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路可可 > 这样爱你错了吗 >
二十一


  她一定要更快学会怎么安排一个人的生活!她不要他日后惊觉娶了一个无用的妻子!

  “你怎么不先进屋子呢?”她小声地说道。

  “我没钥匙。”成海东故意装出可怜表情,巴着她手臂说道:“你跑到哪里去了?我等很久了。”

  “我……我去……吃饭了。”杜筱月结结巴巴地说道。

  因为面试顺利,心情很好,不想回到只有一个人的家里。

  出乎意外的,那位应征她的摩斯主管辛夷玲,和她相谈甚欢,两人面试完毕之后,还到附近的帕莎蒂娜法式烘焙馆小坐了一会儿。她挑了他喜欢吃的伯爵卡迪那蛋糕,酥脆口感现在还在唇齿间留香。

  “干么心虚?”成海东一挑眉,握住她的下颚,盯着她的水眸,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偶尔不在家,我难道会气到放火杀人不成?”

  “如果我经常不在呢?”她试探地问道,不自觉地屏住呼息。

  “那我就考虑找征信社跟踪你,看看能不能来个捉奸在床。”他故意恶拧起浓眉,摆出双唇紧抿的凶霸相。

  杜筱月连忙摇头,冰冷指尖着急地陷入他的手臂里。

  “我如果不在家,也不会喜欢别人啊。”她柳眉揽了十八个结,双眸慌乱却极为认真地对他解释着。

  “傻子,我当然知道。”成海东捧起她的脸庞,低头吻住她的唇。

  她的唇凉软得如同果冻,是他最百尝不厌的甜点。

  他每回都打算只是要浅尝的,岂料每次却总是欲罢不能地想得到更多。

  成海东贪婪的灵舌钻入她的唇中,大掌将她的身子往前一推,让她后背平贴在大门上,好让他能更轻易地尝逼她的味道。

 

  “我们还站在门口啊……”杜筱月窘红着脸颊,小手用力地推着他的肩。

  “站在门外又如何?我连我咕噜乱叫的肚子都管不着了,哪还顾得了我现在站在哪里。快点开门——”成海东吮住她的耳珠,以舌尖撩绕着。

  杜筱月身子轻颤着,可她却睁大眼,内疚地看着他。

  “你怎么还没吃饭呢?已经七点半了啊!”她知道他最禁不起肚子饿了。况且,她早已把喂饱他当成她的天职了。

  “我原本等着带你去吃爱河附近的米糕,还有炭烤三明治、阿婆冰的红豆麻糬。”成海东咽了口口水,才有法子继续把话说完。“谁要你这么晚回来……”

  “那我们快点去吃饭吧。”杜筱月拉着他的手臂住外走。

  成海东把脸庞往她头上一靠,灼热气息正好抵在她的锁骨。“无所谓,我现在只想吃你……”

  “先去吃饭。”杜筱月马上转移话题,又推又拉地扯着他往前走。

  他的欲望那么强烈,每次亲热完后,她只剩下闭上眼睛沉入梦乡的力气,哪还有心力跟他讨论事情呢?

  摩斯要她明天就去上班呢!

  “唉,既然你坚持的话,那就上车吧!”成海东握着她的手,笑嘻嘻地牵出摩托车,嘴巴上却不饶人,他最喜欢她被他逗到双颊发红的可爱模样。“毕竟,吃饱后才有力气爱你久一点嘛。”

  “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想著‘那件事’。”杜筱月脱口说道。

  成海东戴安全帽的动作,戛然而止,回头看着她——

  她正懊恼地咬着唇。

  “我爱你,所以想‘爱你’,这样有错吗?”成海东严肃地反问道。

  杜筱月咬着唇,因为口拙、因为心乱,直觉便开口说道:“对不起,我只是不好意思罢了。”

  她只是希望他可以多花一点时间聆听她说话罢了。这话她没有说出口,因为这话一提,便好像是在指责他对她不够用心似的。

  “傻筱月,这事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全世界结婚后还会害羞的老婆,我看也只剩下你一个了。”

  成海东抚着她发丝,嘴里说得轻松,但总觉得她有些不对劲,但他不认为有什么大不了的。

  纵使没法子像以前一样能有那么多时间陪她,但他一天比一天爱她,对她的热情也从未减少过。他认为只要让她感受到他有多在乎她,她内心的寂寞便会因此而淡去吧。

  如同有些他甚少说出口的深层情感,他也总是藉着亲热举动而表现出对她的眷恋。冰雪聪明如她,不可能没察觉到吧。

  “上车吧,美女。”成海东朝她勾勾手。

  杜筱月坐在他身后,把脸偎在他后背上。他的身上有着工作一天后的尘土气息,她惭愧地将他抱得更紧一些。

  她一定得让自己更独立一些,这样才对得起每天在外头辛苦工作的他。

  “你下午做了什么事?”成海东在红灯时,停下来问她。

  “我……”

  “干么欲言又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