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暖心贵公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想想,他从来没有吃过小妹亲手做的饭,不用说蛋包饭这种高难度的料理了,看成品,她做得很不错,卖相极佳,看起来她很常做,不知道是不是在纽约练习?练习做给谁吃?

  莫言不禁想到那个偷走他妹妹的家伙,丰都。

  眼前的危机更为重要,莫言也不管自已是不是会破坏气氛,上前把红酒放到小桌上,顺势倾身吻了盛菱脸颊。

  “菱菱,情人节快乐。”莫言忍不住想提振一下存在感,无忧瞪了她哥一眼,大翻白眼,觉得哥哥争宠的手段,一点威胁性都没有。“喔,情人节快乐——无忧在这里,你别这样。”盛菱在许梨娜的教导下,知道要顾虎一下其他人的眼光,不想放闪被瞪。

  “无忧不是别人,她是我妹,她知道我们的关系,她早晚要习惯。”他一定会娶盛菱,虽然不是现在,但莫言想,这一天不会太久。

  “对啊,我不是旁人。”无忧示威地睐莫言一眼,开口拉回盛菱的注意力。“不过如果是妈咪的话……”

  “我给你准备了情人节礼物。”莫言根本就不想让妹妹拿妈妈来恐吓他,那就是个来整他的大魔王。“同时也是赔礼。”他将礼物盒放到了盛菱的手上。“我亲手做的。”

  许无忧本要拆台,说“我哥就喜欢送女生一些华而不实的珠宝当礼物,一点诚意都没有”,但听见他说这是他亲手做的,只好呑回那些话,觉得哥哥很卑鄙,瞪着莫言。

  “你亲手做的?”盛菱呆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莫言。“你很忙的。”这么忙,还亲手做礼物给她?

  可他说也是赔礼……什么赔礼?

  莫言笑露白牙,同时也露出了他右脸上的小酒窝,他很期待盛菱看见礼物的表情,同时——也很期待看见他妹的。

  “再忙也能抽出时间做礼物给你,这是我的心意。”

  盛菱满心好奇,打开了那个纸盒。

  一个白色黏土做成的相框,四周有一朵又一朵的向日葵,这个相框,跟无忧送给她的那个一模一样。

  “是相框!你做的?”盛菱又惊又喜,仔细看,相框跟以前那个,还是有那么点不同——做得更精致,更好了。

  可是怎么会一样呢?之前那个相框,是无忧做好送给她的呀!

  盛菱困惑地望着眼前这对兄妹。“哥哥,你讨厌!”许无忧大怒。

  莫言一脸的自得,对着不解的盛菱解释道:“小忧从小就对手工不擅长,你以前那个相框,是她逼我一起做的,一样是情人节礼物,我做的更好,是吧?这是赔礼了,我帮你把相片换过来,以后就用这个了。”

  “哥哥,你过分,你拆我台!”许无忧跟老哥吵了起来。“干么打我脸。”

  “你说你送给盛菱的相框,不是我做了九成?”莫言跟妹妹讲道理。

  “是……”

  “是事实,怎么能说我拆你台?”

  “可我跟盛菱说那是我做的!”

  “那是你的问题,不是我。”

  “我讨厌你!你回家啦!”拿哥哥没辙,许无忧放大绝。“盛菱你叫他回家。”

  “菱菱,我想要你住处备份钥匙——你不给我,难道是因为不信任我?”没理小妹,他只跟盛菱说话,使出了苦肉计。

  “没有第三副备份钥匙,那种锁就只配两副,要重打备份很贵,好几千块,而且掉了钥匙就只能重新换一个锁,麻烦死了!”许无忧跟拆自己台的哥哥杠上了。

  “我出。”莫言不把这小钱放在眼底。

  “房东要盛菱不准打第三份钥匙,这都纪录在合约里。”

  “那就把你手上那副交出来。”他忍受妹妹有他女友住处的钥匙,而他没有的惨剧已经够久了。

  “你死了这条心吧,才不要给你!”许无忧对她哥扮一个很丑的鬼脸。

  两兄妹在她面前吵了起来。

  盛菱手上拿着莫言亲手做的相框,眼前摆着无忧做给她吃的蛋包饭,她觉得自己的心,暖得不得了。

  外在的东西她不在乎,在乎的是心意,这个情人节,她收到的这两份礼物,她很喜欢,也很珍惜。

  不过看这对兄妹为了她住处的备份钥匙,吵得不可开交,她只能叹息……叹息,她居然也学会了叹息?

  爱情和友情,真是让她学会了很多啊。

  “你们两个吵完了,再告诉我结论吧。”她不参与争执,随便他们了。

  兄妹俩同时喊她,马上意识到对方,怒瞪一眼,又吵在一起。

  盛菱默默的把相片换了相框,然后回来默默的吃蛋包饭,她想,这样吵吵闹闹的日子,还有很多呢。

  她一点也不觉得烦,反而很期待,这大概是……幸福吧?

  这个情人节,还不错嘛,她微笑的想,等他们兄妹吵完,她就带他们去Friendly喝两杯,锦哥,她很久没看见了,也让很担心她的锦哥看看她现在很好。

  真的很好。

  她最好的朋友回来了,还交了一个很棒的男朋友,还有她在新的职场也交了朋友。

  对了,也问问颜孝贞和林征达,要不要一起去喝两杯,现在就问,如果锦哥不介意,她想进吧台,给她的朋友们调几杯好喝的酒。

  掏出手机,她头一回打了电话给“朋友”。

  “是我,要不要出来喝两杯?如果姓林的要去,就一起。”

  “要要要,要去,你约我,我当然要去!”颜孝贞马上就答应了,什么情人节约会,马上忘到天边。“几点?

  什么地方?莫言会来吗?你知道他是我真正的老板吧?他如果摆臭脸你要帮我……”

  盛菱静静的听着,想着等等在酒吧里的情景,锦哥一定会为她的转变开心吧?以前不懂为什么要伤心、难过、在意,不懂人为什么一定要有朋友,一个人又怎样呢?

  现在拥有了友情和爱情,慢慢的练习,练着练着,她懂了。

  练习爱,爱着爱着,就会知道被爱着以及爱人都那样的温暖。

  那温暖让她笑、让她哭泣、让她生气、让她……变得像个人。

  盛菱喜欢现在的自己,也喜欢身边喜欢着她的人。

  虽然还不是很懂,不过她会学会的。

  练习着练习着,她会懂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