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到底哪一处才是主屋?似锦都糊涂了。

  “还杵在那儿做什么,一点规矩都没有。”一把尖锐的冷斥声响起,吓得似锦立刻回神,赶忙将茶水递上后便打算跟着梅兰离去,不敢抬眼瞧主位上的施蜜,所以压根没瞧见施蜜朝身边的大丫鬟碧莲使了个眼色。

  就在似锦走下桥时,碧莲从后方走来撞了她一把,教她一时失去了平衡,竟被撞进了湖泊里。

  “似锦!”梅兰吓了一跳,怒斥着那大丫鬟。“碧莲,你走路都不长眼的?!”

  “这能怪我吗?这儿暗呀,她那么小一个,我哪瞧得见。”碧莲完成了使命,正要回亭里,就见主子已经走下了桥。

  “掉进湖里了?来人呀,把她捞上来。”施蜜朝旁比了比。

  碧莲立刻意会地差人去把小厮唤来。

  梅兰闻言,整个人都趴到湖畔了。“似锦,你要不要紧,会不会泅水?”

  似锦在湖里载浮载沉,脸色苍白而惊恐,勉强挤出一点声音。“梅兰姊,我没事,我会游水,只是……”天色渐暗,湖畔没有灯火,湖水又比她想象中要来得冰冷,冻得她快要抽筋了,哪有法子游上岸?

  “想法子游上来,快!”梅兰喊着。

  似锦抿紧了嘴,缓缓地朝湖边游动,尽量别让脚有太大的动作,省得一旦抽筋她就准备葬身湖底,眼见就快要接近湖岸了,却听见一阵脚步声,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什么情况时,又听梅兰低喊。

  “似锦,别上岸!”

  似锦怔住,不懂她反反复复是为哪桩,难不成两人的友好只是建立在暂时的利益上头?

  “二夫人,似锦会泅水,能否让奴婢去帮她取件布巾,待会让她自个儿上岸便好?”梅兰回头,低声央求着。

  “梅兰,这秋老虎的天气说变就变,早上还热得紧,现在就起风了,她要是待在湖里,若冻出病来,这帐岂不是要算在我头上了?”

  “二夫人说的是哪儿的话,似锦要是这般容易冻出病,那也是她的命。”梅兰脸上抹着笑,心里却是冰霜一片。

  在场的谁都知道二夫人在打什么主意,说穿了无非是为了那日二爷多看了似锦一眼,因此想逼着似锦落水,再将小厮找来,美其名是想救人,可目的却是要逼人两难。似锦现在浑身湿透,身线毕露,谁救了她,她就得嫁给谁,要是不肯嫁,又没机会遣退小厮,那就是要逼似锦冻死在湖里了。

  施蜜勾起朱红的唇。“那怎么成?她可是大房的丫鬟,要是在我这儿出了事,大嫂找我要人,我上哪再找个绝色丫鬟给她?”话落,往旁一睨。“你们几个还不赶紧去将大房的丫鬟给救起来!”

  梅兰眼见小厮上前,正不知道该如何阻止时——

  “发生什么事了?”宋絜推开几个小厮走来。

  施蜜见状,神色一变。“你来这儿做什么?我的姊妹淘都在上头呢,你这么做是要坏人清白吗?”

  “这儿吵得很,我不过来瞧瞧行吗?”宋絜没好气地啐了声,再朝湖中望去,惊见湖里竟是朝思暮想的人儿,脱口道:“这怎么回事?”

  “是她不长眼自个儿掉下去,有人会救,你一边去!”施蜜恼声吼着,示意其他小厮赶快把人捞上岸。

  “这点小事,就让我来吧。”

  施蜜楞了下,这才瞧见李若凡竟是和宋絜一道前来,还没来得及阻止,便见他已经越过小厮,褪下衣袍后跳进湖中。

  似锦泡在冰冷的湖水中,已经泡得全身发冷、脑袋发晕,见李若凡来到面前,在昏暗的光线里,那双熠亮的眸像是闪动的星,攫住了她的目光。

  “别怕,没事。”

  听着他低醇的嗓音,感觉他一把将自己搂入怀……好暖。虽说不应该,但这一刻她真的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拥抱,因为她真的会怕,她在这个世界过得好累,好像不管她怎么努力,身边的人依旧讨厌她,想置她于死地。

  李若凡将似锦带进怀里,在靠近岸边时,就见梅兰已经抓起他的外袍,挡住他人企图窥探的目光,俐落地在他抱着似锦起身时用外袍裹住她。

  “二管事,不知道能否麻烦二管事将似锦送回主屋?”梅兰低声询问着。

  李若凡看了她一眼,轻漾笑意。“先待在我那儿吧,明儿个再将她送回主屋。”

  “可是——”

  “眼前做再多,不过是欲盖弥彰。”

  梅兰皱着眉望向双眼无神的似锦。自己只是个丫鬟,府里哪有她说话的余地,再者二管事在众人面前救起了似锦,早就坏了似锦的清白,似锦只剩两条路可走,不是嫁给二管事,就是寻短护清白了。

  抱着似锦回入正阁,醍醐一见两人湿透,便赶忙让人去备热水。

  “发生什么事了?”醍醐轻声问着。

  “二房的一出戏。”李若凡将似锦搁在锦榻上,淡声说着,却见她双眼无神地盯着地面,不禁轻抚她的颊。

  “似锦?”

  似锦缓缓抬眼,面无表情地点着头。“多谢三爷。”

  “你不要紧吧?”

  “没事,我先回主屋了。”没事的,她又不是没被欺负过,又不是没被出卖过,她早晚会习惯的。

  只是她真的很心寒,她以为可以和梅兰成为朋友的,可最后却又让她觉得梅兰不顾她的生死,利用她讨好二夫人……算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道不同不相为谋,真的没什么。

  “你浑身湿透了,先泡点热水换件干净的衣裳再说。”

  “不用。”她想一个人静静。

  “似锦……”

  “跟你说不用,听不懂人话吗?!”似锦突地失控大吼,水灵大眼因怒火而潋潇慑人,教李若凡看直了眼。

  一开始在清竹寺遇见她时,他以为她不过是个有点勇敢但又倔强的小丫鬟,在江府再遇见她时,他知道她一直小心翼翼度日,不让他人越雷池一步,而现在……他发现,原来当她发火时,精致的面容更显媚态,透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似锦姊,三爷只是担心你。”醍醐被她的狠劲给吓了一跳,却还是忍不住缓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