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我知道,我……”似锦咬了咬唇,觉得自己不应该对三番两次救助自己的人发脾气,尤其是她根本在迁怒。“对不起,三爷,我只是想要一个人静静,但我该跟你道谢才是,你几次救了我,我都没有好好跟你道谢。”

  她站起身,身形却摇晃了下,李若凡眼明手快地搂住她,这才惊觉她竟昏了过去。他眉头一蹙,随即将她打横抱起,边走边说:“醍醐,让宋络去把大夫找来。”

  “是。”醍醐走了两步,像是察觉不对劲,忙问:“三爷要做什么?”

  “她浑身湿透了,自然是替她宽衣。”

  “……三爷,你真要娶她为妻?”

  “不可吗?”他好笑道。

  “不是,我只是以为三爷会想要的是……”刁蛮的官家千金就不用提了,但三爷要挑的至少会是个有利用价值的商户千金。

  “醍醐,你太小看她了,她远比一个商户千金要来得有价值。”他正想着要用什么法子收买她,今晚老天给了他好机会,直接将她娶为妻,她那把好画功自然是她的嫁妆了。

  这下他还能不赚翻吗?

  醍醐相信主子说的话不会有错。只是趁着似锦姊昏迷帮她更衣,不给后路的逼嫁,实在是太不光明磊落……唉,原来她跟在三爷身边这么久,始终没看穿他的本性啊。

  似锦很累,不只是肉体上的疲累,也包含了内心的极度倦怠。

  如果可以,她真想这样一觉不醒,可偏偏她又能感觉到自己浑身像是着火般的热,哪怕昏睡中也不给她一点痛快,教人不怨都不行。

  她一直不太懂,为何只因为一张皮相就定了一个人的命。她不过是受了命运摆弄来到这个世界,成了这张脸的主人罢了,她已经很努力地入境随俗,学习这个世界的陈规陋习,还想要她怎样?

  她很怕,一直都很怕,恐惧如影随形着。

  陌生的环境,可怕的人心,为了存活下去,她努力地扮演好丫鬟的角色,压抑着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的原本性情,讨好着身边的人,只因这一切的一切都教她战战兢兢,深怕一个行差走错就落得万劫不复。

  可是再怎么步步为营,却还是敌不过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和设陷。

  她很伤心,泪水不自觉地流。

  来到这个世界,她觉得自己像是被遗弃了一般,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她想回家……她想姊姊和老爸……

  呜咽不自觉地逸出口,随即感觉温热的手摸着她的头,就像无数个她生病的日子,老爸总会守在她的床边,轻抚着她的头安抚她。

  她抽抽噎噎地抓住那只手,拉在颊边,仿佛多了一份依靠,喃喃喊着,“老爸……”她好想念家人,她想回家。

  被她逮住的那只手的主人,微眯起深邃的黑眸。

  老霸?是谁?是江府的狗还是小厮来着?李若凡思索着,随即无所谓地哼笑了声。

  管她心里念的是谁,横竖往后她心里能搁的只有他了。

  一张眼,似锦睡眼惺忪地看着男人的锦袍……不,是襟口,外袍的襟口。

  她迷糊地注视半晌,伸手想抓襟口,却感觉自己的手被抓住,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被一只大手包覆着,她往上望去,对上一双似笑非笑,又像是燃着淡淡愠火的勾魂黑眸。

  她眨了眨眼,初醒的脑袋像是瞬间从冰冻之中丢进燎原大火里,教她清醒的瞬间快速起身,但还没坐直身子,脑袋便晕得晃了两下又往床铺倒——

  “还病着,谁让你起来了。”李若凡哂着嘴,在她倒下的瞬间将她搂进怀里。

  似锦贴在他的胸膛上,水灵灵的眸子快要瞠裂,有太多疑问想问,可是……她好晕,晕得就连坐着都难受。

  “想躺下吗?”见她不住地往床面倾去,他低声问着。

  “……嗯。”

  李若凡扶着她躺下,替她掖好了被子,才又轻抚着她的额。“热度已经退得差不多了,还有哪里不舒服?”

  “头晕。”她有气无力地说着,顿了下,又问:“我生病了?”

  “情志抑郁又逢邪气入侵。”

  似锦无言地闭上眼。太深奥了,她听不懂……反正,应该是感冒,而且应该是感冒恢复期。

  身子不适得教她闭上眼,却又蓦地张开眼,眨也不眨地瞪着那双笑得几分坏心带邪的眼。

  “三爷……我……这是哪里?”她依稀记得是李若凡将她救上岸,带她回入正阁,然后她好像昏了过去……“现在是什么时候?”

  她觉得自己应该睡了很久,可外头的天色却还是暗着的,难不成她不过是昏了一下子,所以她应该还来得及去给小姐端膳?

  “已经戌时一刻了。”

  “多谢三爷,我得赶紧去帮小姐端膳。”而且她还必须跟小姐说要防备梅兰才成,天晓得她什么时候会为了己身利益出卖小姐。

  “端什么膳?”李若凡凉声问着。

  “就晚膳啊。”她挣扎着爬起身,头还有点晕,但可以忍。

  “大夫人要是等你端晚膳早就饿死了。”

  “……喔。”对喔,就算没有她,还有其他人可以顶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