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愿娶憨妻 >


  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冀望,但她仍不知不觉的渴望得到更多……

  “哦呵呵呵呵呵—”

  外头传来刺耳如火鸡叫般的笑声,扰醒了陷进阴霾的管曼妃。

  她在自怨自艾什么?

  她被父母糟蹋就算了,法律又没有规定父母一定要爱自己的小孩,反正她也习惯了父母的偏心,无所谓。

  但她不认识的“外人”,没有资格嘲笑她!

  她故意用力按下马桶的冲水阀,然后砰的一声打开门,巨大的声音让一干恶意嘲笑的名模们变脸。

  她们面面相觑,虽是明知道管曼妃进洗手间她们才跟进来嘲弄她的,但没有人想到她有种走出来,还敢瞪她们。

  “借过。”管曼妃挤开那些吓傻的名模,扭开水龙头洗手,拨拨头发,一脸心情很好的模样,照镜子时还有意无意的展示手上的闪亮婚戒。

  既然她们来挑衅,那她就气死这些排骨精!哼!

  那两克拉的钻石戒指,确实是闪瞎了其它人的眼睛,而且散发着一股“有种当我面前讲”的恐怖气势。

  特地来欺负她的名模们纷纷窜逃,只剩下游仕均的前女友以及现任妻子两个人,她们对峙着,没有人先开口说话,好像谁先开口就输了似的。

  面对镜子的管曼妃连正眼都没看林馥嘉一眼,表示没把她放在眼底。

  涂完唇膏后,她拎着包包走出洗手间,留下目瞪口呆,不敢相信交手输了的林馥嘉。

  “怎么了?”游仕均坐在位子上问凯旋归来的妻子。他的位子可以清楚的看见数名女模花容失色的跑出女厕,八成是他强悍的妻子给她们钉子碰了。哎呀,他老婆怎么这么可爱呢?

  气呼呼的回到座位,看见罪魁祸首朝她笑得这么智障,管曼妃真的很火大。

  “都是你!”桃花这么泛滥得要死!她狠狠的在桌子底下踹他,结果那家伙笑得更开心了。

  “我又惹你生气了?还是谁欺负你?老婆,告诉我,我去帮你报仇。”

  “你免了,少给我惹麻烦!”她忍不住再踹两脚泄愤。可恶!她没事嫁个桃花泛滥的男人干么?气死她了!而且她干么生气?那是他的事,她有什么好气的?

  她在吃醋?

  不,她绝对不承认有这一回事!踹他,可恶!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闹了起来,游仕均任凭她拧他的手臂、在桌子底下踹他,笑得像个小男孩,但他突然面色一变,翻掌握住她的小手,男孩般的笑容转变为男人的防备。

  管曼妃转头,就看见眼神带着挑衅意味的林馥嘉,款款朝他们走来。

  “嘿,均,好久不见。”亲密的喊法,证明她确实是来挑衅的。

  “嗯?”神情肃穆的游仕均,帅气一百分,魅力破表,仅扫了昔日情人一眼,立刻将视线锁定在眼前的妻子。“真巧,竟然会遇见你,抱歉,我没注意到你也在这儿。”意味着他的眼中只有妻子一人,其它女人入不了他的眼。

  林馥嘉原本是想来欺负一下管曼妃,却被游仕均暗地里教训了一顿,怎么不暗气在心里。

  曾跟他交往过的她,怎会不知道他是怎样的男人,他眼中只有所爱的人,当他不爱了,就会将过去抛弃得一乾二净,绝不回头。

  他就是一个这么绝情的男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