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暖心贵公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董事们安排自己家族成员进集团任职也是常有的事,若能力足够,莫言并不反对的,但依王晴芸的能力,他是不愿意让她进秘书课的,尤其他打算再过半年便直接上位,这个直接为他所用的部门,他不想有任何一个冗员,但又不得不给王董事一个面子,那是外公一起打拚过来的老友。

  “让她试三个月,别手下留情。”就让她知难而退吧,毕竟是看着长大的孩子。

  “我会安排。”傅强记下要事后,欲言又止的看着莫言。

  莫言答应后想到一件事,王晴芸是无忧的大学同学,那么也是盛菱的大学同学,她们就算不熟,但也一定知道彼此,突然烦恼起来。

  秘书课和庶务部没有太多交集,莫言并不担心跟盛菱的感情关系会被王晴芸发现,他担心的是王晴芸告诉盛菱,他是许无忧的亲哥哥。

  他无法预料盛菱会有什么反应,肯定很火大吧?

  火大之后,会继续跟他在一起吗?

  若一开始盛菱知道他跟无忧是亲兄妹,盛菱是绝对不会让他有机会接近她的,躲都来不及。

  莫言露出思索重要事情的表情,傅强不想打扰他,可那件事……他还是得告诉莫言。

  “怎么?发生什么事?”莫言怎会没看见傅强的欲言又止。“说。”他沉声喝令。

  傅强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上司兼主子,不住苦笑。

  他是孤儿,是莫家资助长大的孩子。

  莫氏金控首席莫笙,是莫言的父亲,他看见了他的才能,让他从有记忆起就跟在莫言身边,一同学习,培养默契,而傅强也很信服莫言。

  跟着这个聪明又干劲十足的男人这么久,傅强怎会不知道他的脾气有多差,他当然不敢瞒着莫言,只是把事情压在最后才说。

  “我到纽约了才知道,无忧五月逃家。”

  “逃家?”莫言闻言脸色一沉。

  “不过我到纽约的时候,无忧在家里,你放心吧。”

  “把事情说清楚。”想吓死谁?

  “无忧留纸条说她去透透气,很快回来,但她透气太久了,莫叔和许姨才找了丰都,无忧是被丰都带回来的。”傅强如实以告。

  “这种事现在才告诉我!”莫言听见这消息,当然火大了。

  莫言关心小妹,担心唯一的宝贝妹妹,比爸妈还要严格的紧迫盯人。

  她去哪里、要做什么,都得有人陪,这是莫言交代的,他怕,怕无忧独处的时候,又再次想不开。

  他害怕若没人发现,救不回无忧——他不肯让无忧独处,她身边一定要有人。

  “小忧说她回来了,不要让你操心,不准我们告诉你。”

  “她说不准说,你们就真的不说?我爸妈就这样放纵她?”莫言知道错不在傅强,但忍不住埋怨纵容的双亲、迁怒眼前的下属。

  肯定是小忧装个委屈扁扁嘴,爸妈就什么都依她了——只要她没事,好好的,爸妈就什么都不管,依着她想干么就干么,还敢瞒着他。

  也不管时差什么的,莫言拿起了手机,拨了越洋电话给远在美国的亲人。

  当然第一个要念的是无忧了,这死丫头,五月就跷家,现在都九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出来!还敢不让他知道!

  “言哥,别打了,小忧不会接你电话的。”傅强同情地望着快被气死的上司。

  “她知道我回来肯定会告诉你这件事,所以她老实告诉我,我一回台湾,她就不会再跟你说话。”

  “她倒知道我会骂她一顿。”电话被连续拒接,莫言知道这是小妹不想被他训话的表现。“无忧让你带话了?”不接他电话,她肯定让傅强带话,否则他会更气,她不会想看他搭飞机专程飞美国一趟,就为了骂她。

  “小忧说她不是犯人,叫你别当牢头。”傅强真觉得当这对兄妹的传话筒好累。

  莫言疲惫地揉揉太阳穴,思索了一会儿后,拨了电话给远在纽约的友人。

  “丰都,是我。”莫言待对方接起电话,便出声道:“你有什么事情忘了告诉我?”

  “啊,你知道啦?哈哈哈哈哈。”电话那头传来男人不在乎的大笑。

  “我就说不可能瞒着你一辈子,你越晚知道就越火大。”

  “是我托付你的事,你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莫言对好友是有些埋怨的。“我向来怜香惜玉,美人的要求,我怎么舍得拒绝?当然瞒着你啦!不过不是我要说,你那小妹,有够野的,我亲自抓她的时候,你知道吗?她在跟人打架!啧啧啧啧,打起来挺狠的,跟你小老头的性格,还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丰都戏谑地笑道。“年轻人都有做傻事的时候,我说你也别像牢头把她关在家里,我看她精神还不错。”

  听见无忧跟人打架,莫言头更痛了,他温柔可爱的小妹,到底怎么了?

  “你只管保障她的安全,其他的事,与你无关。”听见老友要他放手的话,莫言冷酷的堵回去。“继续看着她,别让她又跑了,还有,不准再瞒我任何一件事。”

  “你这求人帮忙的态度,还真是数十年如一日的嚣张,阿言,你可欠我好大一个人情,我忙死了还要帮你盯着你妹,你对得起我吗?”丰都跟小老头性格的莫言不同,他嘻嘻哈哈打屁惯了,照莫言的说法就是废话太多。

  “支票上的金额会让你满意。”莫言冷冷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