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人妻有闺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我们绕一下,怕狗仔跟拍,你们休息一下吧。”

  也许是察觉到他们有话要聊,他们一个人坐在副驾驶座上,另一个则坐在驾驶座后方的位子跟前排的人说话,让司空湖和狄晓岚占据车子最后方那一排座位。

  “不习惯这种场合也无所谓,你不喜欢接触人群我不勉强你,但经过今天你会被烦一阵子,过了就好,你还是能做你想做的事,正常上下班当个上班族,不必因为我们俩结婚的事情改变你的生活步调……”上了车,司空湖低声地在她耳边说,声音语调都很温柔。

  车子一直在市区绕着,午夜了,台北街头的车辆也越来越少,而车子还没有驶向回家的方向。

  狄晓岚听着司空湖说话,声音梗在喉头,她说不出话,低头看见的是司空湖在没人看见的地方也紧握她的手。

  从他的举动她看出他对自己的在意,也才意识到她被宋丹莹骗了,让自卑以及恐惧在心中萌芽茁壮,忘了他曾对她说的话……

  “对不起。”她不敢再看他,觉得看了自己会被负疚感压垮。

  “对不起什么?”原本还温柔说话的司空湖听见那三个字,声音冷了冷。

  “你生气了。”狄晓岚听见他语气中的冷,更是不敢抬头。

  “嗯,我很生气。”司空湖见她愿意提也就顺着话往下说,承认自己十分火大。“气你自卑,气你受了委屈不跟我说,更气你不安不来质问我,气你总是忍耐,忍到忍无可忍直接放手,气你不相信我说过的话。”

  他一连说了自己生气的点,说得她心虚,被他握住的手松了松。

  才有那么点动作马上又被他紧紧握住,会痛的那种力道,让她痛得低喊出来。

  “我更气我自己,居然让你不安到动了‘那个’念头。”离婚两个字,是死都不会从他嘴里说出口的。

  她痛到皱眉的模样令他有点心疼,但想到她居然动了离婚的念头,要不是他捂住她的嘴早就出口了,想到这,他又觉得她这点痛哪及得上他心痛的万分之一,于是又用力握紧她的手,不让她放开。

  “不安到我前一段感情对象找上门,也不会大吃飞醋找我麻烦,我经营这段婚姻很失败啊!你一点都不在乎。”

  “我没有!”被指控不在乎,狄晓岚大力否认,可司空湖哪理会她。“我很在乎你!”

  司空湖眼神闪了闪,压下眼底的欣喜,用着侵略'恶毒又有点疯狂的眼神凝睇着她那张苍白的小脸宣告。

  “就算你不在乎我也不会放你走,我要我想看见你的时候,你就在我视线所及之处,你没说出来的那两个字休想再提,你要提可以,别跟我说,去跟我妈讲,你能说服我妈,我们再来谈。”撂狠话的同时还给自己留后路,是“再来谈”,表示这件事情没有悬念的他反对到底。

  她听不听得懂,那不是问题。

  听着司空湖低声说着狠话,狄晓岚意识到一个让她惊讶的事实,这个男人……

  “你爱我。”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有些试探地开口。

  司空湖的碎念以及那些强势的话语全部都停下了,他眼神锐利地瞪着她,唇抿紧,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你心里的人,是我。”没有别人,只有她,她不会等着一个心里没有她的丈夫。

  “够了。”司空湖皱眉,用凶恶的态度掩饰内心的起伏。

  他不习惯这种感情赤裸裸摊开的感觉,就算这人是自己的妻子,还是觉得自己的弱点被掌握在她上。

  可在司空湖这么想的时候,他的“弱点”哭着扑进他的怀里,眼泪湿透了他胸前的衬衫。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惹你生气。”说得十分委屈。

  司空湖一颗高吊的心放了下来——她开心的时候会扑进他怀里热情给他拥抱的习性他真的很喜欢,她已经很久没有主动抱他了。

  可像现在这样委屈了也扑进他怀里哭,他松了口气。

  这是好现象吧,她不再委屈自己了。

  叹了口气,双臂将她拥紧,然后像个老妈子般在她耳边碎念着。

  “宋丹莹去找你了,为什么不跟我说?任凭自己胡思乱想的,不来跟我求证……我是跟她交往过,也曾经求她留下来,但她还是离开我嫁入豪门,我曾经恨她踩碎我的自尊,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结婚了就不可能跟别的女人有牵扯……”

  同时,也说明为何放任宋丹莹放出假消息。

  “一方面,是我跟你冷战,我在等你跟我说话——这是我的错,我错估你的倔强和擅长等待也能忍,我以为你会炸毛的来质问我,结果……”结果是炸毛的要提离婚,想到这他抿了抿嘴,不想继续这个糟心的话题。

  “我也算了解宋丹莹,她是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她想要复合,可我告诉她我结婚了,她是那种自己得不到也要让别人得不到的女人,自信、聪明、一生一帆风顺,她了解人性,了解我也了解你,知道我在跟你吵架的情况下会暂缓宣告婚事,但她没有料到媒体不是她能操弄的。

  “我不需要急着向媒体解释什么,只等她玩火自焚,她现在绝对是焦头烂额,大小事会被挖出来,我在想恐怕她跟我分手的原因也会被记者得知,我是被抛弃的人,我只要大大方方的出现表示不在意过去,对我的事业一点影响都没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