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既然如此,明儿个你就跟洪嬷嬷提丫鬟们该换新衫了。”

  “她又不会理我……”要是在太夫人面前说,恐怕还有点用处。

  “我保证她一定理,而且会要你说个详实。”

  “真的?”

  “真的。”府里的争斗他看得多了,太夫人好心要洪嬷嬷提点似锦,不过是要做给柳氏看的,让柳氏对付似锦,逼得他出手,她就在一旁观望,看准时机给柳氏下马威再重掌大权。

  真是为难这丫头了……李若凡忍不住揉了揉似锦的头,实在是不舍瞧她颓丧的神情。他唯一想不透的,是太夫人为何认定他一定会为了帮似锦而出手。

  “三爷,谢谢你。”她突然抬眼冲着他笑。“跟你说过之后我心情好多了,明儿个我就跟洪嬷嬷说说,然后……”

  然后,声音被李若凡给吃掉了。

  似锦瞪大了眼,突觉他的舌钻入口中,吓得想退开,他却扣住了她的后脑杓不准她逃。

  唇舌挑逗厮磨着,魅眸灼灼地望着她,像是要摄住她的魂魄般,教她心跳加快,浑身发热,甚至还不住地颤着,只能紧揪着他的袖角。

  李若凡勉为其难地打住了吻,轻舔过她湿润的唇瓣,哑声道:“我认为咱们夫妻之间与其说谢,倒不如给点奖励,你认为呢?”

  似锦满脸通红,一丁点话都济不出来。

  “时候差不多了,咱们也该睡了。”压根不管她有无应答,连笔墨都不收了,直接将她抱进内室里,才刚将她搁在床上,她立刻滚进里头。

  李若凡不禁失笑,径自褪去了外袍往床上一躺,见她像受到惊吓的小动物又羞又恼地缩在角落,他的笑意不禁更深。

  好现象,至少不是恐惧。

  “似锦,入冬了,分一点被子给我,别冷着我,明儿个我还有很多事得办。”李若凡低声下气地央求着。

  似锦忖了下,把被子分给他大半,自己则是紧紧贴在内墙,强烈地划开了楚河汉界,以眼神恫吓,不允他越雷池一步。

  然而李若凡长臂一捞,在她尖叫的瞬间已经将她给捞进怀里,抓过被子将两人盖妥。

  “你要是再叫下去,醍醐和梅兰就会过来问发生什么事了。”

  似锦水眸漾着一层薄雾,无声骂着卑鄙小人,他却是低低笑开。“想看小人,我随时都能为你变成小人。”

  她可怜兮兮地瞪着他,他只是轻抚着她的发,将她的脸按在他的胸膛上。

  一开始,她僵硬得觉得自己随时会忘了呼吸,断气死去,因为只要一呼吸就会嗅闻到属于他的气息……即使在现代,她也从没有跟男人这般亲近,让她很紧张很惶恐,可是他却没有更进一步,她微微抬眼偷觑他,见他双眼闭着,像是已沉沉睡去。

  啊,对呀,他的工作繁多又是长途奔波,不累才怪,她根本不需要自己吓自己。

  而且,这样子睡确实是暖多了。她偷偷地往他胸膛贴靠,在他怀里感觉到睡意,没一会便跟着他沉沉睡去。

  听见她匀长的呼吸声,李若凡才缓缓地张开眼,替她掖好了被子,吻了吻她的发,将她收拢在怀。

  李家牙行。

  后院帐房外的石亭里,李若凡垂眼看帐,对于对座男子的絮絮叨叨充耳不闻。

  “喂,我都说了这么久了,你吭一声行吗?”宋绰自动自发地倒了杯茶,喝了两口便对着外头的宋络说:“宋络,去弄壶热茶……等等,顺便让厨房准备两碟茶点,动作要快,我待会就要走了。”

  “干脆现在走,你觉得如何?”李若凡眉眼不抬地道。

  宋绰横眉竖眼,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几番挣扎后,换上了无敌狗腿的笑,坐到了李若凡身边。

  “若凡啊……”他搓着手讨好着。

  李若凡冷冷睨他一眼。“正经点,我中午吃多了,别让我吐。”

  守在石亭外的宋络忍不住低笑出声,教宋绰阴狠瞪去,当场翻脸。“李若凡,你现在是要过河拆桥了是不是?也不想想濒死的宋家侯爷想谈门冲喜亲事时都没人敢伸手相助,后来能迎娶江家嫡女,还是拙内当的保山,可瞧瞧你现在是什么嚣张模样。”他抖着脚,一脸狠样,表明了要耗到底,不给个说词,今儿个没完没了。

  李若凡合上了帐本,似笑非笑地睨了眼。“有人睁着眼也能说梦话,宋络,去弄点醒酒汤,看能不能让他清醒点。”

  宋络憋着笑,知道李若凡有私话要聊,应了声便快步离开。

  “喂!”宋绰真的很挫败。“你是不是忘了我是右都御史大人?”

  二品耶!他可是二品言官,放眼朝中有哪个家伙敢这么耍他?

  “知道,大人,小的自然知道。”

  “知道个鬼,你知道会拿这高姿态耍我?”宋家可是世家大族,他还是嫡系嫡子,被推举为族长的,可偏偏就被他这个小辈给欺负,要让人知道,往后真是要蒙着脸做人。

  “想说什么也得等我看完帐本再说。”

  “这牙行的帐本不是叔昂负责的吗?”

  “那家伙跟我生闷气,丢着帐本不看,我不接手谁接手。”李若凡倒了杯茶浅啜着。

  “也不想想宋家的庄子我都还没巡完,还孩子气的跟我闹脾气,真不知道谁的年纪较长。”

  “宋家的庄子真交到你手上了?”武平侯府的事他摸得一清二楚,有些难以置信有朝一日他居然会回去,甚至还能接手宋家的庄子。

  “嗯,接的是太夫人手上的,至于宋家大房二房的全都在柳氏手里,但我早晚会拿在手里。”他会逼得她自动交到他手中。

  宋绰闻言,挠了挠鼻尖,压低嗓音问:“老实说吧,你回去宋家到底是在打什么算盘?”

  “你认为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