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愿娶憨妻 >
十四


  他明明告诉过瑞哲,有事不要找曼妃,直接找他,这小鬼八成又捅了楼子要曼妃为他想办法。

  “你干么接我电话?”管曼妃走进房间抢走电话,责备的瞪着游仕均。“瑞哲,你找我……今天?好啊,不过我现在有事,晚一点好了,我看看——晚上六点,在远企的咖啡厅……你姊夫?应该不会去吧,他没那么早下班,嗯,到时候再说。”

  那小子怕他去是吧?游仕均掀唇冷笑。

  “老婆,既然你跟瑞哲那小鬼约了吃饭,我就去公司加班喽。你的车送保养厂了,开我的吧,我向仕德借车。”他贴心的把爱车留给她使用。

  “谢谢。”管曼妃别扭的说声谢谢,还是没习惯他对待自己的大方。

  因为她这声可爱的“谢谢”,他忍不住摸摸她的头,叹息着想,有必要这么生疏吗?他们是夫妻啊。

  “我洗个澡就出门,你开车小心点,嗯?”

  她轻轻一点头,感觉他将自己拉进他怀中,一记轻吻印在她额际,而后他旋身抛下她,进入浴室梳洗。

  一瞬间觉得有些冷,她差一点就要伸手抓住他的衣摆,她不免气起这样的自己,气自己为什么要贪恋他的温柔?

  与他同款不同色的手机、同一型号的车、同色系的衣物……全部全部,都是他买给她的,就连衣服的搭配都是成双成对。

  她不确定他对待她的好,是因为怜惜抑或是同情,但她希望他这么对自己,是因为他想这么做,而不是因为义务。

  她其实是个贪心的女人,想要霸占他的全部,但母亲的声音不时在耳边响起,令她痛苦不堪。

  “女人,不能太贪心。”母亲在她婚前对她耳提面命,“谁也没想到你会嫁进游家,你该知足了。像仕均这样的男人,总会逢场作戏,你啊,可别太小气,知道不知道?”

  是为了游家的金援吧……否则,一向嫉妒心重的母亲,怎么可能会对她说这些呢?

  为什么……她的母亲会对她这么残忍?要她容忍那种事?

  三年来,她不断的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对他动心,绝对不可以,她一生都在期待别人对她的怜惜疼爱,期望有多高,失落便有多大。

  “我出门了,休息一会儿再出门,嗯?”穿着轻便劲装的游仕均,出门前忍不住拦下在做家事的妻子,企图讨吻,但她板起的小脸制止了他的动作,他为自己辩白,“我有刷牙。”

  管曼妃把他的脸推开,拉着他的手走到玄关,吩咐,“等着。”接着转身进厨房,从冰箱中取出一个微波保鲜盒,走出来递给他,“到公司微波三分钟就可以吃了。”

  他们夫妻俩本都是外食族,但她受不了外头食物的味道,后来便自己下厨,也就“顺便”帮他弄一份,久而久之更习惯了一起用晚餐……

  游仕均微愣,接着愉快的笑了。“老婆,你对我真好——”

  她脸红,嘴硬的否认,“谁要对你好?我只是怕你饿到胃痛,半夜吵醒我,我又不能睡了!”

  她这人就是口是心非,没有戳破她的借口,他伸手接过“爱妻便当”,顺势拉过她的手,低头吻她。

  “老婆,我出门了,晚点见。”他潇洒的挥挥手,出门去。

  管曼妃愣在当场。

  她这么丑,穿着打扫时穿的运动服和围裙,手上戴塑料手套,正趴在地上用抹布擦地板,简单来说就是个黄脸婆,而他竟然……吻得下去

  “我真服了他!”压抑在心中的甜蜜,化了开来……

  做完家事后稍事休息,管曼妃便为了晚上与弟弟的晚餐约会而准备打扮,开着游仕均的车子赴约。

  “姊,你来啦,要吃什么?”管瑞哲很年轻,才二十三岁,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比姊姊漂亮多了,但气质稍微嫩了点。

  她对弟弟温和一笑。“随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