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路可可 > 这样爱你错了吗 >
二十


  “哇!咖哩粉丝、干贝芦笋、糖醋排骨,午餐吃这样会不会太丰盛了一点!”成海东兴奋地大叫出声。

  杜筱月向来最喜欢看他因为食物而发光的双眼,可这回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便当盒,并且很努力地一口接着一口吞下食物,好压住她此时心头欲呕的感受。

  日子,不能再这么过下去了。她没法子做到一辈子都把所有的心思放在一个人身上——杜筱月在心里忖道。

  今晚,她与他该好好谈一谈了。也许她并不全然适合这样无所事事的婚姻,但她爱他……

  杜筱月离开工地后,四处闲晃着,因为不想回家。

  她在摩斯汉堡里坐了下来,因为摩斯的汉堡是她和成海东最喜欢的汉堡。他老说他们米挑得好,食物味道新鲜、炸鸡难能可贵地保留了水分,吃起来的口感不会有其他速食店那种冷冻食品的感觉。

  天啊,她就不能有一分钟不想到他吗?杜筱月皱着眉,懊恼地找了个他们常坐的角落沙发,窝了进去。

  喝了口热可可,杜筱月这才注意到周遭的客人远比她所想像的还多上好几倍。近八成的客人都是女人。两成女人穿着套装,看来是同事关系;其他的六成女人则像是团体聚会。

  她的左前方坐着一群谈论著孩子生活、学校课业的妈妈,右边斜对角坐了一组正在拼布的妈妈们,旁边则是几名用着僵硬口音说英文,但速度却相当流畅的五十多岁妇人们。

  每个团体都很热闹,每个人都急着想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生活经验。

  难道是她向来太容易自得其乐,所以才没法子像这些人一样找一堆朋友,把日子过得很热闹吗?

  她的大学同学现在都还在上班,她不便打电话去聊天。就算打去了,要她开口说什么呢?

  说她心灵空虚?说她虽然和她丈夫住在一起,却老是想念她丈夫?

  她想,她那些正为工作奋斗的同学们,会觉得她该去看心理医生。

  她一个人待在家,可以有一百件事去做,但她却选择了把重心全放在成海东身上,这是她的不对——她承认。

  因为成海东有他的事业,自然没法子把全副心思都放在她身上。而她最糟的地方,就是把他当成了她的事业!

  杜筱月咬住唇,突然好想对成海东说声“对不起”。她最该做好的事,就是让他专心地出门工作,无后顾之忧,但她实在没法子镇日待在家里,当一个只能引领企望他回家的女人。

  杜筱月专心地看着热可可,恍若里头有她的未来。

  她不能再回家里面店帮忙,因为家里已经请了个欧巴桑帮忙。况且,她若回娘家帮忙,爸妈也会催促着她回家去当好成海东家的媳妇吧。

  她觉得自己该去找份工作,多一点与人的互动,才不至于一天到晚把自己关在金笼子里,也才能不与社会脱节。

  要是她担心全职的工作做不来,那么兼差的工作总可以一试吧。

  杜筱月双眼发亮,突然想到摩斯门口似乎贴了海报在征兼差人员。

  她突然站起身,不给自己任何考虑的时间,飞也似地走向楼下点餐柜台。

  “请问……你们在征人吗?”

  筱月,居然不在家。

  晚上八点,成海东坐在自家门廊,看着天上星星。

  她习惯双手空空地出门,手机自然没带也没开。而他太习惯了她总是在家,因此连家里钥匙都没带。

  娶了杜筱月的那一刻起,他把自己当成是全天下最幸运的男人。在外工作时,只要想到她在家中的忙碌身影,他便充满了动力。

  他出社会多年,碰过太多被尘世名利染得市侩的女人。而筱月是株百合,他决计舍不得她在外头碰撞。她最适合的工作就是待在家里,带着甜美笑容等着他回家。

  或者,快点让她怀孕,生几个可爱萝卜头来玩耍,也是美事一桩吧。

  成海东脑子里才浮现自己抱着妻与子的画面,阳刚脸上忍不住浮出宠溺笑容。

  “海东!”

  他一抬头,但见妻子正站在街口一脸喜悦地朝着他飞奔而来。

  杜筱月没预料到他会在家,所以她开心地像乘了风似地跑得好快,快到她冲进他怀里时,甚至还喘到说不出话来。

  成海东笑得合不拢嘴地搂着她,拍抚着她仍然起伏的后背,她真是太容易让男人自尊心膨胀升天了。

  “没想到你还是短跑健将啊。”他吻了下她的发丝,双唇便顺势地停留在她冰凉的耳廓上。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要陪爸爸出去应酬吗?”杜筱月仰头望着他,熠熠闪动的眸里有着不言而喻的喜悦神色。

  “我看你中午离开的时候,一脸忧郁的样子,担心你心情不好,所以跟爸说我身体不舒眼溜了回来。”成海东说。

  杜筱月胸口一窒,她红了眼眶,倏地将脸庞埋入他的胸前。他是这么在乎她,她又怎么能够不为他而变得更好一些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