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愿娶憨妻 >
四十二


  她没有哭,独自一人向公司请了长假,在小姑的陪同下,前往纽约。

  媒值大阵仗的在机场等候,询问她感想,问她对丈夫命危的看法 ─

  “我来带我丈夫回家。”她戴着墨镜辽住双眼,冷静而且自信的操着流利的英语对媒体说:“他不会死!”

  但她的信誓旦旦到了医院后,全数瓦解。

  站在加护病房外,透过透明玻璃看见仍昏迷的男人,她傻了、愣了。那个智障躺在那里干什么?起来啊!装什么睡?还不快点起来?他们还没吵完架啊!

  负责的医师正与面容憔悴的游仕德讨论大哥的状况,在旁边边的游仕晋和游仕萱都红了眼眶,表示情况不乐观。

  “肝指数和取肾指数没有降低,最糟的状况是肾脏和肝失去作用,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你是说,他会死?”医生的话瓦解了管曼妃假装的坚强,她不能克制自己的拉住医生,求他。“他会不会死?你骗人的对不对?你救救他…… 把我的肾给他,让他醒来…… 求求你… … 医生求求你……”她崩溃失控的痛哭。“我不想失去他 … …”

  她太晚承认了,直到性命交关时,才惊觉自己先前的抵抗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

  为什么要否认?她的心早在他一日日的呵护之下,被他握在手里。

  “失去他 … … 我活着还要做什么 … …”她的懊悔,该怎么补偿?

  她认什么会认认承认爱他就输了呢?她到底在想什么?失去他,她的人生才是真的一败涂地,输得彻底!

  “我要他好起来 … … 我要他好好的,我不在乎他又惹我生气……”他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一如她车祸撞烂了他的爱车,他不计较,接收她开过的旧车,买了新的给她─只要她没事,他什么都不在乎一样。

  “他是世上唯一在乎我快不快乐的人 … … 我甚至来不及告诉他我爱他 … … 求求你,救救他…… 我不要他死……”她哭得声嘶力竭,紧握着医生的手,明知道他也无能为力,但此刻眼前这位医生就是她眼中的神。

  “大嫂,你不要这样!”同样难过的游仕萱哽咽的抱住她。“大哥不想让你知道,就是怕你这样 … …”

  “那他为什么不醒来?”颓丧的跌坐在地上,管曼妃捂着脸痛哭。“他为什么不醒来?又在开我玩笑对不对?对不对?告诉我这是假的、假的!”

  一向顾形象的她,头一回在公众场哭得声嘶力竭,素净的脸庞憔悴,很有古典味的凤眼肿得像核桃,她都不管,还赖在地上哭,任谁也劝不走,执意要在病房外等到丈夫醒来为止。

  “曼妃,都这时候了,你啊,还这么爱逞强。”老迈的声音突地自走廊另一端响起,一个年纪五十多岁的老绅士带着莫可奈何的笑朝她走来。

  她一度以为看见三十年后的游仕均,眨了眨眼,抹掉眼泪细看,才发现不是,她看错了,那是长年待在大陆的游宏明,游家的大家长。

  “爸……”她轻轻喊了一声。

  游宏明走近,摸摸她的头,就像对待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而不是二十五岁的管曼妃。

  覆在她头上的温柔大掌,更让她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落下,她觉得羞愧。

  没有人怪她,都这时候了,游家人还是没有给她一句怨怼的话,怪她没给游仕均太多快乐,甚至温柔的安慰,明明大家一样担心害怕,一样的难过,只有她 … … 大家给她最多的安慰。

  原来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把她当外人,是她自己,把自己当成了外人。

  “才刚下飞机就这么激动,身体怎么受得了?仕均需要你。”游宏明的样子和说话的口气,都与大儿子相似。“我的儿子我很清楚,他不会没交代就抛下心爱的事物,你要有信心,他一定会醒来。”

  长辈的话,让管曼妃紊乱的心平静下来。

  她点头的动作很轻很轻,几乎看不见。“我知道了……”她没有再任性的赖着不走,而是在小姑的扶持下离开。

  不管多久,她都要留在这里,亲眼见他好起来才行。

  见媳妇走了,游宏明这才露出疲态,两个儿子一左一右的站在他两旁,两人脸上都带着坚定不移的信念 ─ 他们相信大哥不会有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