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小红帽攻击大野狼 >
十五


  “知道了,学长。”她甜甜的回答,给那人一个甜到不行的笑容。

  这个笑容看得狄亚旭深觉碍眼,很想把人一块一块肢解泡进福马林里……只是嗜血的冲动才浮上心头,立刻被人打断。

  “你来这做什么?!”她没想到他会来体育馆。“狄校医不待在医护室,跑来体育馆?”语带讽刺,而且有赶人的意思。

  “医护室里有护士待命,有任何事情会跟我联络。”对别人就笑得那么甜,对我就凶巴巴……狄亚旭相当不是滋味。“还是说——我连来这里都要经过你同意。”

  岑千意翻了个白眼。“随便你!”掉头就走,不再理会他。

  “又说错话……”狄亚旭暗暗低咒自己的嘴笨,但没想到更让他吐血的还在后头。

  只见她走向她的啦啦队,跟女队员们说完话后,女队员们纷纷组成小队练习,而她马上被男队员拉到体育馆一角,全部人都坐在地上,她则半跪坐,聆听男生们的问题,被包围在中央。

  “他们在说什么?”干么要离这么远?还把人包围在中央?狄亚旭越看越不是滋味,尤其,当那得到千意甜笑的男学生体贴的递来矿泉水,她回的笑容则是更大大大——大到他觉得相当刺眼时。

  他想发作,他可以发火吗?!

  闭上眼,将所有的嫉妒吞进肚子里,他轻声低喃,“Tell me how to make you smile.”语气无奈和挫折。

  还要这样下去多久?他待的够久了,他该怎么做,才能让她卸下对他的心防?

  “你要的体贴,究竟是什么?”狄亚旭皱眉深思,事情再度回到原点,他想着她喜欢。但男人通常不会去注意,只要他做了,女生都会感动的事——

  什么鬼?!

  或许是突然的福至心灵,或者是天听被开启,他看见她跟那些男孩们说话,表情凝重正经,脸蛋漂亮可爱,头发还是扎得很完美,睫毛膏也没因为运动晕开,非常完美。

  唯独略显干裂的嘴唇引起他的注意。

  他突然想到有一样东西她应该会喜欢才对,于是掏出手机,也没管时差问题,直接拨了通越洋电话到纽约去。

  “Hello.”明显没有睡饱的声音,浓重美国南部腔调的英语传来,“BOSS?”

  狄亚旭一点愧疚都没有,直接交代。“那件还未上市的新产品,先给我寄几条过来。”

  “什么?!”电话那头的男人突然跳了起来。“老天,现在还没天亮耶,老板,你半夜打电话给我,就是要我做这种小事?”质询的语气企图引起打电话者的愧疚。

  偏偏他这人没什么羞耻心。“三天内我要看到。”把话说完就挂上电话,反正他已经被下属骂得很习惯了,这又没什么。

  耸耸肩,他又继续看着心上人,想着她收到那样小礼物的表情会是什么。

  三天后,一连数日在社团活动时间到体育馆报到的狄亚旭,同时与岑千意在体育馆门口碰面。

  “啧——”她露出嫌弃的表情。

  “正好。”他假装没看见,双手插进白袍口袋里,咧开嘴笑。“千,我有个礼物要给你。”

  “用不着。”她扭过头去,转身就走,不想接受他平白无故的礼物,那通常没好下场。

  “这么无情。”他哪有可能这样放过她?伸手便粗鲁的扯住她的手臂。

  “很痛耶!”她大声痛呼,生气的瞪着他。“你干么啦?”泼辣又凶狠,完全不给他面子。

  “很痛吗?对不起。”自己怎么到了她面前就变得像笨蛋一样?才说要改变态度,不把她当小女孩,结果还是改不了习惯.

  “啊?你——跟我道歉?!”她怀疑自己听错了。怎么可能?狄亚旭这个大猪头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错,欺负别人后也只会一直哈哈大笑来嘲笑别人而已啊!

  “怀疑吗?”他瞥了她一眼。“千,对你来说,我真的有这么差劲?”

  “就一直都很差劲啊!”还用她说吗?从小到大被他整得有多惨,她还会怎么以为?

  狄亚旭肩膀颓丧的垂了下来。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吧,要扭转小千对他的看法,看来还有得等。

  “这个给你。”他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长条状,看起来很像是口红的东西。

  “什么东西?”她直觉想丢掉.她从来没有从他手中收过一件正常的礼物——好吧,他送的二十岁生日礼物例外,她爱死这条手链了,让她一整天都香喷喷的,也不会因为运动流汗的关系让香水味变质。

  可,手上这东西,会是另一个例外吗?

  狄亚旭故做无谓的耸耸肩。“我投资的公司最新研发的护唇膏,还未上市,先给你用用看。”

  如果有人这时候告诉岑千意,其实狄亚旭的真实身份是火星人,她可能会觉得比较合理。

  “厂丫?”看着手中的小东西,发现上头没有任何厂牌标志,这——护唇膏?

  他怎么会送她这种小东西?太贴心、太私密,而且……是小到不能再小的小东西耶……

  “我发现你运动完后嘴唇会干裂,这东西可以放心使用,经过检验合格的,没有香料成份,不会引起过敏。”见她似乎正疑惑,他便解释。“你……不相信我?”

  “不是,是震惊——”他吃错药了,一定是!“谢谢你。”她还是没胆相信他,很怕涂了之后会变成香肠嘴,记得小时候有次被他骗,吃下加了墨西哥辣椒的点心,辣得她嘴唇都肿起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不过那时候她年纪小,不懂反击,也反击不了,如果这回他还有胆骗她,他就死了!

  挥了挥手,她背着包包走进体育馆内的更衣室,在整理服装的时候,拿出那条护唇膏,犹豫了好半天才鼓起勇气打开,涂抹在自己嘴唇上。

  “如果等下出现异状,我一定会踹你,狄亚旭!”抿抿嘴唇,她对着镜子深吸口气,走出更衣室,开始今天的练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