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撞见古惑仔 >
十九


  “啊……这么快!”

  语柏还来不及看清楚语茉采访的是什么,新闻马上就结束了。

  “当记者也不轻松啊!”他叹气。

  在镜头前光鲜亮丽的记者,事前要做多少准备工作,抢新闻的时候挤得头破血流,就为了最好的采访位置和独家新闻。

  “早跟你说不要做这么辛苦的工作了,不听!”语柏心疼的道。“看吧,都快九点了还没有下班回家。”他把语茉还没回家视为她还在电台里加班。

  突然,沙发上一件黑色衬衫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拿起衬衫摊开,皱起眉头,对那过大的尺寸起疑。

  “语茉变胖了吗?”尺寸是L,而且是男用衬衫……“男用衬衫?!”

  他顿时惊跳起身。

  “为什么语茉的套房里有男用衬衫?”语柏粗声粗气的吼叫,在小客厅里来回踱步,心里气闷着。

  他那未出嫁的妹妹住处里出现男用衬衫,而且……

  “还不只一件?!”他看到阳台晾着的数件男用衣物。妈的,连内裤都有!“语茉跟男人同居?”

  不管那个男人是谁,他都死定了!

  语柏一肚子气无处可发泄,只有走进厨房开始料理。

  正当他在厨房里忙的时候,门口传来细微的交谈声,还有淡淡的笑声,他却因为正在厨房里炒着妹妹爱吃的宫保鸡丁,而漏听了这重要的声音。

  “我有把钥匙放在盆栽里面好不好,我明明有。”时杰严正声明。

  “那不然钥匙会自己长脚不见吗?这里没有啊。”语茉指着盆栽说。

  “说不定被别人拿走了,我老早就跟你说过,不要把钥匙放在那种地方,很容易被小偷发现,你都不听。看吧,现在钥匙不见了!”他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不用担心。”她早有准备,掏出她前几天才打的钥匙,打开家门。

  门内透出的灯光让她皱起眉来。

  “时杰,你出门的时候没有关灯对不对?很浪费耶。”

  “我出门的时候什么都关了。”他觉得事情不对劲。“我先进去。”

  闪进他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遭小偷了!

  这个小偷胆子太大了,竟然偷东偷到这里来,还敢把灯打开。

  他死定了!时杰忿恨的想着。

  没想到一进门,竟然还闻到菜香。好啊!这个小偷未免也太自动了,还煮菜。有没有搞错啊!家里没大人了吗?

  “我看到了!”时杰看见厨房有人,蹑手蹑脚到阳台拿了一根木棍,缓缓的、慢慢的走到厨房。

  “你是谁?”语柏端着一盘香味四溢的宫保鸡丁走出厨房,看见客厅里拿着一根木棍,而且面露不善的时杰,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歹徒!

  如果只有语茉一个人在家的话……天呐,他根本不敢想那后果!

  “我才要问你是谁,你在这里做什么?”时杰凶恶的问。

  他怎么一副他是这家主人的语气?语柏不禁怀疑,带着打量意味的眼神上下审视他。

  身材高大,长相也还可以,就是那头半长不短的头发让人讨厌,男人留什么长发,难看死了!

  “你住在这里?”语柏语气危险的问。

  “对,我住在这里,你怎么进来我家的?你想干么?”这个男人看起来人模人样的,竟然是个小偷。

  如果语茉一个人回到家里,而他正好在偷东西……该死,那她不就危险了!

  光想到语茉很可能有危险,时杰一口气梗在喉头,怎样也咽不下。

  “你住在这里?!”语柏眼睛危险的眯起。“沙发上那件黑衬衫是你的。”他将宫保鸡丁放在客厅的桌子上,语气轻柔得可怕。

  “对!”时杰一口承认。

  “该死的你!”语柏气得一拳挥过去。

  时杰防备不及,硬生生挨了一拳,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灯,很快的反击,两人一来一往,打得可激烈了。

  被时杰强制留在门外,必须等到他确定屋子安全,没有闲杂人等才准进门的语茉,等了大半天没有听到他叫她进屋子里,反而听到打斗的声音,她担心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怕他和歹徒打了起来,于是不顾他的耳提面命,冲进屋子里。

  “我、我的天呐!”那两个倒在地上缠斗的男人,她都认识。“不要打了,快住手,时杰!”

  “语茉,你快出去,不要进来,去报警。”时杰怕对方会对语茉不利,朝她吼着。

  “报警?!”语柏语气尖锐的道:“你说什么?报警。”

  “对你这个小偷我客气什么。语茉,快点报警。”时杰再吼。

  “你、你们不要打了。”语茉站在原地,为难的不知道要帮谁。“时杰你快住手,还有……哥,你也是,不要打了。”

  “什么?哥!”时杰狐疑的回头看她,一时不察,被狠狠的一拳打昏在地。

  语茉尖叫着,冲过去扶住昏过去的他。

  “时杰,你醒醒,你没事吧?”她紧张的拍他的脸,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

  “死不了的。”语柏啐了口,怨气难消。

  这家伙拳头也挺硬的,他也挨了不少拳,结果呢?他那没良心的妹妹只会顾着这家伙,反倒弃他这个亲哥不顾。

  气死人了!妹妹是他的,胆敢跟他抢的男人都该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