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暖心贵公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你怎么可以把盛菱偷走了?那是我的好朋友耶!你自己搞丢的,我找回来就是我的了!”

  坚持不要哥哥跟,让待在一旁的娃娃脸男人跟她出去,许无忧就这样离开了家,也不告诉莫言,她会去哪里找盛“坐下来吧,我有事要问你。傅强说你想动王董事?你的理由呢?说来听听。”

  莫言知道,母亲要听的,不只是私人恩怨的报复,还有各方面的考量。

  是公事,莫言没有继续坚持要跟无忧出去找盛菱,仔细向母亲报告,他下这决定的原因。

  只能在心里焦急,无忧什么时候能找到盛菱,把她带回来?

  希望他很快就能见到盛菱,看不见她,他真的很担心……

  一扫过去多日霸王级寒流带来的低温,今天天气暖了起来,还出了太阳。

  太阳一出,让街上行人穿不了厚重的外套,难得只穿轻便衣着,出来走走路,晒晒太阳。

  “今年的圣诞节也太温暖,一点也不应景。”

  “放心吧,跨年时第二波霸王级寒流又要来了,保证这个年过得很应景。”

  年轻人三三两两,讨论着最近大变的气候,以及今年一点都不冷的圣诞节。圣诞节吗?是今天吗?

  恍恍惚惚的盛菱,听见了路人的讨论,这才抬起双阵,看看四周。

  她站在充满圣诞气息的街头,店家都是圣诞装饰,盛菱才想起来,今天是二十四号,是平安夜。

  去年的平安夜,她是跟无忧一起过的,在她的住处,无忧坚持要装饰圣诞树,还带了蛋糕来,说要两个人一起解决那个蛋糕,然后再一起去跑步,消耗热量。约好了今年圣诞节还是要一起过,可是,她却对无忧做了那样的事情……

  盛菱心一痛,觉得冷到不行。

  拉了拉身上的衣物,那是她这一生穿过最厚的大衣,这些天她就穿着这身衣服,漫无目的的走。

  她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去到了什么地方,有没有吃东西、有没有喝水,她就是一直走……想走到可以让她感觉不到冷的地方。

  但无论哪个地方都好冷,冷到她快要死去。

  有什么温暖的地方她能去?

  盛菱继续走,走走走,从白天走到了夜晚,走到因为平安夜而热闹的市区,一棵在餐厅门口的圣诞树让盛菱停下了脚步,看着那圣诞树良久,她才想到一个能让她感觉不冷的地方。

  无忧待过的地方……她的家。

  于是她调转步伐,回到了她很多天没有回的住处。

  讨厌房间黑黑暗暗的盛菱,也没有如以前下班般,马上打开房间里所有的灯,她跌坐在玄关,双腿发抖,不停的喘息。

  “无忧……”在平安夜这一天,她想念她最好的朋友。

  盛菱双腿在发抖,她站不起来,可她用爬的,爬到了她放置杂物的柜子,拿出一个箱子。

  那是去年无忧留在这里的,她们一起装饰的圣诞树。

  坐在地板上打开箱子,盛菱拿出要组合的塑胶圣诞树,她的手因为太久没有摄取养分一直颤抖,组合不了圣诞树。

  她一直失败,最后抱着圣诞树,喃喃低语,“对不起……无忧,对不起……”对不起,她做错了,不该伤她的心。“无忧,我想念你,我想见你。”还能见吗?还会见吗?这都是奢望吧……

  “……我也想你。”

  套房里传来另一个声音,一个她很熟悉的声音,盛菱以为自己听错了。她一抬头,就听见啪一声,她套房的灯被打开了。

  乍亮的灯光让她睁不开眼,但她的心情很激动。

  她的套房里有人!这世上有她小套房备份钥匙的人,只有一个人——“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头戴红色圣诞帽的女孩,长发柔顺披肩,她穿着米色七分袖V领上衣,双手捧着一个十寸的草莓蛋糕,她唱着耳熟能详的圣诞歌曲,一边朝盛菱而来。

  盛菱屏住呼吸,她想,这是梦吧?

  那甜甜的笑容、右脸上小小的酒窝、眯眯的眼睛……是无忧,她最想念、最想见到的人。

  是她想见到的对她笑的许无忧,而不是十个月之前,对着她啦哮怒骂,撕破脸吼着要她去死的无忧……笑着的无忧还会出现在她面前,这一定是梦。

  “盛菱,圣诞快乐!我回来了,你有没有想我?我好想你,我们跟去年一样一起吃圣诞蛋糕吧——你会不会穿太厚?你会冷?真的假的!快脱下来,我开了暖气,你没发现吗?”

  无忧夸张的笑着,放下蛋糕后跑到盛菱身边,吱吱喳喳的来脱她的外套——“你在干么!盛菱,你怎么痩成这样,一把骨头了,你在搞什么鬼啊?我不在你身边你又饿到胃痛不理了是不是?”脱下盛菱的外套,许无忧心疼大叫。“你好臭!你几天没洗澡啦?你的头发,油得可以煎蛋了!”

  这个梦会不会太真实?这个无忧,太有临场感了,无论是她吵死人的说话声,或者是……她的体温。

  体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