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传闻永定侯夫妻鹣鲽情深,要是永定侯不经意地将七王爷府里的事告知他的夫人,届时要用计陷害或嫁祸,压根不难。

  皇嗣间如何争斗他管不上,可问题是七王爷和宋綦交情颇深,眼前宋綦在朝堂上的位置还不明朗,要是届时受七王爷牵累,那就麻烦了。

  “怎么了?还是你觉得我不应该把画给人?”

  “不,那倒无所谓,只可惜我无缘一见。”他回神笑道。

  “还不简单,改天得闲画一幅送你。”

  李若凡想了下。“择日不如撞日,明儿个带你到城里看灯海,再到牙行里坐坐,那里什么颜料都有,你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真的吗?”

  “当然。”

  “那……牙行里有没有麻布、麻仁油之类?”

  “你要那些做什么?”

  “让你开开眼界。”虽说凑不起油画的颜料,但用国画的颜料再加蜡和麻仁油,也是可以调出类似的,虽然很克难,但光是想想就够她兴奋了。

  李若凡徐徐勾起唇,双手占有性地交缠在她的腰上,倾前亲吻着她。

  似锦心里一跳,虽是羞涩,但已经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会阻止他。他的唇舌轻柔挑逗,绵密如雨般侵袭着她,慢慢地转为了暴雨,吮吻得又浓又烈,教她浑身发热酥麻,软成了一滩烂泥醉在他的怀里。

  通常到了这个时候,他总喜欢咬着她的唇,仿佛一个强迫停止的仪式,让他打住了可能发生的任何冲动。

  然后,他会抱着她到床上,抱着她入睡。

  再然后,她愈来愈困惑了。

  为什么?当然,她不是期待发生任何事,而是这件事早晚会发生,他却没打算引导这件事发生……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他不是有恋童癖吗?难道……她近来不够萝莉了?

  §第十章 阴魂不散江大爷

  “哇!”眺望皇城灯海如金光弯流,绵延不绝,灿亮繁盛,教似锦忍不住惊呼出声。

  李若凡拉开玄色绣银边的羽氅,将她收进怀里。“这儿风大,进亭子里吧。”

  “等等,我才瞧了一会儿而已。”

  “不冷?”

  她不自觉地更窝进他的怀里,不自觉地撒娇着。“你在这儿,我怎么会冷?”

  有他,真好!她可以上街,可以跟他到处走,压根不用担心害怕什么,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嫁了人竟是这般好的事。

  李若凡闻言,不禁低下头亲吻她,耳边随即听见阵阵轻咳声,教他微恼地侧眼瞪去,似锦则是飞快地把脸埋进他的胸膛里。

  丢死人了!有人也不跟她说一声!

  “谁让你在这儿了?”李若凡冷声问着。

  “喂,牙行伙计说你晚点就会在这儿,我在这儿等你到底有什么不对?”宋绰真的觉得自己万分可悲,身为宋家族长兼右都御史,为了堵他,委屈的在这里吹冷风,一开始被当空气,如今发现了竟还被他赶,这教人怎么活?

  李若凡还未开口,便觉大氅被扯了下,听她低声道:“你有事要忙,我就先下楼。”

  “没事,尽管待着。”他勾笑将她轻拥入怀,瞥见醍醐和宋络正好端着茶水点心上楼,轻握住她的手。“到亭子里坐着。”

  “可是……”

  李若凡难得态度强硬地带着她走到亭子里坐下,替她斟了杯茶,俨然当坐在对座的宋绰不存在。

  “三爷。”似锦在桌下轻扯着他。

  “大人,这位是内人。”他说着,顺手替宋绰倒了杯茶。“难得今日得闲,带她到外头走马看花,就不知道大人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一听他唤大人,似锦头皮都发麻了,觉得他交友也太广阔了一些,也许她应该找个时间问问他的底细才好。

  “没事就不能到这儿堵你?你上次欠我的,到现在都还没给。”宋绰臭着脸,瞧了似锦一眼,在心里暗叹。

  唉,果真是好幼女……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会有此怪癖?肯定是跟李叔昂在一起太久,难免沾染恶习。

  “我不记得欠了什么。”

  “你最好忘了!”有谁像他求墨宝求得这般窝囊来着?可想了想,虽然窝囊一点,只要能求得墨宝便无所谓,总比一些死皮赖脸没出息到死都没求到墨宝的好。

  “忘了什么?”李叔昂适巧上了亭子,加入谈话。

  一见到他,宋绰的眼皮连抽了两下,尤其在他一屁股坐在他旁边时,宋绰真有股冲动想要掉头走人。

  “你怎么来了?”李若凡冷着脸问。

  “你要我帮你凑一堆东西,我现在都凑足了,就不能来这儿歇口气?你利用人也利用得太彻底了点!”李叔昂不爽地往桌面一拍,这一拍,茶水溅出,就这般巧地溅在桌边服侍的醍醐身上。

  “醍醐!”似锦赶忙起身,而李叔昂的动作更快,一把就拉住醍醐。

  “走走走,二爷带你去换件衣裳。”

  醍醐不禁微皱起眉看向李若凡,就见李若凡微颔首,于是乎,李叔昂就像阵风般把她给带走了。

  似锦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回头问:“三爷,这样好吗?”醍醐还是个小姑娘,怎会是让李二爷带去换衣裳?她还没忘记成亲当晚,李二爷那一脸莫名兴奋渴望的嘴脸。

  “无妨。”拿一个醍醐可以让他耳根子稍静一会,还算值得。

  似锦皱起了秀眉。“不可以!”话落,她朝阶梯那头跑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