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那是听说的,而事实上我听李若凡说,皇上先前因为七王爷重伤一事而震怒,什么赏的我可不敢想,就盼别降罪就好。”

  似锦身形摇摇欲坠,想着这也不成、那也不能,不然——?“大奶奶给小姐添妆压箱的呢?我记得现银虽不多,但里头古董古玩不少,听大奶奶说样样都是宝贝,要是转个手,哪怕没赚至少也不会赔。”

  这当头能换现钱是最安心的作法了,至少不用一嫁进来就求助无门。

  然而,她才刚说完,就听江丽瑶呵呵笑着,教她的心真是凉到了极点。

  “小姐,那些宝贝不会都是换不了钱的赝品假货吧。”如果是这样,往后的日子恐怕只能吃饭配眼泪了。

  “不,全都是真的,一样样在黑市里随便叫价都有百两的,你想想我嫂子是什么样的人,她是要脸的,为了不让我在侯府寒伧难看丢了江家的脸,她当然得要给我添点行当,就连庄子也硬凑出给我,只是听说那庄子的收成不怎么好,改日教陆嬷嬷和他那口子走一趟看看秋收。”

  “小姐,你就爱吓我。”真是的,她开始怀疑小姐是戴着和善的笑脸行腹黑之实了。想想也是,小姐能在斗得凶的各姊妹里吃得开,手腕也算是一流了,有时装傻有时精明,开关切换得挺确实的,真希望她能学得一半精髓。

  “也没吓你,你要知道,我才刚进门就典当嫁妆,这事传出去侯爷还要不要作人,我江家还要不要脸?”

  似锦无言地看着她。换句话说,她必须开始习惯吃饭配眼泪的生活了。

  “待会差卓嬷嬷回府说声侯爷有恙不回门,时候差不多了,我得赶紧去敬茶,先讨老人家欢心,顺便搞清楚这府里真正当家作主的是谁,又是哪几个丫鬟婆子是能收买的。”就她看来,这府里的下人倒也是分门别派,各拥其主了。

  “……是。”似锦万分沉重地应着。

  对于未来,她真的非常非常忧虑啊。

  太夫人罗氏的院落位在侯府北边的扶桑院,江丽瑶带着似锦到时,老夫人柳氏已经在里头了。

  罗氏展现出长者的慈祥风范,询问着宋綦的状况。

  “似乎已经稳了些,气色也还不错,孙媳给他再喂了帖药才来给祖母请安,来得迟了,还请祖母见谅。”江丽瑶带着笑意福了福身。

  “说那什么话,都是一家人,你才进门就遇上这事,心里肯定不好受,也多亏有你可以帮着照顾侯爷。”罗氏拍了拍她的手,将她拉到身旁坐下。“你刚进门,许多规矩都不懂,个个都面生得紧,一会我让身边的洪嬷嬷和你婆母最得力的楚嬷嬷带你熟悉熟悉。”

  “多谢祖母。”

  似锦不着痕迹地偷觑着站在罗氏后头的婆子,看起来年纪不小,和管厨房的吴嬷嬷差不多,隐隐透出的笑意是同样的虚伪,教她在心底无声地叹了口气,直觉前途不明。

  “英娘,一会陪你媳妇回行正轩时,顺便去瞧瞧綦哥儿那孩子。”罗氏又道。

  “是,娘。”柳氏应了声。

  似锦偷偷打量着柳氏,就见她看似四十开外,保养相当得当,交领绣银丝长襦衫外头还罩了件对领绣月季缠枝的褙子,发上只戴着碧绿色的玉簪,整体上相当端庄素雅,但清淡神色也显得不好亲近。

  罗氏还要交代什么时,门外的丫鬟说着,“太夫人,二爷和二夫人给您请安了。”

  就在门开的瞬间,似锦瞧见柳氏的神色有了波动,凤眼噙着敛而不露的笑意,直睇着门外走来的人。

  “祖母,大伯娘,蜜儿给您请安了。”施蜜一进门笑得千娇百媚,就连满头金钗步摇都跟着张扬晃动。“来得迟了,可不许生我的气。”

  “你这丫头。”罗氏呵呵笑着,伸手拉着她。“过来给你大嫂请安。”

  “大嫂。”施蜜水灵灵的眸藏着鄙夷,居高临下地睇着江丽瑶。“大嫂辛苦了,要是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尽管说。”

  “我在此先代侯爷谢过弟妹了。”江丽瑶欠了欠身,随即又抬眼喊道:“小叔。”

  喊了一声没人应,施蜜猛地回头,就见宋絜一进门后,那双贼眼就定在昨日那丫鬟身上,俏脸一拧,低斥道:“相公,还不跟祖母和大伯娘问安!”

  罗氏和柳氏觑着宋絜,彷似对他那风流行径见怪不怪。

  “祖母。”宋絜回神,向罗氏展开俊尔笑容,转向柳氏时却显得神情冰冷。“大伯娘。”

  “好了好了,都坐下吧,喝你大嫂一杯喜茶。”罗氏打着圆场,让外头的丫鬟赶紧捧着甜茶入内。

  似锦赶忙接过木盘,走在江丽瑶身旁,一个个敬茶,直到来到了宋絜面前。宋絜像是着了魔,捧了茶杯,双眼却眨也不眨地瞅着似锦。

  似锦垂敛长睫,却挡不住那火热的视线,教她不禁感叹,这乌鸦真是到哪都有,也不想想正妻就坐在旁边,眼睛还那么不安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骂人了。

  拿了茶的施蜜冷着脸瞪着宋絜,一时光火冲断了理智,手上的茶竟不偏不倚地朝似锦脸上泼去——

  §第四章 侯爷清醒了

  就在似锦抬眼的瞬间,一道黑影挡住她的视线,也一并挡去了施蜜泼来的茶水,教她呆楞地顺着方向望去,一见那人,她心口一窒,忘了呼吸。

  “二夫人手滑得真远。”李若凡噙着淡漠笑意,轻撢着被泼湿的袖子。

  柳氏见状,眉头一拧。“屋里全都是女眷,谁允你未经通报踏入的?没个规矩,还站在这里丢人现眼!”

  面对柳氏不留情面的低斥,李若凡压根不以为忤。“是我不对,但也是太夫人急着要看庄子的帐本,我才一时忘了规矩。”

  柳氏闻言,秀眉微挑,像是意外婆母竟将庄子全数交由他打理。瞧了婆母神色自若地喝着茶,她眉头不禁蹙得更紧。

  “就算急也不急于一时,依我看,你这个管事差做得再妥当,要是没规矩,传出去只会让人笑话侯府。”柳氏冷声道,那细长美眸像是含冰带霜的枝头梅,教人冻进骨子里。

  “可太夫人瞧过帐本后肯定改观,说不准会夸我办差得当,传出去只会让人称赞侯府多了一把手。”李若凡态度一派清闲,没有卑屈讨好亦没有恶意挑衅,态度和话语都教人挑不出毛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