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似锦不自觉地有些失落。她不是个能干俐落的人,能够遇到小姐,实在是她最大的幸运了,但如果连小姐都不需要她……

  “你已经在这里躺了了一日夜了。”

  “嗄?”

  “今天十四了。”

  “……啊,我在这里……那小姐……”

  “当晚我就让醍醐去通知大夫人了,大夫人知情后,便答应让你在这儿养病,直到你痊愈为止。”李若凡几乎是有问必答,哪怕她没问出口,大抵也猜得出她到底想问什么。

  似锦错愕极了,不能理解小姐怎会答应这种事。这里不是个男女之防极严的年代吗,让她在这里过夜……还是说,因为她生病了,所以算是破例?

  “当然是因为你即将成为我的妻。”李若凡笑咪咪地贴近她。

  似锦傻楞地抬眼望去,直觉得他的面貌真是无可挑剔的俊魅,带点坏,噙着点邪气,却没有令人恐惧的恶意,等等,他刚刚是说……

  “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她感冒还没好,有可能听错了。

  “你即将成为我的妻子。”他极为贴近她,只要把唇往前一嘟,就能一亲芳泽。

  似锦缓缓地皱紧眉头,偷偷地把脸往后缩,沙哑地问,“……为什么?”他虽脸上带笑,但神情很认真,她没有办法视作玩笑。

  “当我在湖里把你救起,当我瞧见你毕露的身形时,你就只能成为我的妻,否则你就只能为护清白当个烈女了。”真是有趣,她不像是装傻,似乎压根不晓得这事。

  似锦张大嘴,不敢相信自己不过是被人救起就赔上了婚姻!

  “那天晚上,要不是你身边机伶的丫鬟趁机拖延时间,等到你被谁救起,甚或是被众人目睹你湿透的身形,你也不用出阁了,白绫是你唯一的选择。”李若凡直言道。“说来也是命运,适巧我赶到了,至少还能救你一命,你……不会傻得想走另一条路吧?”

  活下去比任何事都重要,哪怕活得比蝼蚁还不如,但只要活着,将来如何谁都说不准。

  “三爷,你的意思是……梅兰是在帮我?”似锦惊喜地问着。

  李若凡有些摸不着头绪。“这事怎会是问我?你得瞧你和她的交情如何,不过就我所见,她该是在帮你。”

  似锦听着,笑意从她的唇角开始蔓延,暖进她那琉璃般的眸里,仿似欲雕零的花儿瞬间绽放秀妍,教他转不开眼。

  似锦没有察觉他目不转睛地打量,直想着是自己错怪了梅兰。她这傻瓜,怎会因为被陷害太多回就以为每个人都会害她呢?

  总会……总会遇到一个值得她掏心掏肺的!

  李若凡瞧她笑得喜孜孜的,连带着他也莫名地跟着笑,跟着她欢喜。

  “三爷,大夫人差人来探望似锦姊姊了。”门外响起醍醐的软嗓。

  “一定是梅兰。”似锦开心得快跳起来,待会见到梅兰非要好好地谢她,还得跟她忏悔才行。

  “等等,披头散发的见人,象话吗?”李若凡咂着嘴,起身拿月牙梳给她梳头,简单地将她的长发绑成辫。

  似锦虽是一心想见梅兰,但被人这么伺候着,感觉真不是普通的古怪,尤其他的指会碰到她的颈,总会教她不自觉地瑟缩。

  这一缩,她才发现身上的衣裳是不一样的,布料很细致,绣样也很灵巧……有点太大,不知道是上哪找来的衣裳,待会得问问醍醐。

  等到将她打理得能见人了,李若凡才濑懒地道:“进来吧。”

  醍醐开了门入内,手上还端了茶水外加一碗汤药,而跟在她身后的不是梅兰,而是玉兰。

  “似锦,你好些了没?大夫人担心得紧。”玉兰一入内就轻声问着。

  “我好多了,待会就回去。”似锦笑眯眼地道,又问:“梅兰姊呢?她在小姐那儿吗?”她原以为会是梅兰来看她的。

  “梅兰她……”玉兰声音突地哽咽。

  “怎么了?”

  “今儿个早上,二夫人说她在小宴上掉了东西,还说是梅兰偷的,差人把梅兰给押去,又差人去房里搜。”

  “结果呢?”

  “主子们要栽赃下人还难吗?说什么找到了东西要把梅兰给打死,我赶紧去找太夫人,太夫人让洪嬷嬷去救人,命是抢下了,可现在却被关在柴房,说明儿个要送官府……”说到最后,玉兰不禁泪如雨下。“咱们当下人的命就这般不值钱吗?主子不快就找下人出气,可这又关梅兰什么事了?”

  似锦听得头昏脑胀,唯一推敲出的可能就是——梅兰救了她,让二夫人心里不舒服,拿梅兰出气!

  “我去!”似锦跳下床,连鞋也不穿就要走。

  李若凡懒懒地将她拉回。“你一个丫鬟去那里能做什么?”他神色不快地睨了眼玉兰,心里清楚她许是求救无门了,这席话挑在这当头说,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如果二夫人真想整治我,由着她,但不能因为我而去伤害我身边的人!”她很愤怒很生气。一直以来她非常地压抑,忍受着无人权的生活,但她真的受不了不把丫鬟当人的千金爷儿们!

  “你说错了吧,想整治你也得先问过我。”

  “嗄?”什么意思?

  李若凡神色略微不耐地看着玉兰。“侯爷就寝了吗?”

  玉兰楞了下,忙道:“还没,大夫人还在一旁伺候着。”

  李若凡轻点头,朝似锦勾着笑。“似锦,你还没过门就先欠我一笔,想想该怎么还吧。”

  似锦呆住。过门?算了,先救梅兰再说吧!

  行正轩的寝房外,似锦几乎是趴在门上,竖起耳朵仔细地听,却一点声响都听不见。

  “……似锦。”江丽瑶好气又好笑地将她从门边拉走。“你风邪未愈还在这儿吹风,是打算在床上多躺几天是不是?”

  “小姐,你不是可以在房里打帘听他们说话吗?”这年代规矩多到连出阁的妇人也不能和男人照面,说话还得隔着帘或屏风,可就不见施蜜守着规矩。

  “似锦,二管事和侯爷说话是为了救梅兰,难不成你认为侯爷连个丫鬟都救不了?”这需要她在里头下指导棋吗?啐,有什么好听的。

  “小姐,侯爷真帮得了梅兰吗?”侯爷身分尊贵,可是在府里……她怀疑他到底能起什么作用。

  江丽瑶抽动眼角,扯着她回角房。“给我安静地待着,一会就有消息。”

  似锦可怜兮兮地扁起嘴,乖乖地躺到床上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