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愿娶憨妻 >
四十三


  微笑勾着两个儿子肩膀,游宏明对躺在里头的那个家伙轻声说:“喂,小子,发生了一件好事,你梦寐以求的,要是你没醒过来,就太可惜了 ─”

  生命迹象原本微弱的游仕均彷佛听见了父亲的话,垂在两旁的手,若有似无的动了-下 … …

  一周了。媒体的报导热潮很快被别的新闻取代,国际玩其大展结束, Gini 玩具公司业绩因为创意总监中毒病危的关系大幅成长,这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但他的支持者送来的慰问花束和祈福卡片每天不断的送进医院,转交到管曼妃手中,平时会有的食物全部都没了,众人很有默契的改以别的方式表达祈福之意。

  在独立的加护病房外,管曼妃每天站在外头用通话器念那些信给他听,当然,少不了加些自己评语。

  “游仕均,你要是再不醒来,你对得起你的Fans 吗?可恶,还有女的!”醋劲大发。“你对得起我吗?本小姐在这里陪你很多天,都没化妆耶!”

  要是平时,他绝对会大笑而且反过来嘲笑她,但现在响应她的,只有令人不安的沉默。

  这一周以来,他的病况大有进展,肾、肝的功能渐渐恢复,但意识仍未清醒,短短几天,他整个人已瘦了一圈。

  今天早上,他对外界的刺激有反应了,但就是不睁眼,让她一颗心吊得老高,担心又期待。

  “你想让我期待落空吗?”一次又一次的内心喊话他都没回应,她就像个疯子似的在跟空气说话,但不说她真的会发疯。“我讨厌你这样 … … 你不怕我爬墙就继续睡吧!”开始威胁。“这几天不少帅哥医生递名片给我哦 ─”连这种烂招都出马,可见她真是没辙了。

  游仕均还是没有反应,但是奇怪的,他身旁的机器开始哔哔作响,隔间的护理人员立刻冲出来紧急呼叫医生,还当着她的面拉上帘子,阻隔了她的视线。

  “发生了什么事?快告诉我!你们在做什么?”管曼妃慌了、紧张了,脑子一片空白,闪过脑际的全部都是负面想法。

  “怎么会这样?今天早上不是才有好消息吗?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断的问为什么,但却没有人可以给她答案,她慌到忘了找游家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像是有一世纪般那么漫长的时问,遮蔽视线的帘子总算被医护人员拉开,只见游仕均身上的呼吸器和心电仪全部都被拿掉,他闭着眼躺在床上的样子像没有生气 … … 管曼妃心猛然一沉,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游太太?”一个男性医护人员走了出来,看着被吓呆的她,拉下口罩,给她一个笑容。

  那个笑容,拯救了她。

  “游先生已经醒了,但仍虚弱,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再过八小时,若没有异状,就可以转入一般病房了,您还好吗?要不要进来看看他?”

  “可、可以吗?”日前因为他情况危急,因此谢绝探视,只能透过玻璃看着他。

  “请跟我进来。”医护人员要她洗手消毒后,穿上无菌衣才让她进人加护病房。

  管曼妃走向病床,怕是幻影,小心翼翼的伸手轻触床上那男人瘦了一圈的脸。

  有温度,不是冷冰冰的,她为指尖下的温暖感动得几乎落泪。

  游仕均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憔悴得完全没形象可言的妻子。

  她眼睛怎么像核桃一样呢?又怎么会在这里?啊 ─ 不是说了不要告诉她吗?是谁告的密?

  “仕均……她很难得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喊他的名字,让他觉得人,天真是走了好狗运。

  虚弱的轻扯嘴角,他笑得很勉弦,令人不忍。“老婆…… 你来陪我玩吗?”声音痞痖难听,声带受损得很严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