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愿娶憨妻 >
十九


  不会有别的了!管曼妃如此告诉自己。就是这样,她对他除了感激,就只有感激而已。

  她拒绝游仕晋的搀扶,径自站起身,突然想到她原本穿出门的高跟鞋丢在被撞烂的车子里,她是赤脚下车的,可现在她脚下穿着舒适的鞋。

  她有些怔愣,但很快的把心中那抹不确定给赶出去。没有,什么事都没发生。

  拐出转角时,她蓦然停下脚步,伸手挡下跟在后面的游仕晋,推着他躲回墙边,她探头偷觑。

  “大嫂?”

  “嘘……”她回头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再度小心的探头出去,看见游仕均靠在墙上,双目紧闭,眉头深锁,疲惫的以一掌支着额,大手遮去他半张脸。

  他没发出一点声音,沉默的靠着墙。

  他在这里装自闭做什么?偷窥的两人疑惑不解。

  游仕晋正想要像平常一样,冲出去吓哥哥搞笑一番,但突然滑下他脸庞的泪水,让两人心一沉,大受震撼。

  他也会哭…… 那个强悍的游家长子,精明强势的男人,竟然会……躲在这里一个人偷偷流泪?

  觉得自己偷窥了大哥不为人知的秘密,游仕晋轻拍管曼妃的肩膀,脚底抹油,先溜了,留下内心复杂的她。

  她心跳得好快。他落泪,是为了她吗?

  他的颤抖,是因为害怕吗?

  他怕失去她?

  她不知道,不确定,也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

  如游魂般走出医院大门,走向游仕晋开来的休旅车,她上车坐在后座,透过后视镜与他对看一眼,两人眼中都有复杂的神情,没有人多说一句话,静待游仕均回来。

  五分钟后,带着阳光笑容的游仕均,捧着刚微波过的温鲜奶和一堆小点心回到车上,殷勤的为她插上吸管。

  “老婆,快点趁热喝,不要拒绝我。”他的脸上哪有刚才恸哭的神情?连眼睛都清澈得看不出哭过的痕迹。

  管曼妃默默的接过他递来的温牛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向来银他唱反调的她,突然间于心不忍,不想再像过去三年一样拒绝他的好意。

  他对她的好,对她的发贴、温柔,为什么她不能大方接受?

  “累了吧?”她难得的合作,让游仕均心中大喜,“今天好好睡一觉,不要担心,有事我会帮你处理的。”

  奇怪 … … 为何平时觉得他没正经又不值得信任,但这时,却又觉得他的话令她很安心呢?

  她突然很讨厌这样反复不定的自己,连自己都不懂,她到底想要怎么样?

  刚发生九死一生的严重车祸,照理说应该睡不安稳,但管曼妃睡得好极了,难睡的反而是她的枕边人,一夜无好眠,半夜不时惊醒,确定躺在身边的妻子仍有心跳才继续睡。

  所以这个星期天,早起的人只有管曼妃一人。

  随意为自己弄了点吃的,她咬着三明治走向书房,拿出她放在书房内的存折。她每个月的薪资都全数存进户头里,未曾动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