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


  然而箭翎没如预期落下,反倒是爆开了秦文略的怒咆声,李若凡回头望去,就见秦文略着王爷赭红蟒袍,手持长剑地护在他的背后,地上皆是被斩落的断箭,而数不清的禁卫从四面八方地将他们包围护住,其余的则散开直朝二楼而去。

  确定埋伏的弓箭手没再发箭,秦文略才回身查探似锦的势,一见那满脸的血,抽得他的心发狠的痛着,宋络见状,赶紧差小厮请大夫过府。

  “似锦、似锦,说说话,别吓我。”李若凡轻抚着她的脸,直瞪着她紧闭的双眼,心像是被剐开似的,痛得教他连呼吸都乱了。

  “痛……”似锦痛皱着眉道。

  她一开口,他的心就稳了一半,附在她耳边低声道:“待会就不痛了,你别怕。”

  “嗯。”她虚弱地应着。

  “似锦、似锦……”李若凡紧搂着她,不住地吻着她的发。

  秦文略将一切看在眼里,心里五味杂陈,恼他没本事保护女儿,累及女儿为他负伤,却也知道女儿不能没有他。

  “王爷。”宋绰从园子后方走来,朝秦文略施礼。

  秦文略起身,环顾四周,见柳氏已经被缚。“宋家的家务事,本王管不着,但她唆使人欲伤本王义女,再加上她手上有武平侯私通外族的证据,本王要你立刻带人将她押入都察院候审。”

  “是。”宋绰心里跳了好几下,心想自己以往待似锦的态度够不够恭敬,早知道她有一天会成为王爷义女,他会待她更好的!

  箭翎从似锦的后颈擦过腮颊,仅只是皮肉伤,未伤及筋骨,教李若凡才总算安下心来。

  李若凡放下了所有工作,留在宋府照料似锦,一刻都不能让她离开视线。

  “……三爷,你会不会太夸张?”似锦瞪着他。

  “我担心。”

  “我只是要如厕!”

  “我陪你。”

  “你够了喔!”把她困在房里就算了,每每她要如厕都要跟……好歹替她想想好不好!

  她不过是皮肉伤而已,哪里需要他亦步亦趋地跟着?尤其她的伤都已经结痂了!

  “似锦……别让我担心。”他低哑喃着,卑微到不能再卑微的低姿态,让似锦真气着也发作不了。

  “三爷,没事,府里添了好几名护院,哪里还会有什么问题?”她想,他大概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说来也没法子,谁要她接二连三的出事,她能体会他的不安,但换作她是他,她也不会夸张得连入浴如厕都跟,好歹给她一点隐私权。

  “要是有贼人混作护院进到府里呢?”

  “你这些话让我爹听见,可就没完了。”那些护院是七王府的侍卫,全都是万中选一的高手耶。

  “似锦,你不明白,朝中人为了掌握消息,会在各府各院里安插眼线,七王爷面临皇储之争,谁知道那些护院里有没有其他王爷布下的杀手?”李若凡面色凝重,一点往日的轻佻慵懒皆无。

  似锦楞了下。“还有这种事?那我爹危不危险?”

  “现在危险的是你!就因为你的身分不同,才会让其他人痛下杀手。”

  “可问题是柳氏是要对付你,而不是对付我。”她只是刚好飞扑过去而已。

  “所以你是在怪我拖累了你?”

  似锦眼角抽颤了几下。“三爷,麻烦让让,我真的忍不住了。”从半个时辰前就开始拖着她不放,再这样耗下去,她待会就要准备出糗了。

  “似锦……”

  “我说真的,你要是再跟过来,我绝对跟你翻脸!”撂下狠话,似锦进了夹间,甩上了门。

  李若凡只能守在外头,然似锦才进夹间,外头便听见了宋络高喊着,“三爷,侯爷回来了!”

  李若凡忖了下,走出房外,把几个丫鬟都叫到夹间外候着,还让宋络守在房门前,才要往行正轩走去时,就见江丽瑶已经搀着宋綦走来。

  “侯爷,怎么没先回房歇着?”李若凡赶紧向前扶着他,先带他进书房歇着。

  “有事跟你说。”宋綦往榻上一坐,才微微地呼了口气。

  “既然你已经回来了,代表这案子已经审完了,六王爷一派如何?”这阵子他将重心都搁在似锦身上,压根不管朝中怎生的腥风血雨。

  “去了大半,而六王爷也因为似锦画的那一幅画而被押入狱了。”

  “那人真是六王爷的心腹?”

  “是兵马卫的副指挥使,七王爷还查出他私调兵马,是为造反大罪,自然会波及六王爷,再加上先前江家大当家当庭出示当初六王爷伙同皇商调粮囤货的证据,才算是罪证确凿,我知道这其中你斡旋不少。”宋綦一口气说了许多话,还是江丽瑶在旁不住地替他顺着气。

  “那也不过是顺手罢了,当初皇上送紫檀屏的用意就是要你和七王爷追查此事,可你的伤在刚回府时被施毒伤得更重,元气都大伤了,哪还有法子追查?我只好多使一点力。”李若凡压根不居功,顿了一会才问:“宋絜呢?”

  “处斩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