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他对宋家有怨,但宋綦找他,他还是回来了,因为他不愿看着宋綦被斗死在大宅里!他早就知道边防一战十分凶险,只因身为户部员外郎的宋絜伙同其他派系让后援空虚,换得边防主帅阵亡,他倾尽所有办法,送了微薄的军粮前往,在知道大军战胜归朝时,他就出城等候,就只为了确定宋綦安否……

  “是谁伤了谁?”要相信一个人并不容易,要摧毁一个人的信任却是不费吹灰之力!

  “我想相信你,三爷,可是我要怎么相信你?侯爷信任你,你知道吗?你怎能如此对待侯爷?他是你的大哥!”

  “大哥又怎样?他曾经对我伸出手,拉我一把吗?当年柳氏栽赃我,让我爹气得将我除籍时,他在哪里?!当我回到李家,靠一己之力连中二元,柳氏向酒祭举发我遭除籍,连带地取消了我的功名时,他人又在哪里?他会不知道一个被家族除籍的人不得应举,不得经商,就连务农都不得做吗?我成了废人,再多文才武略都成了烂泥!可我不怨他,我只是想取回属于我的身分而已!我错了吗?!”李若凡没了平常的从容,无法忍受她用如此轻蔑的眼神看着自己。

  她无法体会他的心情,他是如此心高气傲的人,却落得比贱户还不如的身分,要他怎么甘心?!

  贱户有奴籍,有妓籍,他却是无籍……哪天当他死去时,刻在墓碑上的不是他的真名实姓,还不可悲?

  似锦怔怔地看着他,半晌才道:“三爷……”她不知道除籍是这么严重的事,可是就算是这样,冤有头债有主,他也不能因此而对付侯爷。

  “曾经,我已经不在乎宋姓,可现在我想要拿回宋姓,我必须为了你取回宋姓,我要你正式地成为我的妻子,我错了吗?”因为她,他发现自己在乎,他没有自己想象的潇洒,曾经属于他的,全都必须还给他。

  似锦颤着唇,欲开口之际,突听见阵阵脚步声朝这头而来,抬眼穿过园子,就见玉兰带着几个丫鬟像是要朝厨房而去。

  “玉兰,发生什么事了?”似锦拉开喉咙问着。

  玉兰向来闲散,要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她不会拉着裙摆跑。

  “李娘子!”玉兰听见她的唤声,拐了弯跑过来,一见李若凡在场,像是松了口气道:“二管事,侯爷突然呕了一口血,咱们都慌了手脚,大夫人说要再煎一剂二管事送来的药,如今二管事就在这儿,不知能否请二管事将那位开药方的大夫给请进府替侯爷诊治?”

  似锦抽了口气,横眼瞪向李若凡,气他根本说了谎,自个儿又险些被骗,见包袱被他扯着,她弃了包袱赶去行正轩。

  李若凡咬了咬牙,恼宋綦的病情怎会在这当头急转直下,直教他百口莫辩。

  “你去煎药,一会让人将大夫请来。”李若凡摆了摆手,示意玉兰先离开。

  玉兰赶忙领着几个丫鬟进厨房,而李若凡紧抓着似锦的包袱,恼火地往墙上一砸,包袱四散,里头包的竟是纸墨砚笔和一套衣裳,他不禁楞了下。

  “三爷还是跟三夫人解释清楚吧。”醍醐幽幽地收拾着一地散物。

  他何尝不想解释?可这当头,说什么都是白搭。

  “欸……天啊,这是三爷呢。”醍醐将拾起的画纸递给他。“三爷,三夫人的画技真是可怕,仿佛把人给摄进画中了。”

  李若凡怔楞一瞧,那面貌神韵竟是如此恰如其分,仿佛在她面前,他是毫无遮掩的。

  原来……她早就看穿他的本性了?

  “三夫人肯定早就倾心,要不怎会为三爷作画?”

  “是这样吗?”他低声喃着。

  说的也是,似锦是防心那般重的人,她愿意接受自己,不就意味有着一份情?可如今在她误解他的同时,他也伤透了她的心……他得把事说开才成,不能容许她再误解他半分。

  “三爷,宋络回来了,要不要让他去将大夫请来?”

  李若凡回神,抬眼望去,瞧见宋络三步并作两步地跑来。“三爷。”

  “如何?”

  “在同阳镇的庄子里找到了陶嬷嬷,而且还有其他发现,我想三爷应该亲自走一趟同阳镇。”宋络语带保留,字句隐晦。

  “是吗?”李若凡沉吟着。

  眼前首重陶嬷嬷一事,只要证明宋絜是柳氏所生,他就能让柳氏无颜活在这世上,所以他该即刻前往同阳镇。

  可这一来一去得费上几天功夫,就怕待他回来,误解更深。

  “三爷,我认为这事得快,否则怕有变数。”

  李若凡握了握拳,将画递给了醍醐。“将三夫人的东西放回房里,你过去行正轩那头,侯爷要是问起,就说我出了远门,快则三四天才会回来。”

  “是。”醍醐应了声,随即又道:“三夫人的事……”

  “她正在气头上,我现在说什么,她八成也听不进去,一切都等我回来再说。”让彼此冷静一点也好,省得气头上,什么鬼话全都说出口。

  一早,江丽瑶让秋月梳理整装好,欲进宋綦的寝房,却见似锦在门外候着,不禁讶道:“似锦,我不是说要你回去歇息,你该不会一整晚都在这儿吧?”

  似锦红着眼眶,扯起一抹勉强的笑。“小姐,我没事的,而且我有去歇一会,让玉兰替了我一下。”

  江丽瑶皱起眉。“本来就有上下半夜的值夜,这里还有其他嬷嬷可以值夜,你没必要一直守在外头,况且大夫不是说了,侯爷吐出的是郁结的污血,吐血反倒是好事。”话落,拉着她回角房。

  “似锦,你和三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从实道来。”江丽瑶一进房劈头就问。

  打几天前,侯爷呕出一口血,似锦便回行正轩伺候,一天两天还不打紧,到了第三天她就觉得不对劲了,差人问了,才知道李若凡早在那天就出了一趟远门,至今都还未回来。

  “没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