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暖心贵公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番外——情人节】

  今年过年比较晚,情人节这一天,还未到农历新年。

  过年前是最忙碌的时候,可这一天,莫言没加班到太晚,七点便离开了公司,因为今天是情人节。

  盛菱说要在住处做菜庆祝情人节,莫言听见怎么可能还能继续待在办公室?工作狂都不工作狂了。

  莫言带了瓶红酒,以及一个礼物盒,愉悦地哼着歌,来到了盛菱的住处。

  “莫先生,你来了。”熟识的警卫替他开了大门,让莫言进来,盛菱已经交代过警卫,他来访不需要问,让他上楼。“我帮你开电梯权限。”

  “谢谢。”莫言向警卫道了谢,而后踩着轻快的步伐去搭电梯,让警卫为他在感应器上刷了一下,他才能按下楼层钮。

  电梯向上,莫言皱眉,想着这样不行,老是让警卫替他刷门卡,太麻烦,也太不方便了——好吧,莫言得承认,他想拿到盛菱住处的备份钥匙。

  得再跟盛菱争取一下,让她给才行。

  叮,电梯到了。

  莫言踏出电梯,走到盛菱家门前,按下了电铃。

  他摆出自己最好看的姿态,等着盛菱来开门,务必第一眼就迷倒她,让她答应他今晚留下来过夜。

  他想她了,可自从盛菱跟无忧和好之后,他就没能再踏进盛菱的住处,因为他妈妈说——对,不是无忧,而是他妈。

  “盛菱,你听过灰姑娘的故事吗?妈咪说给你听,好吗?”那个在工作上强势有魄力的女人,对着女儿是很温柔的,特别是什么都不懂的盛菱。

  没听过妈妈为自己说童话故事,盛菱当然乐意听。

  “盛菱,你知道为什么王子会带着玻璃鞋去找灰姑娘?因为她守信,准时在十二点回家,没有因为男人几句甜言蜜语就留下来,就算对方是王子,女孩子要守信,有原则,才会让男人珍惜你,这个故事我从小就跟无忧说,结果她没在听,才笨到看见男人的外表就昏了头,连家人都骗。”说完故事,许梨娜教育盛菱,然后瞪了眼无忧。

  “妈咪,又讲我!”无忧被妈妈逮到就训一次,不禁讨饶。“你要教盛菱不要拿我当负面教材啊!我现在这么乖。”

  许梨娜没理会女儿的装可爱,回头慈爱地跟盛菱说:“你这么聪明,跟无忧绝对不同,菱菱,你懂妈咪的意思对不对?”

  盛菱那么聪明,当然懂了。

  然后他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元旦连假过后,盛菱回公司上班了,本就公私分明的女生,上班时间当然不给他机会牵下小手、说说话什么的,就连下班后,他也没机会了。

  盛菱很准时的回家,门禁时间跟无忧从小到大一样——晚上八点。

  有时候八点莫言才刚下班,有什么搞头?当然想盛菱想得要命,只有每天睡前的电话联系,以及偶尔的假日家人聚会上见面,这么少的相处时间,哪够?

  今天是情人节,他可是跟盛菱说了好久,才有荣幸到她的住处来。

  一定要留下来一莫言想着,摆出最英俊的笑容,只要盛菱来开门,第一眼就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

  “嗨,哈妮。”

  门打开了,但出现在眼前的不是盛菱,而是他妹!

  “你怎么在这里?”莫言脸一垮。“盛菱呢?”

  “盛菱跟刘叔叔去看尾牙的场地,还没回来。”

  “你怎么在这里?”莫言又问。“怎么进来的?”

  “我有钥匙,我想来就能来。”许无忧得意洋洋的跟自家兄长炫耀。

  “你来干么?”莫言不禁为小妹的煞风景气急败坏。

  “今天情人节耶。”许无忧笑。“不然我能跟丰都一起过?”

  “你死了这条心。”莫言想都没想的否决。

  “不能跟男朋友过情人节,那就只能跟好朋友一起过了——对了,我跟妈咪说过了,我今天睡在盛菱这边,明天才回家,盛菱跟妈咪都答应了。”许无忧笑笑对脸黑的哥哥说。

  这个小妹简直就是生来坏他好事的,莫言最近觉得妹妹越来越不可爱了。

  “就你事多。”莫言不停地瞪他妹,气得牙痒痒的。

  “谁教你欺负盛菱。”许无忧才没在怕自家老哥,她又没做错。

  “多久的事了?”莫言不想听小妹老是翻旧帐,踩他痛脚。

  “没多久!”她很记恨的,而且还护短。

  “……你们在我家门口吵架做什么?”

  回到住处的盛菱看见门口站了对兄妹,你一言、我一语地斗嘴,她一脸困惑。“怎么不进去?”进去再吵呀,在门口吵架像什么话?被邻居看见了很好看吗?

  “啧。”许无忧啧了一声,只能让开。

  莫言露出轻松的表情,这代表挡在门口不让他进门的小妹,已经没辙了。“来不及做菜了,叫外送好吗?”盛菱进了玄关,莫言就马上协助她脱下外套,她回头朝莫言一笑。“找个假日再补偿你。”

  假日吗?那代表她一整天都是他的——“你别累了,外送很好。”累到她,心疼的还不是他?

  “盛菱,我有准备情人节大餐,我做的蛋包饭。”许无忧觉得眼前这幕很刺眼,忍不住想要破坏一下。“我要在你的蛋包饭上面画爱心、写字。”表情可爱得要命。

  “……你什么时候学会这可怕的技能?”盛菱惊讶得不得了,用蕃茄酱画爱心和写字是什么鬼?

  “跟日本女同学学的,你快来吃,我亲手做的。”

  两个女孩亲密的过着姊妹的情人节了,莫言看得很不是滋味。

  无忧一喊,盛菱就只看无忧了,跟着她走,笑笑的看无忧把蕃前酱挤得整个蛋包饭都是——他吃醋了。

  而且小妹为盛菱做蛋包饭,小小的桌子上只有那一盘,代表了无忧根本就没有准备他的份,也是,无忧不知道他要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