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愿娶憨妻 >
三十四


  可下一秒,他温热的唇覆上她的,粗鲁的吮吻她的唇,像是要掏光她肺腔中的空气。

  她快昏了 … … 在她以为自己会因为接吻窒息而死时,他才总算放开她。

  管曼妃大口呼吸,胸脯激烈的上下起伏,红透的脸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自己忘情的闭上眼,还有双手揽着他的颈子而感到羞窘。

  “我在乎。”游仕均有些动怒,她的口是心非这一次很不可爱!“管曼妃,记住我是你的男人!”

  他男子气概的宣言让她一阵脚软,这不是平时在家只会装可爱撒娇的幼稚男,不能否认,这样的游仕均真是超帅!噢天啊,她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看着我!”扳过她的脸,逼她直视他双眼。“在爱情里我只会看着一个人,守着我爱的人,我就是这样的男人,你再给我听清楚,过去就是过去,我可以只看一个女人,结束后也可以很快振作,管曼妃,你笨也要有点限度,我都说得这么白了,你若还是没看清楚我现在眼中的人是谁,你就没救了!”

  冲上去把林馥嘉推开,叫她不要碰她的男人,这是她的权利,但她却不做,被人挑衅后转身就走,那他算什么?

  还有什么叫不在乎?见鬼的她最好不在乎!

  “你可以继续鬼遮眼,拒绝承认你的心,但不可以假装没看见我游仕均!”

  当初那为了一个被欺负的小女孩挺身而出的管曼妃到哪里去了?她的魄力呢?为什么不伸手讨她要的男人?

  这女人,真是别扭得令人生气!

  拉过她的手,为她拦出租车,接着他把她推进车子里。

  “看来你很想回家,我就不勉强你,再见。”用力关上车门,吩咐司机开车,他头也不回的就转身回弟弟的店里。

  丢她一个人 … … 管曼妃没有受过这样的对待,她气死了!

  “我哪里鬼遮眼?”被这样说,她哪里会好过?都要吐血了!

  她全身散发一股生人回避的气息,连出租车司机都不敢多说两句,赶紧将她送回住处后就开溜。

  一回到家,管曼妃才发现自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待在这问房子里,她突然 … … 觉得后悔。

  不管何时,都会有人在这里,聊天、看电视、打电动,吵吵闹闹的,她常常觉得烦、麻烦,但明明她就羡慕游家人的手足之情。

  “有什么好希罕的?”尽管如此,她仍是倔强的不承认自己做错,她没有错,她不想受伤害这样就没错了。

  说她鬼遮眼的游仕均,他死定了,她绝不原谅!

  进房间把他的枕头、棉被搬出来去在沙发上,她决心处罚他今天的没礼貌,在她气完之前,他只能睡客厅!

  结婚三年才第一次吵架。说出去会不会有人相信?

  一直以来,往往是她片面的跟他吵,他绝会让她,纵容她的任性,但这次低气压持续了很久,彷佛为了惩罚她似的,他从此不回家,轮流住在两个弟弟的房子。

  “随便你!”管曼妃知道后对着空无一人的房子大叫。“反正我一个人乐得轻松!”

  没错,她是老羞成怒,拉不下脸来道歉。以往她生气,他就会涎着脸讨饶,她以为这回又会像以前他惹她生气一样,没多久就回来撒娇,之后就没事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