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人妻有闺怨 > 上一页    下一页


  明天大概又变天了吧?进入睡眠中的狄晓岚迷迷糊糊的想着。

  春天后母面,白天还燠热的让人忍不住开冷气,深夜却突然气温骤降让人感觉到冷,她睡意蒙胧地伸手在床上胡乱抓找被她踢掉的薄被。

  她以为能顺利的将被子扯盖到身上将自己卷成一团,意外发现受到了阻力。

  有人跟她抢被子,谁?

  她迷迷糊糊的翻身,微微睁开眼睛,黑暗中她隐隐约约的看见一张熟悉的男人面孔,而她的被子大半被男人卷去了。

  她的床上有个男人这事并没有让她惊得跳起来,而是心存怀疑的想着:是真的吗?还是她的幻觉?

  “呼……”

  男人浓重规律的呼吸声传入耳中,再再告诉她眼前的画面不是幻觉,因为睡意而迷蒙的双眼瞬间清明。

  就着没有灯光的房间,她动作轻巧地微微抬头望向男人那头的床头柜,冷光电子时钟显示现在是凌晨六点。

  她昨天晚上十一点就上床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叫醒她呢?就这样静悄悄地上床来……

  狄晓岚清秀娇弱的脸庞浮现了心疼神色,她压抑着冲动不敢伸出手触碰睡梦中男人的脸,不敢触碰他明显可见的黑眼圈,怕惊醒了他的好眠。

  她就这么贪婪的看着男人好看的睡颜。

  男人五官深邃,浓眉大眼,三十二岁了,皮肤保养得极好看不见毛细孔,但他肤色古铜,因此没有脂粉味,高挺的鼻梁和薄薄的唇令他看起来男人味十足。此刻他因睡着闭上了眼睛,睡颜有着清醒时未有的温和,不像睁开眼时,那双炯亮好看的眼,黑色的瞳眸深邃,盯着人看的时候就像吸住了对方的灵魂,很多人都逃不过他的视线,就连狄晓岚也不例外,像此刻光线不佳,但他的双眸仍是黑暗中的一抹光……

  欸?他什么时候睁开眼睛的?

  “吵醒你了?”男人声音沙哑带着睡意惺忪,低沉的声线像醇酒般醉人。

  狄晓岚听见男人用这种口吻对说自己说话,不禁醉了。

  然而更令她醉死的,是男人将被子一掀、大手一揽,将半臂之遥的她揽到身前,带着男人体温以及浓烈气息的薄被将她覆盖,驱走了清晨的凉意。

  近,太近了,近得她脸红,幸好光线不明掩去了她的羞涩。

  男人额头抵着她的,低低说:“还早,再睡一下。”

  “嗯。”

  狄晓岚点了点头,抵抗不了男人胸膛的诱惑,像只小猫般偎进男人怀里与他一同补眠。

  以为自己靠着男人像火炉般的身体会紧张的睡不着,但听见男人均匀的呼吸声,加上他规律的心跳,这两种声音像最好的安眠曲,狄晓岚觉得很安心,而安心之后睡意便来袭。

  陷入深沉睡眠之前,她的小脑袋还不停的想着,她真是好运,嫁给了这个男人。

  是的,她结婚了,相亲后结了婚,她可以说是最幸运的女孩了,可惜这份幸运不能对外诉说,因为她相亲、结婚的对象是当红的男演员——司空湖。

  嘘,她不会说的,这份让女人嫉妒的幸运,是她的秘密。

  早上九点,经过六小时的睡眠司空湖原地满血复活,充满了能量自动清醒过来。

  近十年的演员生涯,为了适应拍片长期的睡眠不足,他的身体早就习惯用最少的睡眠时间恢复体力。昨天凌晨两点多才回到家,梳洗完回到床上已经是三点,六小时的安眠,加上今天他是有目的回来的,因此精准的生理时钟让他睁眼,并不痛苦。

  一睁眼便望见怀中睡得深沉的女孩——狄晓岚,他新婚四个月的妻子。

  她的长相并不特别突出,看多了演艺圈里各种类型的美女,不夺目的狄晓岚就像个素人——不,她就是个素人,一个跟演艺圈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普通上班族。

  可这女孩成了他的妻子,是真正到了户政事务所登记,换了已婚身分证的司空太太。

  怎么会这样呢?这真是一言难尽。

  司空湖欲下床,可他一动,怀中的女孩便被惊动的轻声嘤咛,他不自觉放慢了动作,用着跟稍早上床时一样轻巧的动作轻缓地将狄晓岚放回床上,下了床,离开房间前还不忘将薄被仔细盖妥在她身上,动作有着他自己没有察觉的温柔和慎重。

  司空湖踏出房门,到浴室洗脸刷牙一番后,走到了客厅。

  大片的落地窗迎来璀璨的阳光,洒了一室金黄,从落地窗望出去可以看见社区中庭的树木,一扫冬天的萧条全都吐露了新芽,一片翠绿。

  昨天太晚到家,司空湖累得没有心思打量跟狄晓岚的“家”,快速梳洗后便进房睡了。

  “我走了什么好运?”此刻他环视自家的客厅,赞叹着。

  行李还在玄关,昨晚胡乱脱下的鞋子也凌乱的丢在地上,眼前有着三十坪大的客厅,在他不在台湾期间短短月余便焕然一新。

  本是空旷的客厅摆了一张能让八人坐的米色L型布沙发,一台全新的四十八寸液晶电视,超过两公尺长的白色电视柜颇有质感,镜面烤漆能反映出人的脸,上头有一应俱全的影视设备,而在电视柜旁有一整柜影片,全都是他收藏多年的电影,柜体还加上了门,不让他的收藏蒙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