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愿娶憨妻 >


  她们吱吱喳喳的在洗手台前讲起话来,而且谈论的人—是她。

  “游仕均怎么会娶她啊?”其中一名模特儿发出尖锐的音调。

  “对啊!馥嘉,他是不是跟你分手后打击太大,才会突然跟管曼妃闪电结婚?他是在报复你对不对?当时你们分手好像没有多久,是一个月,还是两个月?”

  “两个月啦!跟馥嘉分手两个月,他就娶了那个姓管的女人—”口气是毫不掩饰的嘲弄与轻蔑。

  “为什么是她啊?你们有没有听说什么内幕?”

  “有啊有啊,之前有个小开请我吃饭,他说啊,因为管家的事业出了纰漏,所以才把女儿嫁了换金援,大家都知道,游仕均他—”

  “很有钱!”她们异口同声的说,末了还搭配心醉的叹息。

  “所以她是为钱才嫁的喽?不过凭游仕均的条件和财力,要买怎么不买个好一点的?”

  “还花了不少钱呢!管家是无底洞,出了个败家子。”跟小开约会的模特儿讥讽地道,直接撞击管曼妃心中最脆弱的部份。

  “三年了耶,他们什么时候会离婚啊?”

  “我也想知道!”

  厕所隔间内,管曼妃双手握拳。那些她不认识的人,唱衰她的婚姻,谈论她的八卦,直捣她心中的阴影,将之拖出来摊在太阳底下。

  三年前那场恶梦,到现在仍让她心有余悸。

  小她两岁的弟弟投资失败,资金周转不灵,公司岌岌可危,溺爱独子的父母竟异想天开的为她安排相亲,她的照片被寄到各个“青年才俊”手中,那些人唯一的共通点是—

  “他们都很有钱!这么好的老公哪里找?”母亲急切的拿着相亲对象的照片摊在她眼前,要她从中挑一个。

  他们不管那些人是不是与她年纪相当,有没有感情基础,也不在乎她才刚大学毕业,对未来有憧憬,只要对方有钱,能够帮助管家,就算是当别人的小老婆,父母也会逼着她答应……

  她觉得自己像被拍卖的女奴,价高者得,她每天都有饭局,每天都见不同的人,看着父母与那些人谈聘金要多少,而她得忍受那些人的毛手毛脚,不得声张—明明母亲都看在眼底,见她要发作却立即拧她大腿,要她忍耐那些无礼!

  后来,她已经对人生绝望了,一切任由父母安排,反正从小到大,父母眼中就只有弟弟,她是可以被牺牲的。

  直到在这间餐厅与游仕均见了面,她的人生才有了一线光明。

  他的条件太好了,连她自己都觉得像游仕均这样的男人不可能娶自己,那只是父母一相情愿的撮合,但是他却说—

  “既然要嫁,就嫁给我吧。”这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我比较好。”

  何止是好而已像他这样正派的人,怎么会想接手她家的烂摊子?

  “为什么?”她错愕的问他。他为什么会想娶她?是开玩笑的吧!

  游仕均笑道:“因为你很可爱啊。”

  就这样……一个很牵强的理由,因为她很可爱,所以他娶她。

  他伸出援手将她从绝境中拉出来,也满足了她父母贪婪的要求,而她只能付出青春为代价,再多的她也给不起,她不会在乎游仕均在外养几个情妇,打算就和他当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

  如今三年过去了,她仍旧不懂他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娶她?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可爱,这绝对不是他娶她的原因,除此之外,她那个弟弟不时的闯祸,谁会想要娶她这样麻烦的女人?

  游仕均待她越好,她就越深陷其中,原本坚持的“相敬如宾”日渐薄弱,在抗拒他的魅力的同时,痛苦与自卑也在凌迟着她的心,她很清楚,他们的婚姻并没有深厚的感情基础。

  为什么是她?为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