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江大爷一句话,我能不点头?咱们是多少年的交情了,这么点小事,不过举手之劳罢了,加上宋二爷在朝中人脉极广,哪怕真是要查,也绝不会查到李家牙行上头的,是吧,宋二爷?”

  “当然,有本大人在,谁敢动李家牙行?”宋絜拍了拍江道,让人送他离开。

  似锦吓得赶忙躲进园子里,待人走了,才偷偷踩上假石一窥究竟,就见宋絜起身,走到李若凡身旁。

  “喏,到时候要怎么拆帐?”宋絜笑眯眼问着。

  “这个嘛……”李若凡的指在桌面轻敲了几下,突地比出了三根手指头。

  “喂,照你这拆帐方式,好处不都给你了?”宋絜瞬地敛笑,手往案边一按。“咱们之前说好的可不是如此,当初会牵上江家这条线,就是为了要吃下江家,顺手除去宋綦,好不容易江家这头才有了动静,但你那嫡兄却还活得好好的,你要怎么跟我交代?”要不是知道这个李若凡恨死了柳氏及宋綦,他才不会冒险跟他合作。

  “二爷,我说过了这事急不得,朝中有多少双眼都在看着宋家的动静,侯爷要是在这当头出事,难保不会牵连到二爷。”李若凡神色不变地道。

  “你说得倒好听,当初是要让江丽瑶当替死鬼的,只要她每天喂我特地交代你的药,宋綦绝对活不过三个月,届时咱们可以以江家人害死宋綦为由,进而问审江家,在江家判罪之前,说动江道将大半产业挪进牙行,咱们再从中吃下,结果呢?你压根没办好差事,只顾着新婚燕尔……说什么为了让江丽瑶卸除防心才接近似锦,依我看似锦分明就是合了你的胃口,教你把正经事都给忘了。”宋絜悻悻然地撇了撇唇,相当不是滋味。

  “二爷,七王爷已痊愈,接下了五军都督一职,就连麾下几名副将都接了京卫与兵马卫,可皇上至今对侯爷的处置未明,这时动手太躁进。”李若凡斟了杯茶浅啜着。“要是过几日,皇上突然有了封赏,而侯爷却在这当头有事,你道,皇上查不查这事?咱们做得再天衣无缝,百密也有一疏,我不似二爷,我不赌。”

  宋絜回到对座坐下,要了杯茶喝,朝中风向一天数变,谁也难测君心,李若凡这话说的不无道理,“可你不是说了,粉锡是药也是毒,掺在药里,没人能识破吗?”

  “还是小心为上。”

  “我要等到什么时候?”宋絜不耐地咂着嘴。“那爵位本就该是我的,宋綦照理说该死在边境的,怎还留着一口气!”

  李若凡眉眼未动,噙着寓意深远的笑。“放心吧,二爷,有豫国公这位国丈和老夫人在,二爷想要袭爵还难吗?”

  “我那岳丈是没话说,对我多方提携,可施蜜……我一看她就想吐,她竟然敢将我的通房和小妾全都转手卖出,还有,柳氏根本就是和她同出一气,当年还害死了我最疼爱的通房丫鬟,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这辈子跟她没完!”

  “二爷何必这般介怀,不过是个丫鬟罢了,老夫人一向视你如己出,娘家还有个左都御史大人当靠山,能和她亲近,有利无害。”

  “所以我才说她是个有病的,自个儿的儿子不疼,偏要和我走近,我就偏不如她的意,就不给她好脸色。”

  李若凡微扬起眉。和他记忆中是吻合的,柳氏疼爱宋絜早在害死宋絜的通房之前,那时他并未觉得不妥,但如今却愈发感到古怪,尤其瞧柳氏面对宋綦和宋絜的态度,教人怀疑到底谁才是她的儿子。

  待宋絜离开后,他起身走往后院书房,却不见似锦,就连醍醐和几名小厮都未见身影。

  回到前厅,找了人一问,才知道似锦竟然回宋府了。

  李若凡疑惑不已,书房里的画尚未完成,意味她走得极匆忙,可哪怕是府里有事,她也应该会差人通知他一声才是。

  她连说也没说一声……他轻呀了声,怀疑她听见了他和宋絜的对话,唯有如此才解释得了。

  眉头微沉着,他无声叹了口气。

  刚通过入正阁的腰门,李若凡便见似锦提着包袱往外走,而醍醐正拦着她。

  “似锦,怎么了?”他如没事人般走近她,轻轻地握住她的手。

  似锦想也没想地甩开他的手。“不要碰我!”

  李若凡吸了口气,朝醍醐摆了摆手。“似锦,不管有什么事都该进屋内再说,两个主子在腰门边交谈,象话吗?”

  “那么你跟宋絜在腰门边交谈就象话了?”似锦努力忍着脾气,可话一出口就伴随着吞咽不了的怒火。

  要她怎能和颜悦色与他交谈?就在两刻钟前,她听见了所有的对话,发现了事实的真相!侯爷久病不愈,她便已感到古怪,那回瞧见他和人在腰门间,而后发觉宋络根本不在府中,代表当时与他交谈的人是宋絜.

  如此一切,全都兜得拢了!那次掉落在地上的白粉果真是铅白,也就是宋絜说的粉锡!

  打一开始他们两人的巧遇就处处透着疑点,她没搁在心上,暗骂自己错把贵人当小人,可如今看来,她没看错人!

  他是个小人!接近她只是想要利用她卸除小姐防心,让小姐傻傻地成了谋害侯爷的凶手!

  他要利用她的信任嫁祸小姐,要她怎能忍受?

  “似锦,那事……”

  “三爷,因为老夫人处处刁难你,你为了报复就连侯爷都能痛下杀手?你们是兄弟,亲兄弟!”她痛心不已地道。

  “……你怎会以为我是为了报复?”李若凡沉着声问。

  “难道不是吗?老夫人害你被除籍,你当然想取回原本属于你的东西,只要侯爷一死,只要你想法子恢复宋姓,爵位会落在大房的庶子身上,说穿了,宋絜也不过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这一切太过简单,简单到连她都看得透。

  李若凡冷冷地注视着她。“你把我李若凡看成什么人了?我今儿个就算要报复也是针对柳氏,和宋綦什么关系?!”

  “我怎么知道你是怎样的人?我要是打一开始就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宁可选白绫也不会委身于你!”不管她被旁人如何排济,她始终相信人性本善,围绕在她身边的不会全是恶人,只是她还没遇到好人而已。

  可事实证明……人心本恶!

  “你就非得这般伤我?”他真有卑劣到让她宁死也不愿与他成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