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路可可 > 这样爱你错了吗 >
二十四


  她知道他爱她爱到愿意为她安排生命中的所有一切,但她现在才真正清楚到他爱她的方式——很自私。

  如果她按照他的方式过日子,他就会继续爱她,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是,如果她不按照他的意愿而行,他就会觉得她胡思乱想,进而发怒地认为她太有意见。

  这样的他,是真的爱她吗?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有一天你变了,但是我仍然没变,我仍然学不会独立,那时候的我,该怎么办?”

  “我娶你,就是为了让你幸福。就算日后真的有任何状况发生,以我的个性,我也会帮你把一切打点妥当的。”成海东马上接口道。

  “所以,一切都只是我胡思乱想?”

  她只要继续当个小女人,即使他不再爱她了,她只要选择相信他,那么她就能继续过着衣食无虞的生活喽。

  “当然是你在胡思乱想。”成海东抱过她的身子,将她搂到他的大腿上。长着粗茧的指尖,滑过她拧起的眉宇之间,落在她的脸庞上,笑嘻嘻地捏了她的腮帮子说道:“我倒是第一次发现你居然也有这么爱争辩的一面。”

  “我不是爱争辩,我是很认真地想告诉你,我想改变现在的生活。”杜筱月没有笑,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瞬不瞬地凝望着他。

  “你就这么不喜欢待在家里吗?待在家真的那么无聊吗?”成海东笑容一敛,粗声问道。

  杜筱月咬着唇,不敢说出她不喜欢那种等待的感觉,她毕竟不想给他压力。

  “我想出去工作。”于是她这么说。

  “不行。”成海东浓眉一皱,粗声喝道。

  杜筱月被他斩钉截铁的拒绝给吓到了,她推着他的肩,不想再坐在他身上。

  成海东强搂着她的腰,不让她移动。

  他俯低身子,火黑的眼紧锁着她。

  “为什么不行?”她勇敢地问道,

  “这还用说吗?”成海东的胸口开始冒上——把火,口气也随之严肃了起来。“我已经够忙了,每天唯一期待的事就是能回到家好好和你吃一顿饭,你如果去工作了,哪来力气去支撑一个家。”

  “很多职业妇女,都要兼顾家庭和事业。”

  “她们是她们,你是你。”他不客气地说道,即便看到她瑟缩了下身子,他也没打算要停止说话。“她们或者强悍到可以撑起一片天,你的个性这么怯生生的,我怎么舍得让你到外头受委屈。”他都是为了她好!

  “如果我只是去兼差一、两个小时的话,应该没问题吧。”杜筱月乞求地说道,眼巴巴地看着他。

  “干么把自己弄得那么辛苦?我不认为你有法子适应外面的生活。”成海东起身,一脸不打算再和她讨论这个话题的漠然神色。

  她只是因为还不习惯婚姻生活,所以才会乱了方寸,她不会比他更清楚什么对她是最好的!

  “我不怕辛苦,我只是觉得如果我真的这么糟的话,更应该到外面好好磨练一番啊。”杜筱月不想就此屈服,她揪着他手臂,想要再和他沟通一回。

  “每个人都有自己适合的环境。你最适合的地方就是待在家里。”成海东不给她任何上诉的机会。

  他揉着她的头发,搂着她的腰开始走向出口。

  杜筱月不再开口,因为她知道自己说不过他。

  她的心扔进了冻水里,她被冻得心疼,却出乎意外地剧烈抗拒着。

  她深爱的男人居然将她看得这么一无是处,她真的要这么乖乖听话吗?

  情何以堪啊……

  她不是不能这样过日子,只是日子就此槁木死灰,她真的愿意吗?

  “你要是外出去工作,你第一个就挡不住你表姊的冷嘲热讽了。”成海东笑着说道,觉得那件事已经告一个段落了。

  “我一定要在乎别人的看法吗?”她问。

  “你怎么可能不在乎,你的心软得像豆腐一样。”

  他既然这么了解她,那他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心正在淌血呢?杜筱月咬牙忍住一阵心痛。

  “你如果觉得待在家里无聊,可以去学学插花、烹饪啊。而且,我爸说你刚报名了初级会计课程,不是吗?”这么多事情够她忙碌了吧。

  “我不想再谈了。”杜筱月低着头,不想再让他的不了解刺痛她了。

  “好了,好了,不想说就别说了,我们去吃阿婆冰的红豆麻糬。”成海东拉着她的手,随着旁边街头艺人的手风琴声而旋转起舞。“这种天气,最适合来一碗浓稠的红豆汤,加上炭烤麻糬,保证你什么烦恼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杜筱月随着他的旋转,转得头昏脑胀,昏到她没法子再多想。

  “停——”她说,气喘吁吁地倒在他的怀里。

  “这样就昏了啊?脆弱小白花。”成海东咬了下她的耳朵,揶揄着她。

  杜筱月仰起头看着他的笑脸,第一次觉得他的笑容——

  好刺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