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暖心贵公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看着盛菱完全没有火气的双眸,一副想见人的表情,许无忧就一肚子火。

  “这就是没有我在的结果……你真是笨死了。”

  任何女生都会生气的事情,在盛菱眼中,都不重要。

  “你想见哥哥?你别想了!我不准——妈妈也不准,原来他都偷偷把看护赶走,晚上下班回来就住到你房间来,吃你豆腐,妈妈很生气说一个男生这样趁人之危,欺负你没有家人给你撑腰,很丢她的脸,赶他去苏州看工厂了,正在收东西呢!”

  盛菱也想到那些在夜间的擦澡,那温柔小心的触碰……都是莫言啊,淡淡的红晕浮上脸颊。

  看着好友不再冷播的面容,会笑,会脸红,冰山美人融化了,她哥怎么可能放手?

  无忧为自己的料事如神感到自豪,但也头痛,觉得日后,她跟她哥要撕破脸了……

  在一年的最后一天,天气稍微回暖了。

  冬日温暖的阳光将干枯的草皮照成了一片金黄,不再湿湿冷冷,而是有阳光的好天气。

  看见的不是都市的水泥丛林,而是令人心旷神怡的山景,盛菱站在石头走道上,看着宽敞的草坪,以及那栋非常巨大的别墅,像座城堡般伫立在这山间。

  那是莫家大宅,它巨大到盛菱在这里养病多天,除了无忧,没能见到无忧和莫言的双亲,她想,这应该是长辈的体贴,让她养病,没给她压力吧。

  “盛菱,你怎么跑出来了?我在你房间找你找不到,以为你跑掉了!”无忧朝她飞奔而来,瞪她一眼。“我来叫你吃饭,不要让妈妈等!”

  今天,无忧的妈妈空闲下来,说要跟她吃顿饭。

  就是今天了,要见那个生养无忧和莫言的女人。

  盛菱不禁紧张而皴眉,她一皱眉,表情就变得有些凶恶,拒人于千里之外。但了解她性格的无忧只是一笑,安抚她。

  “放心吧,我妈咪会喜欢你的,她一直都很想见你,她煮了一大堆菜,我妈妈很久没有下厨了!她很忙的,连过年都不下蔚了,让她做菜要求她,因为你,我今天才有口福……”许无忧吱吱喳喳地勾起盛菱的手臂,将她带进家里。

  带着愧疚、不安、自责的情绪,盛菱看见到了无忧的妈妈,许梨娜。

  “你就是盛菱?我听小忧说你说了三年多。”眼前是个年过五十仍美丽温婉的女人,跟她在办公室看见的那张全家福,有那么点不同。

  她笑盈盈地,没有相片中的女强人霸气,就像是……一个同学的妈妈。

  “身体好些了?外面很冷吧?听说你早上去散步,有没有多穿两件衣服?你脸色看起来惨白惨白的,我熬了姜汤,喝一碗吧!小忧,去倒一碗给盛菱喝,她脸被冻到苍白了,真可怜。”

  “好!”无忧听见马上飞奔去蔚房。“盛菱,你陪一下我妈咪,我马上来!”大厅里留下盛菱以及许梨娜,许梨娜神情温柔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神情局促的女孩,嘴角不住上扬。

  “怎么没叫人?”

  “许、许妈妈……”嗯?好像不对,是叫许妈妈吗?无忧说她跟母姓,爸爸姓莫,那应该要叫莫妈妈吧?“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喊您才礼貌。”

  盛菱有些无措,她没有面对长辈的经验,不知该怎么表现才是好的。

  尤其……无忧因为她的背叛,割自己的手。

  盛菱深觉愧疚,不敢抬头看眼前的长辈,觉得对不起她。

  许梨娜不禁笑出来。“不介意就跟无忧一样,喊我妈咪吧。”她上前握住她的手。

  盛菱不敢相信地抬头,张着嘴,为许梨娜什么都没说,直接的包容和接纳。

  那份温暖太冲击,她说不出话来。

  “无忧她只有那张脸能骗人,其实她任性、冲动,固执起来不听人劝,多亏你这几年保护她,谢谢你呢,无忧说你没有妈妈,不介意的话,就跟无忧一样,喊我妈咪吧。”

  “这……”这哪能?盛菱受宠若惊到说不出话来。

  “真可怜,生病瘦成这样——无忧有没有告诉你,我炖的猪脚汤最补身了?女孩子要多补充胶原蛋白,来喝一点,你真的太痩了,以后让无忧常常带你回来,妈咪帮你们补一补。”许梨娜温热的手摸摸盛菱的脸,对她痩得凹下去的脸,大皱其眉。

  盛菱怔愣,眼泪马上就流出来。

  她第一次听见这么温柔的声音,这么关怀的语调,这种宠溺不舍的埋怨,生平第一次有人像妈妈一样对她说话。

  她感觉到被爱,可她不值得。

  “怎么哭了?!”许梨娜惊讶。“怎啦?受了什么委屈,跟妈咪说。”

  “我很抱歉……”对不起,她不配,她伤害了无忧,她不配得到这样的关怀。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周俊生有向题..我很怕,我很怕他伤害无忧,无忧不听我的,无忧很爱他,我怕无忧受伤……对不起,对不起,我找不到人帮忙,我只能用那种方法让无忧看清他的真面目——”她语无伦次的说。

  “嘘、嘘,乖,别哭——小忧,你快来。”许梨娜面对盛菱突然的崩溃很是无措,喊女儿出来帮忙。

  原本在厨房里为了谁先盛姜汤跟丰都吵起来的无忧,听见妈妈喊马上飞奔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