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路可可 > 这样爱你错了吗 >


  成海东握住她的手掌,有些自大,有些霸道,却有着更多舍我其谁的气势。

  “你可以叫我放开你。”他说,定定地凝望着她怯生生的小脸。

  杜筱月身子轻颤了下,却很轻很轻地摇着头。

  “那你现在最好把我的手握紧一点。”他说。

  杜筱月一怔,不解地抬眸看着他。

  他扬着眉,双眼发亮,笑得像是刚摘下了天上的星星。

  “因为你如果不握紧我一点,我怕我会像颗气球一样乐得飘上天。”他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黑眸里全是对她的喜欢。

  杜筱月窘得脸红了,不敢再多看他,急忙随口说道:“我饿了。”

  “保证把你喂饱。”成海东握着她的手,往前走到土魠鱼羹的摊位前,抢了两个座位。“老板,两碗土魠鱼羹!”

  杜筱月看着他们交握的手,非得轻咬着唇,才能强压下唇角那太满足的笑意。

  她不知道第一次约会就牵手是否逾越了她的尺度,但能让她说上这么多话,却还让她觉得自在的男人,他可是第一个啊!

  她和成海东认识四个月了。

  除了他到台南以外地方工作的几天外,他们每天都见面。

  这一回,他三天没来了,甚至连一通电话都没打。

  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是不是该打通电话给他呢?

  “筱月,你把面条扔到烫青菜的那格了。”杜太太唤了出神的女儿一声。

  “啊!”杜筱月定神一瞧,惊呼一声,连忙把烫菜小竹篓拿起来。

  杜家干面是以大骨汤来煮面,求其汤汁入味;青菜则是为了要能吃到清爽口感,一律是采用干净泉水清烫。一旦搞错了,味道就不对了。

  “对不起,我不是很专心——”杜筱月老实地说道,重新再放了一份青菜下去。

  “现在店内不忙了,你去打通电话给海东吧,看看他是不是生病了?不然,怎么连着三天都没来呢?”杜太太说道,也不忍心看着女儿一直恍神。

  “好。”

  杜筱月很快地把手边的东西处理到一个段落之后,她快步走出调理台,躲到洗菜的小房间里,拿起围裙里的手机,按下拨号键。

  嘟嘟……她揪着眉。

  嘟嘟……她咬住唇。

  “喂。”一道嘎哑难辨的嗓音溜入她耳朵。

  “你怎么了?”她紧抓着手机,心急得差点咬到舌头。

  “说来话长,我现在快走到你家门口了。”

  “我去找你。”杜筱月切断手机,一反常态小跑步地冲出店门。

  巷口处,成海东正慢慢地向着她这里走来。

  “嗨,看到你真好。”成海东朝她伸出手。

  杜筱月奔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却被他的冰冷温度给吓到。

  她心慌地仰望着他憔悴的模样,忍不住轻触着他瘦削的脸颊。

  “怎么瘦了一大圈呢?你生病了吗?”她扶着他的手臂,担心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完全没法子移开,

  “先陪我去跟伯父、伯母打声招呼吧。”成海东说道,望着她焦急小脸,觉得自己的病已经好了一大半。

  才三天没见她,他就觉得全身都不对劲,总觉得像遗失了身体的哪一部分,怎么样也安不下心来。

  他自由自在惯了,这种被牵绊住的感觉简直吓坏了他。

  所以,他不许自己打电话,强迫自己待在家好好休息。一天过去、两天过去,他却开始懊恼——她怎么一通电话都没来!

  所以,他来了,打算把事情说清楚。

  他离不开她!

  “海东啊,怎么瘦这么多?生病了是不是?”老杜和太太一看到成海东憔悴模样,马上惊呼出声,走出调理台。

  “因为三天没来进补啊。”成海东笑着说道,玩笑表情问却仍掩不去脸庞上的的青白与疲惫。

  “感冒了,是不是?”杜太太关心地问道,伸手摸摸他额头。“没发烧。”

  “我得了肠炎性感冒,前两天又呕又吐又昏睡,今天才有力气出门。”成海东苦笑地说道。

  “筱月,你快点扶他上楼休息。”老杜说道。

  “我先扶他上去,再下来帮忙。”杜筱月说。

  “只剩下几份面,卖完就要收摊了,你不用下来了。”老杜挥挥手,要他们快点上楼,早就把成海东当成自家女婿对待了。

  杜筱月扶着成海东上了楼,让他在客厅沙发里坐下。

  见他生病,她心里着急,可又不知道怎么帮忙,只得在他身边走来走去。

  “你要不要喝点温水?还是要喝点热汤?”她问道。

  “我只要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