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太夫人,在这里。”吴大管事赶忙将帐本摊开,指着上头的数字。“太夫人,这两年庄子欠收,而太夫人体恤下人,也允诺过一旦遇旱涝,税收可减,所以这算下来,几个庄子的秋收进帐也不过才一千六百两,再加上两位爷儿的俸禄,摊成十二个月,府里一个月能支用的也不过才两百两。”

  “两百两还不足府里开销?”罗氏怒目瞪向楚大。

  楚大忙道:“太夫人,看庄子秋收就知道今年农作欠收,各式粮菜都跟着涨,再者府里的交际往来也是一大笔支出,况且……也是太夫人答允二房的月例可以用上一百两的。”

  罗氏闻言,立时语塞。

  似锦一见太夫人抿紧了嘴,再见径自品茗的老夫人,不禁在心里摇头。唉,这不是胜负立见了吗。

  较让她惊讶的是,大房拿的月例连五十两都不到,这五十两还包括了小厮丫鬟的月钱和大房在外逢年过节的交际支出……小姐都得拿体己补贴了,结果二房竟还能用到百两,且都是私用,实在是太大小眼了。

  而这话从头到尾听下来,太夫人像是落了下风,本该被打脸的老夫人还在看戏呢,而她这个遭人利用的棋子,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

  “太夫人,说到府里支出,昨儿个我倒是听人说起,几日前庄子里送来的几篓菜全都烂了。”吴大管事突道。

  似锦闻言,眉头不禁蹙起。

  菜……不就是要作成菜干的那几篓菜?一抬眼,随即对上罗氏冷锐的眸,似锦知道自己要成为这场审判的犠牲品了,但她真是不服。

  “太夫人,我有跟厨房说要作成菜干。”哪怕解释也没用,她还是得说。

  “李娘子这话敢情是在数落我的不是?我掌着厨房已经二十年了,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我会记不得?可根本没有人跟我说有几篓菜要做成菜干,这菜也不是搁在地窖里,总不能在这当头把事都推给我吧。”吴嬷嬷毫不客气地咬住她不放。

  “可是……”

  “这府里是有规矩的,什么时候做什么事都有一定的章程,还是照着太夫人的规矩,咱们都是跟着太夫人几十年的,怎会不知道府里的规矩?”吴嬷嬷压根不给她辩解的机会,一张口就是要将她咬得见血。

  似锦真的是百口莫辩,不敢相信真有人可以把瞎话当着她的面说得脸不红气不喘!

  她明明就跟吴嬷嬷说了菜干的事,还说菜暂时搁在井边,得让人搬进地窖,结果为了整她,竟生生地糟蹋食材!

  “既然吴嬷嬷跟着太夫人几十年,又怎会不知道每年的十月底,必会差人从庄子里运一批菜,做成菜干?”

  那慵懒带着讥刺的戏谵笑声,教似锦猛地回头,只见李若凡身穿绣银丝的大氅,手里拿着几本册子,大步地踏进花厅。

  柳氏微扬秀眉,胜利的笑意在他出现后逐渐褪去。

  吴嬷嬷见状,心里暗叫不妙,却还是硬着头皮道:“二管事这么说就不对了,咱们都是听令行事的,总得有人……”

  不等吴嬷嬷说完,李若凡已经冷冷地打断她的话。“又不是混吃等死,每日都有活儿要做,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不是你方才说的?吴嬷嬷跟在太夫人身边几十年,连点眼色都没有,还得有人提点?想必是年纪大了,该要荣养了。”

  吴嬷嬷气得只能抿紧嘴,不断以眼示意吴大管事撑腰。

  “二管事说得有理,但李娘子行事纰漏也是事实,总不能把事都推到厨房那头。”吴大管事姿态高,瞧也不瞧李若凡一眼。“就我所见,李娘子成日闲荡,在府里也没干上什么差活,倒是三天两头都窝在行正轩里,如今还糟蹋了好几篓价值数十两的食材,这管事娘子一职,我倒认为太夫人该三思,没必要养个吃白食的。”

  似锦气得粉拳紧握,直想将他苛扣丫鬟月钱的事道出,却被走近身旁的李若凡探手安抚。

  将似锦安抚住后,他便朝主位走去。“咱们府里吃白食的确实多,二房的丫鬟小厮多达四十余人,只伺候两名主子,而厨房的丫鬟厨娘也有三十余人,却连菜干都做不好,相较之下,大房只有两名丫鬟一名随侍……太夫人,府里确实是该好生整顿了。”

  柳氏纤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刷过盅缘,用余光打量着他手中的册子。

  “二管事这手也伸得太长了些,竟管起府里来了。”吴大管事不以为然地道。

  “不过是建议罢了,我较上手的是庄子上的事。”李若凡边说边将册子在罗氏面前摊开,往重点处一指。

  罗氏一看,气得抖着手指着吴大管事。“吴贵!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和周管事联合做了假帐本!”

