易死去……“我的随从面貌极为清秀,约莫……”

  “那具屍体的面容已经看不清,至于身形因为有多处骨折导致变形,所以就目测也不准,问我也是白搭,还是等你伤好了再走一趟衙门确认。”连若华淡然打断他急起的问话。

  他直瞅着那张依旧看不清的脸,想看清楚她是怎地淡薄无情。

  不过也没错,毕竟素昧平生,能有几分情?

  “横竖人都是走在同一条路上,早晚有天你们会再碰面的。”连若华起身,又端了一只碗过来。“是人,总得走这一遭,你要替对方开心的是他可能没痛苦太久,这也算是老天的另一种慈悲。”

  他听得一头雾水,直觉得她的说法淡漠,但淡漠里头似乎又藏着道理,说到底是想要告诉他……节哀顺变吗?

  “喝药,你想活就得把药喝下去,但如果你不想活,那就别浪费我的药。”她舀了一匙等着,没有不耐,只是平心静气地等待他的决定。

  他眉头忍不住微微皱起,更想要看清楚她的脸……他真想知道她说这番话时,脸上究竟是什么表情。

  她的人有一种古怪的淡漠感,彷佛早已看破生死,可用词犀利,惹他不快。

  但不满归不满,他人会在这里自然是她救的,不管怎样对她还是抱持着感恩的心。他张大口把她喂的汤药给喝下,让她明白他很想活下去,绝不会浪费她的药。

  “好了,药喝了,你就再睡一会吧。”连若华说着,就要起身。

  “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待我伤好后定会报答姑娘。”

  “你不用多礼,我不过是顺手之劳罢了。”连若华把碗搁在一旁的几上,像是想到什么,突问:“对了,你家住何方,我让人到你家说一声。”

  他顿了下,再露出苦笑。“我家住京城,到齐天城不过是游玩罢了。”

  “京城?”连若华重复一次,问:“离齐天城很远吗?”

  “大概有千里远。”他猜想,她许是不曾离开齐天城。

  “是吗?换句话说,我得要照料你直到你复原为止了。”

  察觉她话中无奈,他微蹙起眉。“我会尽快复原的。”不管怎样,总不好给人添麻烦,尤其对方是姑娘家,光是男女独处一室就能毁了清白,她有所顾虑也是正常。

  “你这伤势没个把月根本好不了。”根据她和申仲隐的判断,个把月已是最乐观的推测了。“况且……我也不确定届时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动。”

  “……什么意思?”他沉声问。

  连若华心想与其瞒他,倒不如先把最坏的可能告诉他。“你身上有多处骨折,最主要的问题是在颈部和锁骨间,虽说我已经先帮你把头部和双腿固定住了,但我无法确定是否伤到筋络。”

  毕竟这时代没有X光摄影,她只能依她所学做判断,至于其他的内外伤自然就交给申仲隐那位大夫了。

  “你是指我可能会……风瘫?”他难以置信地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