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人妻有闺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现在想起那些过去的点点滴滴,那些跟司空湖相处时的甜蜜,原本支撑她度过漫长等待的亲密,在这时候像毒药一样让她痛彻心扉。

  他是她的太阳……居然现在才明白,她有多么多么爱这个男人。

  她不贪心,不贪求他的爱情,父母失败的婚姻让她对男人的感情不带有希望,所以她可以相亲结婚,可以忍耐寂寞,可以接受他不爱她,可以接受这桩婚姻只是责任,但却不能忍受……他心里有别人。

  她不要像妈妈一样,守着一段藏着别人的婚姻。

  狄晓岚唱着歌,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她没有注意到频道里的安静,直到她唱完最后一个音。

  她还是很难过,以前唱歌能够让她忘掉不愉快的情绪,但唱完了这首歌却让她更难过。

  “抱歉,我情绪……先下线了,谢谢大家。”没等到青豆上MIC做个收尾,就像以前她唱歌那样,狄晓岚火速的关掉了系统然后退出。

  她不知道她离开了之后,底下有多少的留言。

  岚落唱哭我了!女神怎么了?谁让你伤心?

  女神不哭,不要难过!我们爱你!

  女神……

  天哪,我第一次听一首歌听到眼泪停不住,女神怎么了?是不是很难过?

  好符合我的心情,有谁有录音吗?我刚才忘记录音了!求录音档——

  “这下可好了……”青豆看着不断跳出来的讯息,眉头拧着。“发生了什么事啊?心情这么差……上次好像有留她的电话,一首歌唱哭这么多人,岚落该有多伤心啊?”青豆匆匆结束了节目,去找人。

  狄晓岚不知道自己吓坏了多少人,她不敢回到跟司空湖同睡的卧房,又回到了客厅,她坐在沙发上,再也无法忍耐的抱着自己的双膝痛哭出声。

  “在这里,我还要感谢另一个默默支持我的人……”司空湖在得到了野心勃勃冀望多年的大奖,感谢完长年以来支持他的许多人之后,眼神下意识地在场中搜寻,期待会看见一张清秀的脸,那会因为兴奋而酡红,双眼崇拜又骄傲地凝望着他。

  在他获得荣耀的时刻,除了母亲之外,他最希望能站在他身边的人就是狄晓岚。

  他居然想着晓岚可能会跟那次粉丝见面会一样躲在台下偷偷看他——为什么要偷偷的呢?

  “一个从来不曾抱怨、不曾怪罪我的忽略,一直等着我的人。”司空湖神情一变,表情有点温柔也有点伤感。

  因为没人知道她是他的妻子,她不在他能看见的地方跟他一同分享他的荣耀时刻,也是因为她一直默默的在等待。

  她一直害怕影响他的事业,想见他却不敢麻烦他,不是等就是偷偷摸摸的来见他……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跟她生什么气呢?一开始不就是因为她不麻烦人的性格才结婚的吗?

  怎么后来就怪她了呢?应该要怪他,明明说着要公开两人结婚的事,让她这个司空太太能够站在他身旁,却因为他的男性自尊被她打击到了,两人冷战而延误,以至于她不在他身旁。

  明知道她在意着宋丹莹,却要等她自己说,她怎么会说?

  “谢谢不怪罪我没有给她一场婚礼,一直等着我的妻子——晓岚,我很高兴今天得到这座奖,也很高兴跟大家分享这个喜讯,我已婚,稍晚会跟大家说明,现在我想去见我太太。”

  司空湖的得奖感言宣布已婚的喜讯引发了骚动,但他不理会,更没理会听见他已婚宣言之后,在台上笑得脸都僵掉的宋丹莹。

  司空湖已婚,还公开了太太的名字,那两个字念做晓岚,不念做丹莹,等于在宋丹莹脸上打了个响亮的巴掌。

  司空湖在经纪公司的开道下提前离开颁奖典礼,面对蜂拥而来的记者,他只字不提,只让白帼瑛去挡,然后上了车。

  “我真被你吓死,就这样说出来了,不是说典礼结束无论有没有得奖都召开记者会宣布吗?”一上车白帼瑛忍不住怪罪司空湖,因为他的任性打坏了他们之前制定的反攻策略。

  “想说就说了。”心脏在剧烈的跳动,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情朝他袭来。

  跟宋丹莹那段感情真是将他伤得体无完肤,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释怀,但时间真是很好的疗伤药,再见宋丹莹,他没有任何感觉,爱恨都没有,只有觉得麻烦。

  她变了很多,不是他以前喜欢的样子,而他也变了很多,不再是那个长情的男人——至少不是对她。

  他没有想过对晓岚越来越多的在意是什么,更没有细想那对她才会有的控制欲和占有欲的原因,直到刚才领奖的那一刻,他才明白那是他忘了很久的爱情,而不是他以为的身为丈夫的“义务”。

  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相亲结婚的妻子,他始料未及,明白之后心疼涌了上来,他爱她,她知道吗?

  司空湖急着想将这件事情告诉狄晓岚,出门时那股不安感将他抓牢,也就没照着计画进行直接在颁奖典礼上宣布。

  如果她有在家中看典礼进行,应该吓到了吧,她一个人会不会又被浓浓的恐慌吓坏?

  “开快点。”想到她会怕,司空湖便催司机快快开车。

  他想快速回到她身边,把话都说清楚。

  “我从你脸上看见恋爱中男人会有的表情,”白帼瑛戏谑道:“也让你变得有点人味。”

  见司空湖没有辩驳或拉下脸来,白帼瑛不禁感叹,“晓岚真是改变了你呀,以前这样说你肯定会生气的,说在移动中只谈公事。”

  是吗?他真的变了很多?司空湖摸了摸脸,发现自己嘴角上扬,又想着他回到家中,妻子会是什么表情?等他回去向她说明一切,并好好的告白,她是不是会开心呢?

  还要好好的道歉,他居然因为她一句话而生气了这么久,他好歹是男人,怎么能这么幼稚?

  拒绝了白蝈瑛跟他一同上楼,要她先在楼下待着,司空湖匆匆踏进华厦电梯回到了住处。

  家还是那个家,充斥着狄晓岚的气息,但屋里却没有点灯。

  她怕黑,一个人在家总是将家里点得亮亮的,进入玄关,司空湖讶异于屋子里的黑暗。

  屋子里不是没有声音,电视开着,却不是还有未颁完奖的典礼,而是新闻。

  新闻不是播放着他方才在典礼上的已婚宣言,而是几张他与宋丹莹在上海见面时的照片——司空湖冷笑,宋丹莹从见面起就开始设计他,好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