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哪能犯什么错?陶嬷嬷是老夫人的陪房,老夫人向来是倚重她的,我只记得那些年陶嬷嬷的身子不好了,老夫人让人将陶嬷嬷安置在同阳镇的一处庄子养老,我还跟老夫人一起去探视过两回呢。”

  似锦在旁静静地听,不管重不重要,派不派得上用场,横竖记上一笔就是。

  一会丫鬟们转移了话题,说起了草虫瓜实图,秋月不禁打趣道:“这草虫瓜实图要真绣成了,就给二夫人送一幅去,说不准会打赏,要不老夫人那头也有赏。”

  “为什么?”似锦适时地提问。

  “二夫人进府年余了,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偏偏一进门就把二爷的通房小妾全都赶出府,一个庶子女都不肯给二爷,再过个两年无出,势必要给二爷纳妾,老夫人和太夫人可是巴望着二爷添丁呢。”

  “……难道老夫人和太夫人就不巴望侯爷添丁吗?”说到这,她突然想起在江府时,几乎每个爷儿的院落里都会种上枣树和石榴,为的就是早生贵子、多子多孙,可行正轩这儿她逛过了一圈,反倒是遍植竹林。

  “侯爷刚娶亲,不急。”

  可是为什么老夫人那么巴望二爷添丁?就算二爷生了孩子,那可是二房那边的,也不是大房这边的呀?正思索着要怎么不着痕迹地问时,春月便说了,“二爷还没娶妻之前,已经先纳了通房,通房怀了二爷的孩子,可因为老夫人不知,支使那通房丫鬟去做粗活,结果害得一尸两命,让老夫人很内疚。”

  “是啊,听说就连太夫人都气得一阵子不睬老夫人呢。”

  “哪怕是庶出的,身分再低微,还是太夫人盼了许久的曾孙,就那样没了,心里难过是在所难免。”

  似锦轻点着头。这么说来似乎就合理许多了。老夫人心有愧疚,才会对二爷好,二爷可能心有不满,所以对老夫人态度冷淡,看来这两个人心底应该还是有些疙瘩的。

  很好,总算得到一点有用的消息了。

  每天和四大丫鬟打样聊天,几乎成了似锦生活的一部分。相处过后,倒觉得她们其实人也不差,和江府的丫鬟们相比,她们都算是相当温婉娴良了,只是毕竟听命行事,也不好与她太过热络。

  幸好,她手上有法宝,可以引得她们自动上门。

  “似锦,你昨儿个说的那张螽斯衍庆画了吗?”

  “画了画了,就在这儿呢。”似锦马上将昨儿画的打样图搁到春月手里。“春月姊,你要注意这螽斯的触角和脚都很细,这边上可以多绣一层暗色线,到时候瞧起来就会很像活的。”

  “多绣一层?”

  “就像这样。”梅兰将刚收线的手绢递给她瞧。

  “哇……这两只鲤鱼简直像是要跃出手绢一样。”春月难以置信极了。“梅兰姊的绣工更上层楼了。”

  梅兰也十分满意自己的手艺,不过——“似锦画的样图确实与众不同,压根不需要用到凸绣法,就能让绣物立体。”

  “是梅兰姊绣得好,这绣法才是门功夫。”说真的,她再怎么:针一线地绣,也绝对绣不出自己画的图。“要是咱们能买到更上等的布料,作大幅绣作,像屏风啊绣画什么的,咱们就能自个儿营生了。”

  四个丫鬟对看了眼,像是从没想过这事。“咱们当奴婢的哪有这种本事?”

  “怎会没有?除了梅兰姊,其他姊姊的手艺也都是一等一的,全都是端得上台面的。”

  似锦甚至怀疑这些丫鬟根本就是廉价的绣工,不但是奴婢还得替主子们绣东绣西的,月钱还非常低廉。

  “你的嘴再甜也没用,咱们没门没路的,绣好的绣品卖给谁?话再说回来,咱们这针线布全都是跟吴大管事领的,还得记名,咱们的月钱那么低,哪有法子自个儿买线布什么的。”秋月虽被说得心动,被捧得开心,但现实不容她们画大饼,止不了饥的。

  “咱们府里丫鬟月钱再低,也应该有个七、八百文钱吧?”一两等于一百五十文钱,而江府的丫鬟就算粗使的三等丫鬟月钱都有四百文。“大夫人娘家的大丫鬟,尤其是舅太太身边得力的,五两绝对跑不掉,更别提平日的赏赐,什么香料布匹钗簪的,每个月至少都有一两样。”

  而梅兰她们都是大丫鬟,一千文钱应该是有的。

  梅兰等人对看了一眼,最终秋月撇了撇唇,带着几分嫉妒意味地道:“江家是商户,铜臭味自然重。”

  “可也正因为是商户,所以门道特别多,我以往见江府舅太太买过一座不到半丈宽的绣屏,我瞧也不怎么样,绣工压根比不上姊姊们,可那座绣屏叫价就要二百五十两银子,还请了一些贵夫人到府里炫耀呢。”

  “真的假的?”春月被说得心动极了,不敢想象二百五十两银子是多大的数目。

  “真的,所以我就想,那么一座绣屏,假设咱们买的是水绫,跟店家买个半匹,要价大抵是五两,绣线算了算,大概只要一两,届时找工匠裱起来,工钱材料也不过七、八两,扣下来后,四个姊姊随便分下来都有五十两。”似锦大略地粗估着。

  虽说她对经商没什么概念,但她姊姊听说完全承袭了母亲钱精的本事,管理着老爸的公司,偶尔也会抓着她讨论一些成本概念。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