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路可可 > 这样爱你错了吗 >
十七


  “海东,起床了——”杜筱月唤着,已经在床头柜上放了一杯五百CC的柳橙汁。

  成海东皱紧了眉,完全不愿意睁开眼睛,他很困,他很想睡……

  “海东。”杜筱月笑着,伸手去搔他的痒。

  爱赖床、重睡眠但超级怕痒的他,一下子便弹跳起身。

  成海东蓬着一头乌黑乱发,怔怔坐在原地,睁着黑眸看着她,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的无辜表情。

  杜筱月低笑出声,忍不住伸手去帮他整理头发。

  “起床了。”她眉眼弯弯,轻巧地在他额上落下一个吻。

  成海东睁着惺忪睡眼,搂着她的腰,非常不客气地把头偎在她柔软的胸前。

  “你怎么有法子每天早上起床时,都新鲜可口得让人垂涎三尺啊。”他说。

  “因为我刷牙洗脸完了。”她笑着说道,拍拍他的背。

  “而我臭得像从酒缸里爬出来的一样——”成海东自我厌恶地皱着鼻子,嗅闻了一番之后,咧着嘴做出一个欲呕的表情。“你昨天晚上怎么还有法子睡着?”

  “我戴口罩睡的。”事实上,她哭累了,蜷在他身边,一下子便入睡了。

  “真的假的?”成海东皱起眉,满脸懊恼地看着他清爽得如朝露的小妻子。

  “当然是骗你的。”杜筱月把柳橙汁送到他唇边,笑着说道。

  成海东低头望着她,幸福得飘飘然。

  “我爱你。”他边喝柳橙汁边宣布。

  “我今天帮你煮了咖啡,我想你会需要。”杜筱月心情很好,一径地笑着。

  不用偷得浮生半日闲,只要能求到这样一些能和他多多相处的时间,她便觉得连阳光都灿烂了起来。

  “没错,我需要一桶咖啡,因为我今天会忙到头昏眼花——”成海东的呼吸突然静止了一秒钟。“糟了,现在几点了?”

  “八点三十分。”杜筱月看了下手表,心里闪过一阵不好预感。

  “完了、惨了、死定!我九点半要到公司,今天有个股东会——”成海东边说话,身子便疾箭般地往外射出。“帮我准备衣服!”

  成海东冲进厕所,五分钟内洗澡,盥洗完毕,擦干了身子,光溜溜地往房间里冲。

  杜筱月无言地递过衣服,觉得刚才的笑声好像已经像上辈子那么遥远了。

  “我走了!”成海东在她唇上重重吮了一下,飞也似地往门口走。

  “你还没吃早餐啊。”

  杜筱月紧揪住他的手臂,不自觉地用上了全身的力气。

  成海东因为急着要出门,只是看了她一眼,随后便握住她的手腕,一路飞冲到餐桌前。

  他没坐下,拿起筷子挟起荷包蛋一口吃掉,再端起一碗粥,三两口喝掉。

  “小心烫——”她说。

  “妈啊!”成海东果然大叫出声。

  “烫到了吧、烫到了吧!”杜筱月着急地倒了一杯冷水,递到他手里。

  “这个粥真是太好喝了,再来一碗!”

  杜筱月转身再为他添了一碗后,再回头时,桌上小菜已经一半见了底。

  成海东又喝了一碗粥,桌上食物全在三分钟内风卷残云似地消失无踪,包括那壶咖啡。

  “亲爱的,我出门奋斗去也。”成海东揽着她的腰,快步往前走。

  “你今晚会不会回来吃饭?”她问,声音比平常来得低沉。

  “今晚老周娶媳妇,我得和我老爸一起去喝喜酒。”

  “喔。”杜筱月应了一声,只是想知道自己还没有冷到结冰。

  老周是他的工作团队中的老伙伴,交情不同一般,她没有法子叫他不去。

  事实上,他并不是个爱应酬的男人,每一场应酬都是不得不去才成行的,那她还能说什么呢?

  成海东察觉了她的异常安静,他停下脚步,捧起她的脸庞,认真地看着她。

  “要不要一起去?”他问。

  “你和爸去就好了,你知道我和妈都对那种灌酒场合不大习惯。”杜筱月挤出一个笑容,心头闷闷地痛着。“别太晚回来、别喝太多。”

  “放心,今天有我老爸在,那群家伙不敢表演倒灌干杯法的。”他说。

  “什么是倒灌干杯法?”

  “把酒瓶倒竖,用嘴巴咬住瓶口,整瓶干完之后,才准放下瓶子来。”成海东说。

  杜筱月听得瞠目结舌,有一瞬间完全忘记了她刚才在担心什么。

  成海东大笑出声,拍拍她的头,揽着她的肩膀走出前廊。

  “放心吧,今晚老爸在,不会发生那种事,我保证会少喝一点的。还有,我今天中午会到你娘家附近,中午一定会吃好又吃饱。”成海东牵出摩托车,笑着说道。

  “我知道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