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富贵管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卓嬷嬷扯了扯她,两人一致对二夫人施蜜福了福身。“二夫人,咱俩是初来乍到,还不知道规矩,还请二夫人多提点。”

  卓嬷嬷端着笑脸,姿态低得不能再低,一整个哈腰乞怜,教似锦眼角抽动了下,佩服起卓嬷嬷这风向转得真快。

  “提点什么呢?”施蜜红菱般的唇勾动了下,笑得轻蔑。“瞧她这模样,肯定是刚进门的大嫂有心让陪嫁开脸,要不怎会挑了个狐媚德性的?”

  似锦沉默不语,不想承认她听不太懂她到底在说什么。

  开脸……太深奥了,她听不懂。反正听不懂沉默就是,横竖她只是个小小配角,毫无举足轻重的路人甲,所以沉默就是了。

  施蜜见她吭也不吭声,感觉无趣便哼了声朝屋里走去,走了两步还回头骂道:“宋絜,你堂哥都快要死了,你不赶紧去见他最后一面,还杵在这儿做什么?”

  “来了,就来了,你好端端地干么咒我堂哥死,教人听见了,你这弟媳还要不要作人?”宋絜依依不舍地进二退一,不住地回头,就盼能仔细端详似锦那张清雅妩媚的诱人面容。

  待二房领着丫鬟进屋后,卓嬷嬷才摇了摇头道:“这门亲事怎会是如此?”

  当初还以为是油水肥缺,谁知道小姐才刚进门就风云变色,别说要当家作主了,只怕要在这宅子里活得顺风顺水都难。

  似锦眉头深皱着,直觉得这二夫人异常粗俗娇蛮。听说二夫人是豫国公府的千金,怎么一点千金规范都没有?江府的庶女虽说性情一个比一个可怕,老是在家宅里斗得快要翻天,但开口是十足文雅,是无可挑剔的毒舌交战,从头到尾不带脏字更没有诅咒,却可以伤人于无形,虽然有点可怕,但至少还颇顾及形象。

  哪像二夫人一开口就这样咒人,也不想想太夫人和老夫人都在屋里,分明是没将两位长辈看在眼里了。

  这府里是谁当家作主,可见一斑。

  “这屋里到底还要忙乱多久,好多事都还没交代下来,咱们就这般傻站着,实在是……”卓嬷嬷拉长脖子看着屋里动静,嘴里不断地碎念着。

  似锦垂着脸,小姐一早出阁已经折腾了许久,如今还不得歇息。偏又遇上侯爷病重一事,府里也没打算安置小姐带来的丫鬟和陪房,也不知道能不能先去整理妆奁什么的,更重要的是她好饿,而小姐肯定比她还饿还累。

  “似锦。”

  突地听见江丽瑶的唤声,似锦随即踏上廊道。“小姐,养命丸……”

  “不用了,侯爷的状况暂时稳定下来了,养命丸目前派不上用场,倒是你,先让卓嬷嬷和陆嬷嬷等人到仆房住下,你再过来帮我换下这身喜服。”江丽瑶笑脸依旧,只是添了分倦意。

  “小姐,要不要我让厨子弄点吃的?”

  “不了,我累了,想歇一会,一会还得照顾侯爷。”

  “……是。”

  似锦赶忙让陪房先安置下来,随即回主屋这头,和江丽瑶来到隔壁的暖房先待下,摘掉那顶快要压断脖子的凤冠,扒掉那不知道穿了几层的喜服,才刚洗了脸,江丽瑶便已经撑不住地倒下床。

  “似锦,半个时辰后叫醒我。”

  “是。”

  半个时辰啊……似锦垮下肩头,收拾着衣裳头面。小姐辛苦了,可她这丫鬟也不怎么轻松啊。

  如果可以,她也想睡一会的。

  大半夜的,似锦就把江丽瑶给唤醒,换上了一袭桃花色的交领襦衫和月牙白绣莲的百片裙,来到了侯爷寝房,就见里头只剩小厮在旁照料,江丽瑶随即接手。

  到了天亮时,似锦瞧侯爷的脸色好了许多,至少不再是可怕的绀黑色。

  仔细一瞧,不知道怎地竟觉得侯爷和李若凡有些许相似……一思及此,她随即吐了吐舌头乾笑,真不知道自己怎会将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给想在一块。人家姓李,光是姓氏就不同了,还长得像咧。

  “小姐,歇会吧。”回头,她从桌上倒了杯早已凉透的茶,忖着待会跟厨房要热茶,也该顺便问问府里的嬷嬷拨了几个小厮丫鬟在主屋这头。

  “昨儿个听李三爷提起七王爷由皇上作主赐婚,婚礼后七王爷也跟着转醒了,说不准我进门后,对侯爷的病情也有所帮助。”江丽瑶不甚在意茶水的温热,笑了笑道。

  “小姐也认为大爷根本是知道侯爷伤势严重,才故意答允了这门亲事的?”分明是蓄意让小姐当个冲喜嫁娘。

  “怎样都好,横竖我已经出阁了,从此以后侯爷才是我的天,只有他好,我才有好日子过。”虽说守寡可以过一个人的悠闲日子,但那份悠闲只是想像的,侯爷要真有事,说不准她还得准备白绫三尺,随时殉夫,让江家得个贞节烈女的牌楼呢。

  “那倒是。”似锦想了想,不想将昨儿个听来的事道出,便转了话题。“小姐应该饿了,我去厨房让人备膳。”

  江丽瑶点了点头,似锦也顾不得累,准备到外头找个宋家的下人问问厨房在哪,岂料人还没找到,倒是卓嬷嬷迎面走来。

  “卓嬷嬷,厨房往哪走?”想起昨儿个让卓嬷嬷和陆嬷嬷两家陪房的人先歇息,顺便跟厨房要吃的,现在要找厨房,问她准没错。

  “你去了也没用。”卓嬷嬷皮笑肉不笑地道。

  “什么意思?”

  “昨儿个到厨房要吃的,人家说昨晚的宾客吃的是外烩,厨房没开伙,饿了咱们一晚上不打紧,我天一亮就上厨房,了不起了,人家说他们的主子用膳时间是固定的,时间一过停伙,你说这大门大院真有这规矩?”

  “停伙了?”似锦看了看阴霾的天色,这时候明明还早得很呀。“要不……我去问问他们有没有弄点点心还是包子什么好了。”

  就拿江家作比喻,家里人口众多,除了一个大厨房外,还有几个主子自个儿的小厨房。至于大厨房,哪怕用膳时间已过,通常还是会蒸笼包子点心,以防主子们突然嘴馋还是怎地,这是常规惯例,一般商户都如此了,遑论勳贵之家。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全都问过了。”

  “……那怎么办?小姐只有出阁前被我喂了一碗粥,到现在是半粒米都没下肚。”她还能撑,可问题是小姐好歹是侯爷夫人,这厨房的人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吧。

  “你要有本事,就跟他们说去。”卓嬷嬷一脸悻悻然地道。

  似锦这下头疼了。要是卓嬷嬷这般长袖善舞的人都成不了事,她去了又能怎样?可是不去也不行呀。

  她硬着头皮上了厨房,结果还真跟卓嬷嬷说的一样。

  “可是现在才卯时三刻。”似锦低声道。

  寻常人家这当头才要取早膳,哪可能已经过了时候?而且里头有两口灶分明都还有火,上头的蒸笼正喷发着烟,里头的厨娘站了那么多个……说什么停伙,分明就是睁眼说瞎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