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暖心贵公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不是朋友了,盛菱还宝贝般的留着无忧送的相框,留着跟无忧的相片,没有收起来、丢掉、撕毁。

  他是最接近盛菱的人,知道藏在盛菱冷淡表象下的心,如果知道无忧因为她的背叛,割自己十六刀——她肯定会懊悔的不能自己。

  “怎么这么傻?”盛菱闻言楞住了,没料到真相会是这样。“人没事吧?有救回来?”她清冷的声线带着焦_“当然没事,还能跷家呢,也不接我电话,说我会骂她,你说她跷家,我不该骂她吗?我怕她又想不开,派人跟着她,还不是因为她割自己吓到全家人。”

  还不能说,但可以打个预防针,让她知道,他妹妹现在好好的,还能跷家,跟他冷战了!

  莫言想着用这样的方式,当她知道许无忧就是他妹妹、还有许无忧曾为她自残,反应不会那么大。

  莫言也知道这么做烂透了,但目前的他,无计可施。

  他可一点都不敢保证,王晴芸那小妞不会对盛菱说出他的“秘密”。

  “给她时间,这种事情,需要时间抚平。”盛菱不知如何安慰他,只能干巴巴地道。

  “时间多的是,我们全家人都愿意陪她——菱菱,跟你说完,我好多了。”莫言直接将车子停在路边,捏着她的手,轻声跟她说。

  “我没能帮上忙。”盛菱还是觉得自己很没用。

  “听我说我的烦恼,就是帮上我的忙了,我也想帮你的忙。”

  “我?”盛菱没料到话题会转到她这里来。“我有什么忙需要帮?”

  “送你相框的女孩。”莫言直指,他真的很想知道,她为什么还留着无忧的相片。“菱菱,在你进公司前,我就认识你,我在你学校门口等过你,记得吗?我也听见对你的传言,我知道那都是不实的——你没有抢你最好朋友的男友。”

  “那不是不实传言。”盛菱摇摇头,否定了莫言的维护。“我的确抢了。”平静的双眸望着莫言听见真相时的惊讶神情,她心一沉。

  他的妹妹被好朋友背叛,而她也抢了自己姊妹淘的男人——他会讨厌她的。

  “你之前不由自主的偷看我时,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会一直在意我,你等级这么低,抢别人男友还能抢成功了?

  你喜欢他?”莫言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对她反感,反而觉得其中必有原因。

  她本性不坏,怎么会做这种事。

  “无忧。”盛菱看着莫言没有嫌恶的面容,很突然的,就想跟他说。“她叫许无忧,我第一个朋友,我很喜欢这个朋友——抢她的男人没有为什么,我就想他们分开。他们分开了,我跟无忧也不再是朋友了。”无忧恨她。

  “你为什么要他们分开?”莫言想知道原因。

  “那种我勾勾手指就跟我回家的男人,我最好的朋友不跟他分开?”盛菱反问,理直气壮。

  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莫言也无法反驳,觉得她说的有道理,那种定力不佳的男人,配不上任何人!

  “你家?”莫言听见关键字,眼睛眯了起来。“我不是第一个去你住处的男人?”要牺牲到这地步?

  “不在我家无忧不会相信这是真的,再让我选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用最糟的方式,让无忧跟周俊生分“原因?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一定要拆散他们?”

  “我不会说。就算无忧亲自问我,我也不会告诉她。”

  “为什么?”莫言已经数不清今天第几次问这三个字。

  “因为太肮脏——我不要她知道真相,无忧不应该知道,她恨我也没关系。”

  太肮脏?那个叫周俊生的男人,有什么他没有查出来的底细?否则盛菱为什么会这么说?

  “我最喜欢冬天的暖阳——还没被找到前,我怕冬天,所以冬天的暖阳,我最喜欢,无忧给我的感觉,就像冬天里的暖阳,她不需要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她只要无忧无虎就好。”

  闻言,莫言心一动,性格冷淡,没有温度的盛菱,居然用这么温暖的形容词形容无忧……他突然明白她抢无忧的男友,是为了保护无忧。

  那个男人到底做了什么?让盛菱这么的讨厌?她肯定知道什么他不知道的消息,但再追问下去,会引起盛菱的反感。

  算了,今天已经有进展,提到无忧,她不会再排斥,要他不要再问了。

  “你很爱她——友情也是一种爱的表现,所以你才气我弄坏了她送你的相框是吧,如果我赔给你一个一模一样的呢?”转话题,转到他们的感情上头吧。

  “不可能。”盛菱直觉否定他。

  “试试看就知道。”他亲手做的相框,再做一次会做不出来?或许不会一模一样,但九成绝对不成问题。

  走着瞧,如果他做出来,肯定要盛菱给他奖励。

  “先吃饭吧,然后去你家。”莫言再将车子发动,驶向道路。“菱菱,给我你家的备份钥匙,这么一来,我自己过去也方便……不给?为什么?说清楚!不给我你想给谁?”

  当一波接一波的锋面来袭,一次又一次创下年度最低温度的记录,这代表只有夏、冬两季的台湾,正式进入了冬天。

  街头满是将自己包得像雪人的行人,匆匆的赶赴上班,就连在公司里,许多怕冷的女职员也是一边捧着暖暖包取暖一边工作,身上围巾、外套都没舍得脱下来。

  盛菱穿得轻盈,跟公司其他人相比,她只穿着冬季长袖制服,一年到头的窄裙让女员工没得选择,不过下身穿了厚厚的内搭裤保暖,大衣摆在办公室里,盛菱一身轻便的扛着铝梯,准备要去十八楼会议室换灯管。

  差两分钟才九点,盛菱扛着铭梯在大厅与要上楼的员工们等电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