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我骂变态已经很客气了!”如果在她的世界,他会被拖出去打成猪头。

  “既然如此,那就一报还一报吧。”

  “什么意思?”她有不祥的预感,慢慢往门边移动。

  “我看遍了你,唐突了你,所以现在……”他在她面前宽衣解带,欣赏她瞬间涨红的脸。“我让你看遍我,也算是还了你一回。”

  “我不要!”可恶,他故意挡在门前,这下她还能逃到哪去?

  “怎么可以不要?东秦律例,一报还一报,揍了一拳便还一拳,打了一鞭便还一鞭,所以这是我的罚,你非接受不可。”他一把褪去了外袍和中衣,动作快得似锦根本来不及阻止。

  这到底罚谁呀?!她不要看!“你不要再脱了!”

  “可你不原谅我,你没收回骂我的话。”他的手就按在裤头上,只要他一扯,她马上可以瞧见他精实的赤裸体魄。

  “我原谅你,我收回任何骂你的话!”似锦冲向前抓住他的手,真的很怕他手一松,她就必须沦为他的同类。

  不要……不要逼她当变态。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这么着吧。”

  似锦松了口气,忙道:“天冷,三爷还是赶紧把袍子穿上吧。”

  “也好,赶明儿要出远门,要是染上风寒就麻烦了。”他笑瞇眼,示意她替他取衣。

  “可不是吗?”她赶忙去帮他取衣,动作飞快地替他穿上。“三爷明儿个出远门,是要上哪?”

  快,转移话题,不要再吓她了。

  李若凡笑瞇眼,道:“先去江年县巡视太夫人的几个庄子,秋收过后,我跟太夫人提议让庄子可以趁这当头再种些青稞黍米,算是庄头自身的收成,不额外抽税,回程时会顺便往平宁县瞧瞧宋家的庄子,了解一下宋家庄子的庄头如何照顾底下的农户。”

  “太夫人的庄子不是宋家的?”她诧问着。

  “不是,那是太夫人的体己,就好像大夫人的陪嫁里不也有庄子,这是属于大夫人的嫁妆,只有大夫人才能动用。”

  “所以宋家的庄子是大房和二房的。”她一点就通,随即又想到了什么,“既然这些庄子都由老夫人打理,你介入……好吗?”

  她可没忘记柳氏待他的态度,轻蔑和鄙夷都不足以诠释柳氏看他时的眼光。

  “没什么好不好,我不过是顺路经过罢了。”他笑了笑,拉着她在桌边坐下。“你怕老火人对付我?”说真的,他还真没把柳氏看在眼里。

  似锦想了下,边替他布菜边问:“老夫人为什么讨厌你?”

  “你觉得一个人讨厌一个人需要特别的理由?”

  “当然需要,毕竟有因必有果。”对一个人产生喜欢或讨厌的情绪,通常都有一定契机。“而且,必定是亲近的人。”

  李若凡富饶兴味地注视着她,问:“怎会这么想?”

  “谁会在乎一个毫无相干的陌生人?不熟识没情分就不会产生爱恨嗔痴,要怨要讨厌,至少也得要有利益冲突,或是挡了谁的路。”她抬眼问:“可是很奇怪,我觉得老夫人对你和对侯爷的态度很相似,这是为什么?”

  李若凡微扬起眉,倒没想到她看人的眼光颇精准。“你说呢?”

  “我要知道就不会问你了。”见他用膳,她也扒饭入口,吃了几口还是忍不住问:“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得罪了老夫人?”

  “怎会?”有些时候,不需要特别得罪人,光是一个人的出身就可以衍生出他人心里的怨念。

  “可是我觉得老夫人对你……”想了下,她还是决定别说了,一旦说出,可就伤人了。

  柳氏除了瞧不起他之外,那眼神简直像是见到一只蚂蚁般,仿佛只要她想,随时都可以摁死他似的。

  如果不是得罪,怎会生出那般露骨的怨恨?

  他得罪过柳氏吗?他记得在被柳氏赶出府之前,她虽没有给过他任何好脸色,却也不到苛待的程度,直到二叔病重那当头,柳氏代替父亲照顾二叔,他无意中瞧见坐在床边的柳氏泪如雨下后,柳氏开始处处找他麻烦……一道灵光闪过脑际,一桩不可思议的假设随即成形,教他轻呀了声。

  “怎么了?”似锦不解地问。

  李若凡直瞪着她,突地咧嘴笑了,那模样让似锦抱着碗偷偷地往后退,怀疑他又企图不轨时已经来不及了,嘴已经被他给封住,舌甚至钻进她嘴里……

  “果然,吃在你嘴里的特别香。”他舔了舔唇,尝着从她嘴里抢来的残羹。

  似锦一张脸像是红透的番茄,已经找不到任何的话形容他的变态,也不敢说出口,很怕被他强迫一报还一报。

  “嗯?”

  “我以后再也不要跟你吃饭了。”她抱着碗躲到榻上。

  变态,连她嘴里的都抢……是谁说古人都比较保守的?

  “别这样,你可要好几天见不着我,不趁现在多看几眼,要是太想我该怎么办?”李若凡很轻松地将她拎回桌边,而且是搁在他腿上。

  “三爷多想了。”不要自我感觉那么良好,他真的离淡漠倨傲的君子形象愈来愈远了,她都开始怀疑当初瞧见的是幻觉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