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宋络应了声,随即快步离去。

  “若凡,你这个媳妇不像寻常丫鬟。”宋绰敲着桌面,不住地看着那张画。姑且不谈画,光是她说话的气韵和眉眼气质,根本不可能是个丫鬟。

  “我挑的能差到哪去?”

  “少来,是我先看中的。”李叔昂再一次扼腕没有机会瞧见似锦扮成小公子的模样。

  李若凡不予置评,正想要将画收起时,便听宋绰道:“前几日上朝时,我稍稍地探了皇上口风,可至今皇上对武平侯还是没有任何打算,倒是一些随行将军全都有了封赏。”

  “是吗?”李若凡垂眼忖了下。

  状况确实是相当吊诡,若说先前皇上怪罪宋綦未能及时护住七王爷,因而对宋綦不闻不问,这事还说得过去,但七王爷早就清醒了,皇上却仍未提赏罚,让人没个头绪,就连朝中官员都不敢踏进武平侯府。

  “朝中流言四起,更有人直指武平侯得罪了七王爷,恐怕宋家要丢爵了,糟的是武平侯至今伤未愈……我说,若凡,你大哥也未免伤得太重了些,养了一年半载还起不了身,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绰寓意深远地说着,李叔昂则偷觑了李若凡一眼,就见他神色不变,气定神闲地把画给收了起来。

  “当初宋綦那条命救得回来,是宋家祖上有德。”见李若凡无意回答,李叔昂便淡声替他说着。“宋綦要真是得罪了七王爷,就不会以身护七王爷,落得差点残废的下场,怎么朝中就没流言说没有宋綦,七王爷就活不了了?”

  “正因为有人这么说,流言到最后却转了向。”宋绰头痛地道。

  朝中派系多,就怕七王爷和武平侯被连结在一块,毕竟两个都掌了兵符又立了战功,要真是连成一气,是其他派系所不乐见的。于是乎,流言换了版本,从宋綦舍身护主,变成了宋綦贪生怕死,弃七王爷求生。

  所以皇上至今尚未决定宋綦的赏罚,但朝中纷纷猜测,宋綦肯定要遭罚了。情况看似对宋綦不妙,但依他看,倒觉得宋綦逃过了一劫,要不这当头再受荣宠,肯定是无福消受。

  “啧,这我哪会不知道,”李叔昂把玩着腰间的玉佩。“宫中的蜚短流长哪里逃得过我的耳?我不过是托几个熟识的官人放点流言,至于后果会如何、真相如何,恐怕只有七王爷和武平侯才知道。”

  宋绰楞了下。他向来不太喜欢李叔昂这个人,不仅因为他有怪癖和不正经的性子,还因为他营生的除了牙行之外,专作下九流生意,举凡花楼、赌坊等等,哪怕经营的很好,都算是行中翘楚,但他就是不喜欢这些下作生意。

  倒没想到,他竟还有本事在官员之间斡旋,甚至能够左右朝中流言。

  “这事也只能静观其变,多作揣测也无济于事。”李若凡淡声说着。

  宋绰正要再说什么,却突地听见似锦尖声喊着三爷,三人动作飞快地冲出房门,直入隔壁的书房,惊见书房里竟多了个不速之客。

  “江大爷怎会来到牙行后院?”李若凡轻漾冰冷笑意,环顾四周,不见醍醐和李叔昂的小丫鬟,而江道的手正擒住似锦。他徐步向前,握住了江道的手。“江大爷此举太失礼了,让内人受到惊吓了。”

  “内人?”江道诧问着。

  “去年在下已经娶了似锦为妻。”李若凡黑眸闪动。“不知江大爷怎会来到后院?”

  “我找李二爷,伙计带着我来的。”江道看着瑟缩躲在李若凡身后的似锦,懊恼当初怎会让她陪嫁,落进了李若凡手里。

  “叔昂。”李若凡看了李叔昂一眼。

  李叔昂随即明白他的意思,无声应允他绝对会让江道付出可怕的代价后,便端起了和气生财的笑招呼着江道,顺便将宋绰给带离。

  呵,他要想想,这次要削江道多少才能消解他三弟的怒气。

  待人都离开后,李若凡便抱着似锦回到主屋后头的寝房,正要将她搁下,却发现她浑身颤得厉害,不禁将她搂得更紧。

  “没事了,有我呢。”他柔声哄着,亲吻她的发,发现她不自觉又颤了下,黑眸不禁更沉。“怎么不见醍醐和其他丫鬟呢?”

  “我让她们去帮我找工具,我要钉麻布,所以……”她紧揪着他,仿佛揪得再紧一点,她的心就能安稳一些。“我没想到他会跑进来,也没想到他那么大胆……我调颜料调得太专注,我没发现,我……”

  李若凡轻拍着她的背,突觉她的挣扎,黑眸冷凝着,缓缓地松开她,以为她抗拒着自己,岂料她竟环抱住他,在他耳边低喃着。

  “还好有三爷保护我……还好有三爷……”

  李若凡松开的手缓缓地又环抱住她。“嗯,我一听见你的声音就马上赶到,只要我在,我绝不允任何人伤你。”

  “只要三爷在,我就不怕了。”她直睇着他,哪怕还噙着泪,也在他面前缓缓绽放只给予他的笑靥。

  李若凡着迷地凝睇着她,知道她压根不会抗拒自己,情不自禁地吻上她的唇,轻柔中带着试探,就怕她有一丝恐惧。而她的回应,等同鼓舞着他愈发放肆,吻得愈浓愈重,像是要将她吞噬,直到他将她压倒在床,心旌动摇地探入她的衣衫底下,她微微一颤,他便立刻打

  住,黑眸直睇着她。

  似锦不解地张眼,见他瞧着自己却没有任何动作,甚至坐起身,不由轻揪着他的袍角。

  “三爷,你要去哪?”她气息紊乱地问着。

  “……想到一些事还没处理,你在这里歇会,我让醍醐过来陪你。”他别开眼,调匀着气息。

  “晚一点三爷会回来吗?”

  “我……”他想,但他怕情欲难遏。

  “三爷为什么直到现在还不圆房?”她怯怯地问着。

  李若凡微诧,注视着她。“你……不怕我?”

  似锦一楞,这才明白他始终没有圆房是顾忌自己。“我……哪有什么怕不怕的事,三爷是我的相公,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话到最后,几乎都含在嘴里。

  李若凡漾起足以融化三月雪的笑,他知道若非有一丝情意,她断不会接受自己的。“似锦……我头一眼瞧见你时,就想将你占为己有。”那时的他,纯粹是一份掠夺的心,可到了后来,瞧见她各种的面貌后不自觉地倾心了。

  他曾经心高气傲的想,要配得上他的女子肯定是万中选一,不管是家世或谈吐才华,可她没有家世,更别提谈吐,但她与他太相似,那倔气不服输的性子,媚而艳的神情,都一一教他倾心。

  “真的?”所以是一见钟情?

  “我想吻你,我想触摸你……”他吻上她柔软的唇瓣,大手滑入她的衣衫底下,轻握着柔软的酥胸。“可我知道你怕,所以我愿意等,等你愿意接纳我的时候。”

  她羞怯的闭上眼,然而黑暗之中浑身却愈发敏感,能感觉他的指轻揉着,感觉他逐一褪去她的衣衫,她的心跳加速,浑身颤抖着,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他的碰触。

  ……

  明明是寒冻的夜晚,他却汗湿了她,热气袪散了满室的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