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路可可 > 这样爱你错了吗 >


  成海东眉飞色舞地揽住了杜筱月的肩,笑得合不拢嘴。

  “唉呀,这可是大事啊!我下去叫你爸爸上来商量。”杜太太又开心又着急,一个转身就下了楼。

  成海东长吐了一口气,拍拍胸口。“幸好我刚才已经先跟你求婚了,否则我可能就要被迫说出刚才其实是你勾着我的颈子,引诱我犯罪……”

  “你还说——”她的耳朵开始辣红,窘得想跺脚。

  “我何只要说这些,我将来还有更多的事要对你做——我要让你躺在倒满了香槟酒的浴缸里,看你微醺的模样,看你肌肤染着……”

  成海东搂着她的腰,鼻尖在她的颈间摩惹着,用他的灼热言语,惹得她白皙肌肤全染了一层红。

  “我不要听!”杜筱月紧闭着眼,面红耳赤地捂着耳朵。

  “你不想听就甭听,反正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实际演练……”

  成海东轻咬了下她的锁骨,粗茧指尖滑过她胸线上缘,没再更加放肆,却已引得她身子轻颤到没法子好好坐正。

  他灼热的眼紧盯着她,暗示着日后更多的灼热。

  她握紧拳头,侧过头轻喘着气——若说交往这么久,还有什么不习惯之事的话,就是他的热情经常让她没法子招架吧。

  “你们两个还在亲热啊!”杜家夫妻上楼来,一看见小俩口还相依相偎着,忍不住开口揶揄道。

  “我们……没有啦!”

  杜筱月害羞地跳起身,这回可连留在客厅的勇气都没有了,她直接冲进房间里,藏起她的羞涩。

  她贴在门板上,偷听着外头的谈话。

  “杜伯伯、杜妈妈,我想请求你们将筱月嫁给我。”成海东说。

  “该改口叫爸妈了。”老杜哈哈大笑地说道。“你爸妈知道了吗?”

  “我跟他们提过我要跟筱月求婚的事,他们要我下星期请你们一道吃饭,顺便讨论婚事。”

  “你家人很民主嘛……”

  “是啊,他们一向很尊重我的意见。”

  杜筱月听着门外的讨论,忍不住扬起唇角傻笑着。

  她知道结婚意味着要离开家庭,意味着要担负起更多责任。

  但,成海东对她的认真,却让那些担忧全都长了翅膀,没了重量地在天上飞,于是她只能开心、只能微笑,只能快乐地期待着当上——

  成太太!

  第三章

  和一个男人认识四个月,就闪电结婚,是杜筱月连作梦都不曾梦过的惊幻奇景。

  可她和成海东,确实是在认识四个月后便开始筹划婚礼,在一个多月内迅速地订婚、办妥所有迎娶事项,走上结婚之路。

  他带着他爸妈来拜访过,双方家长都是好相处之人,于是他们的婚事三言两语就拍板定案了。

  她嫁得不远,成家距离娘家不过二十分钟车程罢了。

  她没有什么妯娌问题,因为成海东是独子。

  唯一会让杜筱月失眠的事是——她很怕内向的自己没有法子好好地和公婆相处好。

  她太害羞了,不会说什么好听话。公公婆婆经商半辈子,想来没有她口笨舌拙又害羞的问题,现在只希望他们能多给她一些时间,好让她能找到孝顺他们的最佳方式。

  新婚之日的这个早上,杜筱月站在房间梳妆镜前,看着镜子里那个化着新娘妆,头上白纱镶着玫瑰蓓蕾的自己。

  “你要加油!”她对镜子说。

  门“砰”地一声被推开来,杜筱月惊跳了一下,回头一看——

  表柹穿着一身银色露肩礼服走了进来。

  “表姊。”杜筱月轻唤了一声,戴着蚕丝白手套的手紧张地互绞着。

  他们两家从小就是隔壁邻居,阿姨、姨丈人很好,爸妈开面店时,资金还是阿姨拿出来的,所以她从小就习惯表姊在家里进进出出的。

  可是,她一直没习惯表姊长大后益愈刻薄的批评言论。

  “怎么这么快就结婚了,你是不是有了?”钱沛岚把LV皮包往旁边一扔,目光紧盯着杜筱月颈间的那颗大钻石,至少有两克拉吧!

  “没有,是海东家人希望他早点结婚。”杜筱月说。

  “看得出来很急,你们认识到结婚最多不到半年吧!”钱沛岚走到镜子前拨着自己的发型,看似不经心地说道:“我瞧你家连客厅都重新装潢过了,是谁出的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