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暖心贵公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哭了,我会处理,好吗?”

  “我才不相信,我要跟妈妈说。”

  “小忧……”莫言头痛地喊。

  盛菱意识渐渐涣散,兄妹的对话声好像越来越远,越来越不清晰,她挣扎着,不想被黑暗卷进去,但最后……

  还是陷进了无尽的黑暗里。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她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但能感觉到一双手,温柔的大手,为她擦拭身体,为她盖上保暖的棉被,不断的替换她额头上的毛巾,更坐在她身后,让她靠着,亲手喂她喝下又苦又涩的药水。

  那个她倚靠着的胸膛,没有女性的柔软,只有男人的刚硬,还有淡淡的,好闻的古龙水味道。

  盛菱对这男人的气味一点也不陌生,是莫言。

  没有被人这样照顾过,心头热热的,比身体还要热的温度涌上,她还是无法清醒,但眼泪从仍紧闭的眼皮下夺眶而出。

  “别哭……”他带着颤抖的吻,吻落了眼角的泪水。“我的错,别哭,醒来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菱菱,别哭……”

  在细碎的吻之下,盛菱的意识又一度涣散,她又陷入了昏睡中。

  莫言为她病中的眼泪,心疼得不能自己,希望她快点睁开眼睛,但很明白不可能,她病得不轻,感冒转成了轻微肺炎,又加上不知多少日的不吃不喝不睡,这一病,就昏睡了好多天。

  在令人心焦的高烧多日之后,盛菱退烧了,一退烧,她人也就清醒过来。

  撑开沉重的眼皮,盛菱看见的不是医院苍白的墙壁,也没闻到刺鼻的消毒水味。

  她在一个宽敞明亮的房间,早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了一地,那冬日的暖阳是金色的,照射在室内的白桦木地板上。

  身上盖的是轻柔保暖的羊毛被,但那并不是让她感觉到温暖的热源。

  给她温暖的,是坐在她床边,牵着她的手,趴在床上睡着的那个男人。

  莫言?他怎么会睡在这里?还有这里是哪里?

  还未想清楚,她几乎没怎么动,那个握着她的手睡得艰难的男人,被惊醒了。

  “盛菱,你醒了?”莫言感觉到紧握的小手一动,马上醒过来,就对上盛菱睁开的平静眼眸。

  她病几天,莫言就焦虎担心几天,她终于醒来,那一切都好了。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抹了抹几天没睡好的樵悴脸庞,莫言上前将她扶起,在她背后垫了好几个枕头。

  然后转身为她倒了温水,摆在床头的保温瓶,随时都有热水能使用。

  “慢慢喝,别急,小心呛到。”他用着前所未有的温柔,哄着盛菱喝水。

  烧灼般的喉咙令盛菱无暇问及他为什么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她喝着温水,可惜才两小口,莫言便不让她多喝。

  “慢慢来,别急,你刚醒来,什么都得慢慢的——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你这几天都没清醒,病了太多天,你一定要把粥都吃完。”

  莫言有些无措,心头放着很多情绪,他开心她病好了,清醒了,但也有更多的烦恼,她——会不会看见他就想逃?会不会怪他的隐瞒?怪他接近她的企图?可现在不是管他心情的时候,她比较重要,多天没进食,她需要吃东西,想到在这里盛菱也逃不了,莫言便放心的离开房间去为她找吃的。

  但最后送粥来的人,不是莫言,而是无忧。

  原本呆呆的像木头人的盛菱,在看见无忧之后激动了起来。

  “无忧……”她有好多话要跟无忧说,要亲自对她说明,为什么她会做那样的事,要用这么激烈的手段,让无忧跟周俊生分手。

  她要跟无忧道歉,她做错了,她并不想要无忧受到这么大的打击。

  “闭嘴喔。”许无忧口吻甜蜜,伸出食指在盛菱面前左右摇晃,一副可爱娇俏的模样。

  可盛菱知道这个好朋友表情越甜美,就代表她越生气。

  嗯?生什么气?怎么那么突然……

  “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说,关于周俊生的事,这也是我回来的原因,不过呢,既然我都回来了,你人也在我家,事情都发生快一年了,也不差这几天,盛菱,这几天你不准说那些会让我们都难过的话,你除了睡觉就是吃东西,把身体给我养好!我很生气——你痩到营养不良,还发高烧,你直接晕倒在我面前,你知不道你吓死我了!”许无忧脾气大爆发,对着刚病瘉的盛菱,发大火,哪还有刚才甜美的模样啊?

  无忧对她生气,张牙舞爪地,盛菱却笑了。“好,听你的。”

  她的脸色带着大病初癒的脆弱,笑起来的模样惹人心疼,但也美得令人目不转睛。

  许无忧眼暗都瞪出来了。

  “你会笑了——”想到盛菱谈了场恋爱,许无忧也就不那么意外,但想到盛菱的对象是她哥,而她错过了他们互有好感、暧昧到交往的过程,觉得很不甘心。

  她哥应该要为了盛菱来巴结她才对!

  算了,现在重点不是这个,许无忧端着粥,舀了一匙,“你说的,听我的?”

  “嗯。”看着跟以前一样活泼的死党,盛菱的心,暖了起来。

  “那现在张开嘴,啊——张口,我喂你,吃完后,你休息一下,别乱跑累坏自己,生活用品这个房间都有,你缺什么再跟我说,待你养好些了,盛菱,我妈妈要见你。”一边喂着盛菱吃东西,许无忧说。“她一直都想见你,等见了我妈妈,所有的事——你闷在心里不想告诉我的事,你都可以跟我妈妈说。”

  想到要见许无忧的妈妈——在宏铨总经理办公室见到的那张全家福里那个跟无忧很像,但气势却跟莫言一样有魄力的女强人。盛菱笑容僵了僵,不禁紧张起来。那是无忧的妈妈,也是莫言的母亲,那个女人……会喜欢她吗?会怪她吗?盛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的在意,在意到心情沉重了起来……

  “莫言呢?”盛菱想起去找吃的找到不见的男人,若他在身边她觉得自己会轻松一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