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路可可 > 这样爱你错了吗 >


  “都是海东一手包办的,他自己设计的呢!”杜筱月笑着说道。

  “我还以为他不过是个工头,看来家里还存了不少钱嘛。”钱沛岚不是滋味地瞄了一眼表妹一身的行头。

  仕筱月的婚纱是订制的,光是婚纱照就花了十万元。结婚这一日,不是杜筱月去婚纱店做造型,而是请了一个造型师全程陪伴。请造型师全程陪伴,一天可要两万多元呢!

  她一直以为自己结婚时排场惊人,谁想得到筱月竟闷不吭声地钓了个凯子。

  “我前些时候去算命。”钱沛岚说。

  “喔。”杜筱月应了一声,知道不论她回答与否,表姊都会继续说完她想说的话。

  “算命师说,我是嫁专业金龟婿的命,就算不是嫁医生,也会嫁律师、建筑师,一辈子衣食无缺。”

  “那很好啊。”杜筱月挤出一个微笑,心里却还是紧张的。因为表姊一旦开口,若不批评到别人,句子便没法子收尾哪。

  “是不错啊,我也觉得很准,所以就也顺便帮你算了命,反正我知道你的生辰八字。”钱沛岚撩了下长发,轻描淡写地说道。

  杜筱月握紧拳头,内心窜上一股愤怒。表姊凭什么将她的隐私告诉陌生人,又凭什么把陌生人对她的批评全都据为已有。

  “你不想知道算命老师说你什么吗?”钱沛岚问。

  杜筱月看着表姊的骄傲表情,她突然想起成海东告诉过她的话——如果她学不会和表姊据理力争,那么就得学会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或者学会不理会她。

  “表姊,我不想知道算命老师说我什么。”杜筱月说,脸上硬挤出一抹笑容。

  钱沛岚利眼——眯,冷笑一声。“我也是一番好心,谁知道你倒端起大小姐架子来了。”

  “谢谢表姊的关心。我不需要知道算命的结果,就算我以后遇到困难,我总是会努力度过难关的。”杜筱月低头说道,不想和她起争执。

  “努力也没用,你天生就是福薄命弱,注定一辈子要被人牵着鼻子走,结婚半年就要出乱子的……”钱沛岚双眼发亮,愈说愈大声了起来。

  “我不想听!”杜筱月扬高音调,生平第一次打断了钱沛岚的话。

  钱沛岚一愣,脸色很难看。

  啪啪啪啪……

  络绎不绝的鞭炮声从窗外传来。

  “新郎倌来了,快点准备。”媒婆大呼小叫地进了门,眉飞色舞地说道:“来了六台同款宾士车呢!”

  “打肿脸充胖子。”钱沛岚冷哼了一句。

  杜筱月瑟缩了下身子,佯装没听见表姊吃味的话。

  “这是吉祥日,如果表姊不想说吉祥话,就请到客厅坐坐吧。”媒婆不客气地指挥着。

  钱沛岚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杜筱月坐在床沿,努力地回想着她究竟是哪里冒犯了表姊,否则表姊的牙尖嘴利为何总是要处处针对她?就连她结婚的大喜日子,表姊都下忘要说上一番她“福薄命弱”的话,来破坏她的心情。

  杜筱月努力将嘴角往上扬,不许自己受到任何影响。

  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呢!她这么认真地过自己的生活,海东这么宝贝她,老天爷是长眼睛的,她相信她会得到她该有的幸福的。

  “新郎进门了!”

  在媒婆的大呼小叫声中,难得西装笔挺的成海东走了进来。一身正式装扮的他,多了几分时髦气质,却丝毫未减他粗犷的男人味。

  杜筱月看着他,心里突然不好意思了起来。

  成海东手拿着——束粉色捧花,双眼完全无法离开她纤美的雪白身影。

  “你好美。”他将捧花递到她手里。

  “谢谢。”杜筱月笑了,觉得自己好幸福。

  “新郎替新娘盖白纱——”媒婆在一旁发号施令着。“新郎新娘一同祭祖——”

  杜筱月在成海东的撑扶下走出房间,两人才在神龛前持香祭祖完毕,她便听见了身旁妈妈的啜泣声。

  杜筱月咬着唇,泪水也在眼眶里打转着。

  “海东,我们筱月个性害羞,你要多担待点。”杜太太舍不得女儿,一边流泪一边哭着说道。

  “妈,我一定会的。”成海东诚恳地说道。

  “来来来,新娘跪别父母。”媒婆在一旁说道,“新郎鞠躬即可。”

  成海东扶着杜筱月的手肘,毫不犹豫地便陪着她一同跪了下去。

  杜筱月因为心里不舍,早已哭得泪眼蒙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