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那般亲密的举措她从未对他做过,他知道她对男人向来防备,而他也花了一段时日才终于教她卸下心防,而她竟对秦文略投怀送抱,听她酥软喊着“老霸”,教他蓦地想起她染上风寒时,就是哭喊着这名字。

  老霸……皇亲不该有这字号,难不成是属于他们之间的昵称?

  “唯安,别怕,还有老爸在,谁都不能动你。”秦文略低喃着,亲吻她的颊。

  李若凡抽了口气,脸色铁青,踉跄了几步,好不容易才克制住翻腾的怒气,转身离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会喊出似锦的小字……他们应该早就熟识,可是似锦怎会识得七王爷?想起江丽瑶说过似锦是江家远房表亲,可到底是哪房的表亲会与七王爷如此亲近?!

  他得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文略目光微移了下,哼了声,随即将似锦搂得更紧,眉头微蹙地道:“怎么养得这般痩,要不你跟着我回七王爷府吧。”

  “……老爸,我嫁人了。”她说了很多次了,虽然她知道老爸很难接受,但不接受也得接受。

  “改嫁也不成问题。”

  “老爸,你讨厌我相公?”她很疑惑,先前在屋内时,他们并没有针锋相对的时候啊,“老爸,我相公人很好,而且我觉得他很厉害,我觉得他应该是猜中皇上的心思了。”

  虽说她有点似懂非懂,但皇上没怪罪,就代表三爷说的是对的。

  “与其说他厉害,倒不如说他是个城府深沉的人,那种男人配不上你。”不管是谁,只要娶了他的女儿,他都看不顺眼。

  “老爸,三爷他帮了我很多次,要不是他,说不定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了。”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关系让老爸厌恶起三爷,甚至衍生任何她不希望发生的事。

  “唯安,咱们好不容易相遇了,你就非得在我面前提他?”

  似锦无奈地抿了抿嘴,打算下回再跟他沟通。“说来也真是巧合,因为一张画就把你给引来了。”为此,她不禁感谢起施蜜。

  “我一见那画就觉得是你画的,因为王朝里不可能有这种画法,所以得知皇上要造访武平侯府,我便跟着来了,方才一见那画轴,我就更确定是你……有时,我都忍不住怀疑,我是不是作了一场梦,梦醒了,眼前才是真实的。”他低喃着,将她收拢得更紧,很怕会再次失去她。

  似锦把脸贴在他肩上。“老爸,不是梦,那都是真的。”

  “嗯,有了你,我心里踏实多了。”他不禁笑了。“我觉得像是回到你小时候,小小的个儿总是喜欢腻着我,要我陪你睡。”

  “老爸……”她个子长得这么小就已经够难过了,干么在她伤口上撒盐?

  “好了,也差不多该回去了,否则他们会起疑的。”他拍了拍她的肩,直睇着她的眉眼,看的却不是她现在的模样,而是他记忆中的苏唯安。

  “老爸,在你眼里,皇上是个什么样的人?”伴君如伴虎,老爸现在的身分是七王爷,虽说是皇上的儿子,可历史上将儿子软禁甚至处死的皇帝也不少,就怕一个不小心,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憾事。

  “多疑猜忌,但那是身为帝王该有的警戒,本质上来说,他还不错。”牵着她走上廊阶,他才又低声道:“放心吧,武平侯不会有事,不管怎样都还有我罩着,你不用担心。”

  冲着宋綦夫妻这般照顾她,他回报一点也是应该的。

  “你也要小心一点。”

  “嗯,不过就眼前的局势,我要是常进武平侯府,恐怕对宋綦不利,咱们下次再见面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老爸,只要咱们都好好的,想见面不是问题。”她爱娇地挽着他的尹,过了转角,对上宋络一双快要瞪凸的眼,她本还不觉得有什么,却在宋络的眸里读出了指责的意味后,才猛地想起在他们眼里,他俩是不相干的人,而她一个已婚少妇怎能与其他男人如此亲密?

  思及此,她二话不说地放开手,朝宋络干笑着。“王爷脚扭伤了,我扶他。”说完,她更加挫败,因为宋络那眼神在在表明了不信

  没关系,有机会再跟他解释,只要他别到三爷面前嚼舌根就好。

  “似锦说的是。”秦文略沉声道。

  宋络应了声,只能退上一步,跟在他俩身后。他实在不想说,他俩现在一搭一唱全都是欲盖弥彰,三爷都瞧见了。

  他的头很痛,不知道该怎生安抚三爷。不近女色又自视甚高的三爷三番两次出手相救,甚至不计身分娶了她,要说三爷心底盘算的只有利益得失,那是绝不可能的,只要与三爷亲近些的,任谁都看得出,她在三爷心底占了极大分量。

  而这当头却闹了这事,对方又是七王爷……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宋络真的想仰天狂啸了。

  送着秦文略回宋綦寝房,哪怕他袍子没换也没人发现。似锦环顾四周,这才发现李若凡竟然不在屋里。

  跑哪去了?

  §第十三章 莫名被绑架

  要说李若凡是人间蒸发实在有点太过,但如果不是人间蒸发,他到底跑哪去了?

  那天晚上,直到皇辇离去,似锦都没见到李若凡的身影,问宋络也是白搭,因为他那晚是守在她身边。可问题是都过了几天了,宋络还是一问三不知。

  如果连宋络都不知道,还有谁知道?更恼人的是,打她问过宋络之后,宋络也跟着人间蒸发了!

  她是可以出门找,可是她又害怕李若凡是气她,所以故意避着她。

  “三爷不是避着你,他应该是有要事在身。”江丽瑶瞧她愁眉不展,不禁劝着她。“你也知道他现在手上有许多事要办,像今儿个侯爷也接了圣旨入宫,这时咱们就得成为他们的后盾,而不是疑神疑鬼。”

  “嗯。”她闷声应着。

  小姐说的她都明白,可是再忙也不可能完全不回宋府,甚至也没差人说一声,到最后竟连宋络也跟着神隐。

  “那天三爷赶回府时,第一句话问的就是你,你就没瞧见,他累得都双眼泛红了,却仍执意要见你,要不是我赶着他去睡厢房,他就要挤到你床上了。”江丽瑶戳着她的眉头。

  “心里有没有安稳些?”

  “真的吗?”所以,三爷并不是避着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