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人妻有闺怨 > 上一页    下一页


  电视跟沙发之间的距离大得足以摆张软垫,让人边看电视播放的影片边运动,或者让私人教练来家中进行训练——这是狄晓岚接手装潢时,他唯一的要求。

  大片的落地窗配上了白色窗帘,为了通风并未完全将门关上,因此窗帘随风飘动。

  而家中的灯光也都焕然一新,四年前买下这处房产后用的是建商给的白色日光灯,他长年在大陆拍戏,一年回台湾的次数也有限便无心弄房子,想着装潢也不过是花大钱养蚊子,故只简单的买了床、家电,就这样凑合住了几年。

  如今换上了柔和的黄光,加上各个角落多了各种造型美观时尚的灯具照明,完全不一样了。

  客厅沙发后方摆了一张古味十足的书桌,意外的与温馨现代风格的客厅合拍,司空湖知道那是特地给他辟出来让他研读剧本的地方。

  “你那个仓库被晓岚弄得像个家了,她坚持不让你找人花大钱装潢是对的,如果是你啊,肯定只是花钱了事把住处弄得像样品屋,晓岚可不是了!你回来看就知道,她超会理家,给你省很多钱,又懂事的不想给你添麻烦……我怎么觉得我给你骗了个好媳妇?”

  司空湖想起在大陆拍片时,例行跟老妈电话问安,老妈不只一次提起他的妻子将他的住处搞得很像样。

  老妈一直嫌弃他的房子只有床和破沙发,以及一堆他因为喜欢不知哪里捡来的东西,有时是一片木制的招牌,或者一块五○年代的广告,偌大的空间搞得像仓库、垃圾堆——仓库和垃圾堆一直都是老妈对他住处的嫌弃昵称。如今好了,妈妈不能再说他的住处像仓库了吧!

  司空湖满意的浏览着两个月不见的家,一边走向厨房打开流理台上头的柜子,找到了他爱喝的烘焙咖啡,使用咖啡机给自己弄壶醒神的黑咖啡。

  很快的,空气中飘散着咖啡的香气,司空湖的神思跟着飘远。

  说真的到现在结婚四个月了,他仍不明白狄晓岚为何答应要嫁给他,因为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他们的相亲,他可是迟到了超过两小时,还是在医院里见面的。见面的那一瞬间,他清楚看见她有多震惊,加上他娘脸上的心虚,让他敏锐的察觉到在见面之前她不知道自己的相亲对象,就是他司空湖……

  “你醒了。”

  沉浸在咖啡香中的司空湖听见一个细嫩的声音,回头就见身形单薄的狄晓岚站在客厅里,一脸的睡眼惺忪。

  “怎么不叫醒我?”狄晓岚揉揉眼睛,努力让自己睁眼。

  司空湖眼神一凝,看着狄晓岚穿着宽宽松松、长到脚踝的灰色连身裙,又黑又直的头发披在肩上给人羸弱的感觉,狄晓岚的五官虽不夺目,却是会让人心情放松的女性类型。

  不过这女孩的外表骗死人不偿命,她的性格可一点也不像外表和声音表现出来的娇柔。

  司空湖扬了扬眉,给自己添了一杯咖啡,慢条斯理地道:“看你累,便没叫醒你。”

  这也是他选中她的原因。相亲那天他性格强势又嗜吃美食却患有糖尿病的老妈,吃了降血糖的药后因为他的失联气到什么都没吃,最后血糖太低而昏倒送医。

  当因为班机误点约会迟到的他赶到医院时,正好听见不想吃医院餐点的老妈在抱怨医院伙食不好吃她不要吃……

  结果就被骂了。

  “不好吃也要吃,以后你只能吃这个!倪姨,认识你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你有糖尿病,要不是今天你昏倒送你来医院,我也不知道你这么虐待自己的身体——早上吃了降血糖的药后竟没有再进食,中午一桌好吃的东西也一口都没吃,让血糖低到昏倒了。

  “以前你到医院看妈妈都会给我带吃的,那些蛋糕、小点心你也照吃,还吃那么多!如果我早知道你有糖尿病,一定会阻止你的。”狄晓岚口吻严厉到不行。“以后绝不能再这样了。”

  “可我到这年纪了,吃什么还要小心……”林倪心虚,说话别别扭扭的。

  “又不是永远都不能吃了,你现在人在医院就配合一下嘛!刚才我还听医生说你两年都没有检查,就只有拿连续处方笺,真是的,你怎么会逃避看医生呢?糖尿病要追踪呀,谁知道你的血糖有没有稳定,吃的药要不要调整,要不要打胰岛素控制……”狄晓岚碎念着,觉得林倪真是太不爱惜自己身体了。

  “我才刚失去妈妈,倪姨,我不想看你也跟着倒下,糖尿病好好控制也是可以有健康生活的,我不想以后得去洗肾中心看你。”

  司空湖看着眼前身形娇小,又因为刚睡醒而一脸迷糊的女孩,想起外表看来战斗力零的她当初如何把他那个凶悍的娘给驯服了,不只乖乖吃下控制血糖的餐点,就连之后也开始注意养身,不再大吃大喝让血糖起伏不定,甚至趁那次住院听她的话做了全身健康检查,他不知道有多感激她!

  他可是劝了很久要老妈做健检,老妈死都不愿意,说多了就要跟他吵架。

  所以他就觉得把这个女孩娶回家肯定没有婆媳问题,因为他老妈肯定会听她的话。

  “应该叫醒我的,你的行李要整理。”狄晓岚说着就主动去拎他摆在玄关的行李箱。

  他们从见面相识到结婚,不到两周就决定了,时间非常仓促,婚后也聚少离多,但他每次回来,她都会自动帮他整理行李、清洗大量的衣服,就像一个正常妻子会做的。

  “先别忙,我们要赶着出门。”司空湖阻止了她去拖行李箱。

  他太清楚行李里有什么东西了,除了他的脏衣服,还有一大堆小东西,要收拾会花上很多时间,这时候绝对不能让她打开行李箱,否则可有得忙了。

  “出门?”狄晓岚迷迷糊糊的望着他。

  “今天是你妈冥诞,你要去山上看她不是吗?”看她迷糊不解的脸,司空湖主动说道,态度像是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

  “你怎么会知道?”狄晓岚完全的清醒了,呐呐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为他记得母亲的冥诞而感动不已。“你……就是为了我妈的冥诞回来的吗?可是你正在拍戏……”狄晓岚记得他拍的戏还有一个月才会杀青,正在赶拍摄的进度。

  “我向剧组请了三天假,周一送你上班后我就得赶飞机回剧组。”司空湖的语调平铺直述,没有任何的起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