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朝中结党营私,只要不太出格,朕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朕听说你在西戎边防时,和小部族私下买卖马匹和粮草,这事可属实?”秦世渊突然话锋一转,教李若凡一楞,骞地瞪向宋綦,恼怒他并未对他提起这事。

  边防私营……那是战前死罪!

  “属实。”宋綦噙着轻浅的笑,毫不犹豫地认罪。

  李若凡觉得心快要窜出胸口,直瞪着宋綦,揣度他如此从容是否已有了腹案。

  “糊涂!”秦世渊突地怒喝了声。“宋綦,你恁地大胆,循私枉法,知法犯法,要朕如何容你?”

  “皇上,当时边防等不到军粮,侯爷肯定是逼不得已才如此行事。”李若凡代替宋綦双膝跪下。

  “你是什么东西,你一句军粮未到,可知道是暗指朝中六部办事不力,暗指朕治吏无能,这话一出口可是要有真凭实据的,李若凡。”

  李若凡无声哂着嘴,暗道,着道了!这才是皇上真正的用意。可就算明知如此,他还是得低着头应承。

  “皇上,小的在民间经营牙行,有不少小道消息,人脉无数,只要皇上愿给机会,小的绝对能证明侯爷所为真是出于无奈。”

  秦世渊满意地笑眯眼,道:“朕就给你一次机会。”

  “小的叩谢皇恩。”闷啊,被明着摆了一道,他竟还得叩谢!

  他莫名地感谢起柳氏,因为她而让他被废了功名,可以不用服侍如此君王,可心里却又莫名想要一较高低。

  “李若凡,朕拭目以待。”

  “小的绝不负皇上所托。”

  秦世渊低低笑着,看了秦文略一眼,就见他还捧着那画轴,不禁道:“这画确实特别,你要是真喜欢的话,就给你吧。”

  秦文略谢了恩,询问李若凡,“李二管事,听闻府上有位管事娘子名唤似锦,可否让她过来?”

  李若凡不解,脸上却不显情绪。“似锦是小的内人,不知七王爷寻她所为何事?”

  秦文略面无表情地注视他半晌,才道:“前些日子,永定侯拿了幅画给本王,本王觉得那画相当大气潇洒,而后得知是永定侯夫人到宋府时,一位管家娘子所绘,本王惜才不论身分高低,想要拜见这位管事娘子。”

  李若凡垂睫忖了下,道:“承蒙王爷赏识,这就让内人进屋。”话落,便转头朝屋外的宋络使了个眼色。

  宋络随即领着似锦进屋。似锦始终垂着眼,走到李若凡的身边。她在外头自然听见了里头的交谈,有人赏识自己是好事,可问题是被太尊贵的人赏识,有时却不一定是好事,尤其她完全感觉不到七王爷和侯爷之间有多深的交情。

  “抬头。”秦文略沉声道。

  这话一出,别说李若凡,就连秦世渊都觉得不对劲。

  似锦闻言,也不敢不从,只好怯怯地抬脸,却发现原来七王爷这般年轻,连三十都不到,而且面貌立体俊魅,然而当他朝着自己缓缓漾出温暖的笑容时,她不自觉地轻皱起眉。

  这是什么意思?怎会对她笑得这般奇怪,像是识得自己似的。不过,。她不讨厌就是了。

  “王爷,是否能让内人先退下?”李若凡不着痕迹地将她拉到身后。“内人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丫鬟出身,就怕冒犯龙颜。”

  “丫鬟?”秦文略压根不觉自个儿失态,沉吟了会,便笑道:“话说多了,本王都觉得渴了,就让她上茶吧。”

  李若凡对于他的古怪行径摸不着头绪,却又不得抗令,让似锦小心翼翼地端着茶盘向前。谁知,当她靠近七王爷时,脚下像是被什么拐了下,憾事重演,李若凡探手不及,她已经连人带茶盘扑进了七王爷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似锦吓得赶忙起身,见七王爷身上湿了大半,只能赶紧回头向李若凡求救。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而是她的脚又被拐了!宋絜又不在场,是谁拐她?

  “似锦,带王爷下去更衣,跟大夫人拿件适宜的先替上。”宋綦低声道。从他的角度,他看得见是秦文略出的脚,却难以理解这举措的用意。

  他所识得的秦文略是个极有男女之防,严守礼教之人,况且似锦已是出嫁之身,秦文略总不可能把念头打到她身上。

  宋綦话一出口,随即引来李若凡的不满,偏又不得发作,只能眼睁睁看着似锦领着秦文略离开,以眼神示意宋络跟上。

  似锦哪里晓得他们心里在揣度什么,只能照规矩地带着七王爷先到厢房待下,她再去跟小姐要件侯爷的袍子替换,然才刚走过了转角,她蓦地听见一句——

  “唯安。”

  她猛地停下脚步,浑身像是被这个名字给定住,无法动弹。

  “是我的宝贝唯安吧?”那清朗嗓音竟带着些许颤抖。

  似锦缓缓回头,对上那张俊魅却陌生的脸,同样颤着声,问:“你是谁?”

  “我是怀安和唯安的老爸。”秦文略咧嘴笑着,朝她伸开了双臂。

  “……老爸?!”似锦楞了好一会,然后一把扑到他身上,紧紧地环抱住他。“老爸……”

  天啊,她不是在作梦吧!

  屋里的人开始话家常,宋綦和秦世渊聊着过往、聊着眼前的世局,照理,李若凡该认真倾听,从中得到任何线索,但他却一再分心。

  去太久了!

  不过是换件袍子,哪里需要花上这些时间?

  虽说有宋络跟着,不会出什么乱子,再者王爷是在侯府作客,不可能做出出格的事,但他就是莫名感到不安。

  他一路从同阳镇赶回,至今都还没与她好好说上话,她甚至还没听他解释,要是出事……

  “侯爷,要不我去差人备些茶点夜宵,可好?”他趁着两人交谈到段落,趁机找了藉口。

  宋綦自然明白他的心事,便允了他。

  李若凡快步朝外走去,顺着长廊才走过转角,便见宋络站在廊檐下发呆。

  “你怎么在这里,似锦呢?”李若凡急声问着。

  宋络面有难色,说与不说都教他为难得紧。

  李若凡见他支支吾吾的,一把擒住他的衣襟。“在哪?!”

  宋络万般无奈,只好朝远处的园子指去。

  “我明明要你跟上的,你却……”李若凡一把推开他,便朝园子走去,却很快发觉不对劲。宋络向来直截了当,何时说起话来吞吞吐吐?再者,他说的话宋络从未违逆,可这一回……

  当他停在桦木后,看着亭子里的身影时,他突然明白了宋络的有口难言。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宋络怎么说他都不会信的,可他瞧见了……瞧见了似锦竟坐在秦文略的腿上,撒娇似地环抱住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