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暖心贵公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从来没听你提起过,她是谁?”

  “我叫你放下,不准碰。”盛菱前所未有的怒意朝莫言直扑而去。

  不是不让莫言动她住处的东西,而是那个相框,是无忧亲手做的,是她很珍惜的东西,第一次有人亲手做东西给她,那是她的宝贝。

  她喜欢莫言,他想动她房里的任何东西都可以,但只有无忧送的东西,他一个也不准动。

  “我不记得你有朋友,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你很珍惜她?”

  莫言记得故意将手机丢在酒吧,让她送来给他时,约在她大学附近的早餐店。

  那些学生的窃窃私语,说盛菱抢了无忧的男朋友……然而跟盛菱在一起之后,他肯定那是个误会,因为盛菱明显是第一次谈恋爱,她不是随便的女孩,抢了无忧男友,肯定有什么问题。

  “不关你的事,放好,不准碰我的相框。”关于无忧的事情,她一个字都不会说。盛菱瞪着莫言,坚持要他放“菱菱……”莫言喊,这是私下时他会喊的小名,专属于他的。

  看她这么火,他内心虽然很多狐疑,但也有很多欣慰——她很珍惜无忧,即使她们已经不是朋友。

  不想惹她更火,莫言决定放下相框,再好好跟她谈,问出她跟无忧的事情,结果放下相框时,他并没有拿好。

  咚——相框落在书桌上,碰掉了立体的向日葵花瓣,莫言心中暗叫不好。

  “你!”盛菱瞪眼大吼,迅速从床上跳起来,奔向莫言,抢走了他手上的相框。

  看见相框上头毁损的向日葵,以及书桌上碎碎的白色黏土,盛菱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火大。

  “对不起。”莫言看她的表情直觉道歉。

  “出去。”盛菱将相框放在原来的位置,头也不回地对他说。

  莫言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她赶他走?

  “你,出去。”盛菱放好相框后瞪着他,面无表情,再认真也不过的说。

  “这么生气?”生气到要赶他走,在早上六点?!

  今天星期六,他说好要带盛菱去约会,看电影、吃饭,一起度过这假日。盛菱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拿了莫言前一夜穿的衣服塞在他手上,将他推出门外。

  门砰地一声在眼前合上,莫言惊诧不已。

  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被女友赶出门外,而他还只穿着睡裤,赤裸着上身,从小到大没有被人这么对待的莫言并不为此感到生气,呆了好半晌后,他反而失笑。

  “盛菱这脾气……”这火起来谁的帐都不买的脾气,跟无忧一模模一样样。此刻莫言终于能明白,为何妹妹能跟盛菱成为朋友,根本是物以类聚。

  没想到平时没太多情绪起伏的她,火起来会是这样?

  幸好盛菱赶他出门时,也把手机塞给了他,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狼狈地套上衣物,莫言边走边拨打手机,让傅强来接他。

  至于盛菱,等她冷静了,再来问问,要怎样才能补偿她吧。

  ***

  傅强忍不住揉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

  “言哥?”

  看着刚上车的男人,傅强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

  对自己仪容向来严谨的莫言,绝不容许自己有一点瑕疵,现在却穿着前一天的衬衫,皱巴巴的,扣子也未扣全,而且头发凌乱,半点梳整也无,可以说是狼狈的,这是怎么回事?更令傅强无法理解的是,他落得如此狼狈,居然不火大,反而表情柔和、嘴角不自觉上扬,看起来心情很好。

  怎么心情会好?这不可能!现在时间是早上七点钟,莫言一身狼狈的站在街头等他来接,心情怎么会好?

  傅强不明白,上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处理得如何?”莫言一上车便询问傅强工作上的事。

  “处理好了。”傅强先吩咐司机开车,一边将卷宗递给了莫言,内心嘀咕着,这真反常。

  莫言是工作狂也是控制狂,喜欢什么事都照着他的规矩走,也从不在外头过夜,而傅强来接他的地方,是一个位于中和的住宅区……他来这里做什么?表情透露着餍足,傅强也是男人,知道只会有女人才会让男人露出这样的表情……

  “你那表情怎么回事?”莫言原本看着手上的卷宗,瞄到了傅强那副扭曲的表情,平静无波地问道。

  傅强受到了什么惊吓般,支支吾吾道:“……觉得言哥你,好像变温柔了。”居然没有喝斥他怪模怪样,语调居然那么温柔。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是吗?”莫言摸摸自己的脸,发现自己真的在笑——他明明刚被赶出门,如果以往有人敢对他这么做,他的脸色肯定阴沉到不行。

  由此可知,他有多么的喜欢盛菱,被她赶出家门半点不生气,还想着要用什么办法让她消气,原谅他。

  “事情办得不错。”莫言看完卷宗,满意傅强代替他处理美国工作的表现,赞赏他两句。

  傅强没因被夸了两句就安心,继续报告,“王董事安排孙女进宏铨工作,王小姐的意思是想进秘书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