  吴大管事楞了下,直盯着李若凡方才递上的帐本,“这是江家的帐本?”一时间他还想不起这江家到底是哪个江家,更不能理解拿他府的帐本到底有何意义。

  “江年县位在宽州东侧,这些年宽州确实是欠收,所以太夫人庄子里的米价是涨了,却因为欠收,反而税收短了,但平宁县位在通州的西陲之处,这些年倒是大丰收,米价是跌了,但既是丰收,量多税也跟着多,话说回来,照理说通州的米价基本上是一致的,为何江家米商在通州所收的米价是一石十两,而平宁县的庄子一石却只收了二两?”李若凡接过罗氏手上的帐本,指着上头的通州米价。

  吴大管事脸上忽青忽白,随即便喊冤道:“太夫人,我什么都不知道,平宁县的庄子是周管事负责的!”

  柳氏闻言,秀眉狠攒了下,随即启口,“娘,江家是京城里说一便无人称二的大米商,与皇商素有往来,这帐本是如此重要之物,怎会出现在与江家无关的人手中呢?这帐本是真是假,我倒认为该先问清楚。”

  “老夫人多虑了,先前侯爷娶亲,差我去探探口风,老夫人没想过要是我与江家人一点交情都没有,这事怎会轮到我去办?”李若凡笑若春风,一口白牙发亮着。“我与江家大爷互有往来已经多年,他手上一些农作都是牙行代为托售,不少帐册都是直接搁在牙行里,我跟江大爷说了声,他可大气了,直说不管我要几本都尽管带上呢。”

  柳氏神色不变,只是眉目更冷凝了几分。“就算帐册无误,但江家是大米商,买卖的价目原本就比市售还低一些,你拿这帐册上的数字相比,根本是存心混淆视听。”

  “老夫人久在深闺,不知王朝有令,牙行三旬价皆依公告而定,价钱可是马虎不得,一个不慎买低卖高了,可是二十杖以上的罪愆呐。”尽管面上难掩疲惫,可李若凡却是笑得灿烂,仿佛能赶在这当头回府,就不枉他千里奔波了。“要是老夫人不放心,我倒是可以将江家大爷请到府中说个详实。”

  柳氏冷笑了声。“都与你那般交好了,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老夫人此言差矣,江大爷乃是侯爷的大舅子,是老夫人的亲家,真要论情分,老夫人都该比我强上一些。”

  柳氏呷了口茶,心知这一战要扳回一城已不可能了,再强辩下去,说不准还会引火上身,只能想办法把伤害降到最低了。

  忖着,她望向罗氏,“娘,都怪我治下不严才让人动了贪念,既然李管事查到了这些事,就把周管事免了职,抄他的身家,不知道娘意下如何?”

  罗氏哪里肯,她正打算从柳氏手中取回管家权,哪有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道理?更何况这里头牵扯的人如此之多,岂是一个周管事就能朦混过去。

  李若凡撢了撢身上的羽氅,状似漫不经心地道:“我从江年县;因来时,顺路绕到了平宁县的庄子,太夫人宅心仁厚要我去跟庄头说,趁着秋收后这段时间可以种些耐寒的黍米青稞,可庄头却跟我说,只要再种一遍农作,就得再收一次税,而这规矩……听说是吴大管事让周管事说的。”

  吴大管事听完,脸色苍白得像是随时都会厥过去。“李若凡,你不要含血喷人,这分明是你的片面之词,你——”

  “对了,我顺便把林庄头给请回府一趟,适巧可以当面说清楚。”李若凡回头看向屋外,招着手。“林庄头,麻烦你了。”

  吴大管事一见是平宁县的庄头,膝头一软,竟跪了下去。

  柳氏脸色铁青,恨恨地瞪着李若凡,启口道:“吴大管事,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府里只手遮天!”底下的人暗自作了什么手脚,只要不出格,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藉此换得他们的忠心,岂料竟让他们把心给养大了。

  更恨的是,她现在要是不先开口发落,就怕所有的左右手都会被汰换,届时她手边哪里还有可用之人?

  吴大管事迭声喊道:“老夫人,小的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做出对不起老夫人的事,求老夫人再给小的一次机会,让小的能够将功赎罪!”

  花厅里,吴嬷嬷已经吓得面无人色,而楚大、楚二更是瑟缩在一角,连眼都不敢抬,就怕下一个被定罪的便是自己,而楚嬷嬷只能无奈叹了声,明白今日的事无法善了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