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是。”梅兰目不斜视地进房,瞥见床被相当整齐,而新娘子……“似锦,你的脸怎么红成这样?该不会又染上风寒了吧。”

  她向前抚着她的额,她却一把扑进她的怀里,教她错愕了下,不禁偷觑着站在一旁的李若凡。他神色自若,脸上甚至漾着难得的笑,随即便走出房门外,确定他走得够远了,梅兰才低声问:“发生什么事了?”

  看起来该是相处融洽才是,还是似锦因害臊才脸红?可床被整齐,又没落红……到底是怎么了?

  似锦好想诉苦,可问题是这种状况是要她怎么说?

  变态……她的相公是个变态!

  来到行正轩的寝屋,似锦别扭地走在李若凡身后,低垂着脸进了房,却见秋月正捧着茶候在小姐身边。

  “秋月,把茶盘给似锦。”

  “是。”

  似锦一头雾水地接过茶盘,看着上头早就搁着两只茶杯,疑惑地看了江丽瑶一眼,便听她笑嘻嘻地道:“敬茶啊。”

  似锦怔了下便意会过来。她猜想大概是因为侯爷和小姐充当长辈,所以她今日要给他俩敬茶。唉……她真的成亲了。

  依着江丽瑶无声的提醒,她先把茶盘端到宋綦面前。宋綦拿起了茶杯啜了口,她又赶忙将另一杯茶送到江丽瑶面前。江丽瑶拿起了茶杯,在茶盘上搁下一只木匣,便道:“这是侯爷说要给你俩的礼。”

  似锦有些受宠若惊,拿起木匣便递给了李若凡。李若凡瞪着宋綦那饱含深意的笑,木匣瞧也不瞧又丢给了似锦。

  “我还有事,先退下了。”

  “等等,太夫人要你过去一趟。”宋綦不疾不徐地道。

  李若凡咂着嘴,不耐之情溢于言表。“似锦,待会你代我去一趟。”

  似锦闻言,脸刚要垮下,便听宋綦提醒着,“府里藏着豺狼猛兽,你真放心让你刚过门的妻子独自去?太夫人差人说了,总得发派一点工作给管家娘子,就怕你不在场,发派的不知道是什么差事。”

  似锦随即一脸期待地看着李若凡。房里欺负她就算了,在外头总得拉她一把,他俩没有关系前他都肯帮了,遑论他俩现在是夫妻。

  “走。”话落一转身就走。似锦赶忙欠了欠身,跟着李若凡离开。

  江丽瑶让秋月退下,替宋綦取走了茶杯,随即坐在床畔,笑眯眯地看着这个平常安静,却唯独事关李若凡就变得多话的夫君。

  “怎会这样看着我?”宋綦柔声问着。

  “我只是在想侯爷和三爷是什么关系。”

  “怎么说?”

  “昨儿祖母送礼,教我有些摸不着头绪,要是随便一份礼,可以当是给底下管事的贺礼,但一出手就是一套捻金丝玉串头面和一件缀玉绣帘,这份礼太重了,再者虽说咱俩以长辈身份让他们拜了堂,但哪里需要有隔日敬茶的礼数?”江丽瑶保持她一贯的笑脸,温婉娴雅地道出了她的看法。

  宋綦微扬起眉,面上笑意清淡带着疏离。“若凡替祖母打理庄子,道可是苦差事,再者祖母向来是个打赏不手软的,若凡上无亲长,凭他与我的交情,喝他一杯茶逗逗他也不是不成。”

  江丽瑶笑眯了柔媚的眼,不戳破他祖母并不算是打赏不手软的人。“不过,教人不解的是,祖母竟差了洪嬷嬷与我说,拨两个大丫鬟给似锦,美其名是带着似锦熟悉熟悉府内,当个称职的管家娘子,可就我知道的,哪个高门富户都不会如此作派,赏几个小丫头便罢,哪里会用到大丫鬟呢?”

  “似锦与若凡皆非奴籍,替咱们打理着侯府里外,就像半个主子,给几个丫鬟又如何?”

  江丽瑶替他顺了顺被子,带着几分淘气道:“侯爷说的是,话说回来,侯爷这几日总算长了些肉,我突然就觉得侯爷和三爷的眉眼有那么点相似呢,这又是怎么回事?”

  宋綦静静地注视着她,徐徐扬笑,暖了杀伐气息浓厚的眸。“原来我的妻子是个大智若愚的。”

  他娶这个江家嫡女不过是权宜之计,只要他过得了这个坎,不论她的性子如何,日后必定与她相敬如宾,和美一生,但她却比他想象中的好,明事理知进退,还有双洞悉一切的美丽眸子……

  江丽瑶始终噙着笑,静静地等着丈夫的下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