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暖心贵公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被发现了,盛菱不敢再多看跟莫言相似度极高的莫爸爸。

  这是她度过最热闹的生日,身边都是人,最好的朋友在身边,她的家人无条件的接受她、欢迎她,让她感觉到什么是家。

  一顿饭在热热闹闹的气氛下结束,一起唱生日快乐歌,然后大家都给了她礼物,盛菱没有过过这样的生日,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爱……她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

  “乖乖的,长一岁了。”莫爸爸给红包时,慈祥地道,哪有莫氏金控执行长那精明肃杀的模样。

  她以为电视上才会出现的情节,出现在她身上了,盛菱幸福的想哭。

  “你真的不要再自责了,盛菱。”晚餐后,无忧跟她说悄悄话。“那天我很生气,也很伤心,我没有想到你会喜欢他却没有告诉我,背着我约他。”

  不用说,两人都知道无忧说的那天,是去年的情人节,那个撕裂一切的日子。

  “后来我就回我的套房,我只记得我一直哭,哭到意识模糊,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始的,只知道当我清醒过来,我右手就拿着刹刀,左手流了一堆血,我自己也吓坏了,第一个想法居然是怎么办?

  “盛菱,我没有想死,我那时候不知道怎么了,我很后悔那时的我不够冷静,我痛死了,也吓坏了,我家人也是。”让家人担心,无忧非常的后悔自责。“你也受伤了。”无忧伸出手,原本爱漂亮、爱水晶指甲的她,在那天后,十指上只有薄薄的一层透明指甲油。

  她那漂亮得可以去拍广告的青蒽玉指轻碰盛菱的下唇,上头那道细细的疤痕,让她非常懊悔。

  “那时候……很痛吧?”

  在好友的房间看见自己的男友,两人正在拥吻,许无忧又气又伤心,想都没有想到事情有任何可疑之处,她跟盛菱大吵、大闹,还动手打盛菱。

  许无忧记得她勾掉了盛菱的唇环,那滴落在蓝色地毯上的红色鲜血好刺眼——现在想来,让一个烂人将她们的友情撕裂到这种程度,真是太不值了。

  “对不起,我没有给你说话的机会。”许无忧深感懊悔,她当下气疯了,难过死了,只想发泄,根本没有给盛菱说话辩解的时间,明知道盛菱不太会说话的。“还害你破了相。”原本盛菱的唇形多美呀,现在好了,留疤了。

  盛菱不想看无忧自责,她摇头,“是我的错,我想不出好办法让你离开他,只好一”

  两个女孩重逢之后,第一次静下心来,好好将两人感情破裂的原因说开,对彼此道歉。两人也约好了,再也不提那件事,她们还是好朋友,一切都跟以前一样。

  但其实不一样,经历过互相伤害之后的谅解,友情比之前更坚定,两人也多了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成长。

  “盛菱,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我什么都答应你。”失而复得的友情令盛菱想尽所有的力气去珍惜。

  “对于我哥隐瞒跟我的关系接近你这件事情,你一定要狠狠的让他知道,他做错了,你不能太快原谅他——在我说可以之前,你不准见他。”

  盛菱有些迟疑,但无忧说“我不会害你”,盛菱这才答应。

  两人一直说着话,像是一点也不觉得累,说着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两人的状况,好补偿对方那段失去的空白。

  一直到半小时前,无忧被丰都强行带走。

  “我们交往的第一个跨年,你不跟我一起倒数,要跟你好姊妹在一起?!你们去年没倒数?前年没倒数?大前年没倒数?”娃娃脸的男人咄咄逼人地道:“明年你想跟她一起把我丢到太平洋我不管,今年你一定要跟我两个人独处跨年,走!”盛菱觉得很有趣,不禁微笑起来,赶他们去约会,自己回到客房,看星星。

  她的生日,就只剩下最后二十分钟了,可她还是没有看见莫言,虽然答应了无忧不见他,可她骗不了自己,她想见他,很想很想。

  他在哪里?还在忙吗?

  叮叮叮当当——盛菱竖起耳朵,她听见了风铃的声音,她直觉地抬起头,打开窗户,刺骨的寒风透进来,冷得她牙齿打颤,但她能更清楚的听见风铃声。

  声音是从右手边传来的,她探出头,往右看。

  那间与她的客房共用阳台的房间,黑黑暗暗的,一盏灯都没有点亮,但檐下却挂着一只好美的风铃,蓝色的,发出的音色是她没有听过的美妙。

  像水一样的轻快声响,她被迷住了。

  没有想太多,她走上阳台,看着隔壁黑黑的房间。

  好黑好暗,盛菱不喜欢黑黑暗暗的地方,但是风铃在那里——她压下对黑暗的恐惧,走向隔壁空房,一步一步,走向叮叮当当的声音。

  然后看见了那个站在风铃下,身影隐没在黑夜中的男人。

  盛菱呆愣住了,无视无忧在她耳边的警告,像抹游魂般,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那个男人——莫言很早就回来了,他呆站在阳台上良久,看见待在房间里的盛菱和妹妹两人,亲密地说着话。

  两个女孩亲近地头靠着头,就像感情很好的姊妹,她们明明没有血缘关系,但就像真正的姊妹一样亲密。

  莫言看了很久,很想见盛菱,但妹妹总用防贼的眼光看他,不让他接近盛菱,另一方面,莫言也怕盛菱的反应。

  她病好后,他没能跟她说话,而她也没有力气逃离,接着他就被妈妈和妹妹赶走,无法跟她好好说话。

  家人会照顾盛菱,莫言不担心,但担心她病癒后,会不会又像知道了他是小忧的哥哥那天一样,说她要离开。

  她不想见他,怎么办?

  只能远远的看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