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撞见古惑仔 >


  妻子早逝,他只好身兼母职。在那时候,他常常让老师请到学校,而小杰的班导也常常到家里来家庭访问。

  且每次小杰的成续单上,老师的评语都是没有向学心之类的负面评语。

  但他从来没有责备过儿子,只对他说:“小杰,你想做什么就尽管去做,爸爸能帮的,一定会尽量帮你。”他相信儿子不是老师们口中的顽劣学生。

  直到小杰小学三年级,换了个新的班导师,那老师年轻貌美,而且认真教学,第一次课后把小杰留下来辅导,没有责骂,还温柔的对他说:“老师上课很无聊对不对?所以你一点兴趣都没有,告诉老师,你想学什么?”

  小杰才对那位女老师敞开心门,对上课认真起来,而且在升上小三的第一次段考,跌破前任班导的眼镜,成为全学年第一名的学生。

  他只是没兴趣而已,一旦他有兴趣,就是全力以赴。

  小杰的成绩突飞猛进,他高兴之余,不禁想达谢儿子的班导师,所以约了年轻的班导师到家里吃饭,没想到在第一眼就爱上那温柔的女老师。

  小芬,就是他们的小女儿。

  “黑社会?我没有看错吧!爸。”

  “没错,你哥哥说想看看黑社会文化,就跑去跟人家混帮派。”时敬感到又好气又好笑。“那是半年前的事。”

  “那哥现在人在哪里?”时芬担心的问。

  长自己十岁的哥哥,一直是她崇拜的对象,小时候她就像个小跟屁虫,跟在他后头团团转,对像头脱缰野马般的哥哥,她是既敬又怕的。

  不过对她这个唯一的妹妹,他是十分疼爱的,虽然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却不见时杰对她凶过,且他对继母更是孝顺。

  “你也看到他Mail上写的,帮派老大有意让他接任,那小子逃都来不及了,所以短时间内他会先避一避风头。”

  “爸。”时芬小小声的低问:“哥会不会被黑道追杀啊?”

  “那个兔崽子,当然会!”时敬大笑。“爱玩嘛,不过你放心,你哥的能耐才不只那一点,他会逃得远远的。”

  “那也是,我白担心了。”她松口气的说。“连爸都找不到的人,那些帮派份子想找到哥,恐怕很难。”

  “可不是吗?唉!”他叹了口气。“小杰精得很,一定知道我在等他回来接掌SETV。”

  “哥说他还年轻,想多玩几年。”时芬掩嘴偷笑。

  “都三十二岁了还年轻个鬼?!”时敬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她很喜欢看哥哥和爸爸斗智,一个逃、一个追,哥从小就聪明,只是对很多事情都不感兴趣,只要是他感兴趣的东西,都会亲自去尝试、体验。最让人嫉妒的,是他随便玩都玩得很好。

  时杰高中时迷上Band,组了一个乐团,无师自通,自己摸索出贝斯的玩法,而且技巧华丽。那时候他常常往PUB跑,身任贝斯手兼主唱,迷得一群小女生和大姊姊为他疯狂,甚至还有唱片公司找他出唱片。

  不过半年后他就腻了,把为了乐团染成银色的头发染黑,回去当他的乖学生,不再是教官眼中的头号问题份子。

  但过没多久,他生性那股不安定的因子又开始蠢动——

  他觉得足球挺好玩的,踢得好的话还会被全世界的女生喜欢,就像球王比利一样,可以踢球又可以当万人迷,还可以赚钱,一举数得呢!

  以十七岁的高龄才开始接触足球,说真的还有点晚,但时杰是天才,甫入社三个月,就已经是先发球员,在全国大赛里表现出色,还成为当年的MVP球员,前途不可限量。而他比赛的录影带辗转被送到国外,欧联许多教练对他惊为天人,跨洋过海来到台湾,纷纷提出优渥的奖学金和签约金,要签下他。

  但是时杰又、腻、了。

  因为得来得太容易,所以他不觉得可惜。

  还好他在进大学的时候不小心把科系填错,成了某大学新闻系的学生。

  新闻的世界太大、太奥妙,让他无法看透,这燃起了他的斗志,发誓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传播媒体人。

  当时正好适逢国内开放有线电视台,百废待兴的时刻,时敬看准了电视台的商机,创立了SETV。

  SETV,是他们父子一同创立的,当年为了开设电视台,时芬记得,爸爸和哥哥常常在书房里挑灯夜战,争执再争执。

  今天SETV会有如此的规模,一半是时杰的功劳。

  时杰是出色的媒体人,采访、主持样样精通,他对时事的敏感度无人可敌,还在就读大学时,他就常常在SETV里跑,毕业后更是以SETV为家……但在两年前,他突然一声不响的离开了SETV,离开了家。

  只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我到外头走走,别找我。

  不是他以前常常挂在嘴边的我腻了,而是他想到外头去走走,这表示,他还会再回来,不会丢下一句腻了就撒手不玩。

  可这一走就是两年,除了断断续续的Mail联络和电话联络之外,他们有两年没见到时杰了。

  “不知道哥哥变得怎么样了?”时芬叹息。“他到外头散步也够久了吧!”

  “小芬,你放心。”时敬笑着拍拍女儿的手。“你哥很快就会回来。”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那小子喜欢挑战,SETV有很多挑战等着他,不过现在他还不想回来,我想,他是有事耽搁了。”

  “爸,你怎么知道?”她好奇的问。

  因为这和他们约好的时间不一样。时敬没告诉妻女的是,儿子的出走,是他允许的。

  长达八年的工作,每天每夜的心力交瘁,小杰累了、倦了,但他仍不想放弃,只是感到有股无形的障碍挡在他的面前,让他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