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暖心贵公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怎么表达都可以。”用力握紧她的手,语气鼓励。

  盛菱十三年前被找到,她接受心理治疗,也被安置,可惜错过了儿童情感发展学习期,因此之后再怎么辅导、心理治疗,也无法改善她对人群的冷淡疏离。

  即使她学习能力很强,像海绵吸水般吸收知识,书本里的东西,她都能学得又快又好,十五岁便跟上同龄人,能上一般高中,外人都看不出她十岁被找到时不会说话。但书本以外的东西,比如喜怒哀乐,她就学不来。

  “别怕。”莫言语气坚定沉着,双眼直视着她,坚定不移。“说了跟着我,没事的,我保证不笑你。”

  别怕——盛菱不明白,为何这么简单的两个字,会让她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评评、评评,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像要跳出胸腔般,连血液都为之沸腾。

  前所未有的感情向她冲击而来,盛菱无所适从,不知该如何是好。

  怎么办呢?那就顺从自己的心吧——盛菱张开双臂,用力抱住他。

  莫言为她主动的拥抱感到又惊又喜,因为这是两人交往以来,她第一次的主动,这令莫言用着将她融进自己身体的力量,用力抱紧她。

  “原来你高兴就想抱抱我——不错,这个好习惯要一直保持下去。”莫言难能可贵的开起了幼稚的玩笑。

  “好。”盛菱当真了,点头说好,表情是正经八百的。

  这微妙的反差令莫言朗笑不已,深觉他捡到宝了。

  “很晚了,我送你回家。”他再次牵她的手,微笑看她因为牵手这动作而嘴角喜悦上扬。

  “好。”

  莫言发现自己在她的身边,她的笑容越来越多,这样很好,他喜欢看她笑,最好只笑给他一个人看——拥有她的念头来得强烈,牵手、拥抱、亲吻,满足不了莫言的欲望,以及分别四天的思念。

  “我说什么你都说好?”

  “嗯。”盛菱顺从自己的心,不想拒绝他。

  “那我说——我想去你家过夜呢?”

  莫言生来侵略性、独占欲强,想要的就要得到,他当然去过盛菱的住处,但之前他并不急躁,只短暂停留。

  也许是今天的她太可爱,也可能是出差多日令他思念倍增,忍不住想更进一步。

  盛菱本来不懂情感,也不懂男女之间天生的性吸引力,但在莫言的“教导”下渐渐懂了,因此知道他此刻话中的意思。

  每一次独处,他越来越有侵略性的吻,再再令她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渴望,她并不讨厌。

  这不是第一次有男人对她求欢,在酒吧里工作,多的是以为她随便的男人接近,她往往会感到厌恶、恶心,但莫言……令她觉得,很开心。

  对这个男人来说,她是有魅力的。

  “好。”她说。“你来。”

  莫言停下脚步,认真的凝视她。“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知道。”盛菱能感觉到他的压抑,却没发现自己的嘴角上扬着。“你想要我,我也想要你。”

  闻言莫言呻吟一声,这女人真是太直接坦白了。

  “现在就去你家。”他牵着她的手去拦计程车。

  在上计程车前,莫言低头看见盛菱的手,发现她指关节上的破皮,知道这种伤是打架来的,心疼极了。

  盛菱会打架,是酒吧的老板锦哥教的,他们来自同一个寄养家庭,锦哥会教盛菱自保,是因为盛菱差点被寄养家庭的男主人欺负,才教她保护自己的方法——盛菱曾告诉他这些。

  想到这莫言心一紧,握紧了她的手,慎重承诺道:“以后我会保护你。”

  盛菱闻言讶然,因为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不是“我很强,不必你保护”,而是……高兴。

  这是有人能依赖的感觉吗?她觉得还不赖,不赖到她觉得要做点什么,才能让她的心跳不那么快。

  很直觉的踮脚亲吻莫言的脸颊,看他因为她突如其来的吻而惊讶,盛菱开心的笑了出来……

  一行提着大包小包踏出百货公司的女孩,正嘻嘻笑闹着步往计程车招呼站。

  “欸,芸,那不是你那盘天菜?”其中一个女孩发现了什么,对被簇拥着的王晴芸说道。“他跟一个好痩的女生手牵手,还送那女生上计程车……那女生,谁啊?”

  王晴芸闻言脸色大变,往同伴说的方向望去。

  只见莫言高大的身躯挡住了一个身材纤细的女性,他一手牵着那个女人,一手开了计程车门,待对方上计程车之后,他也上了车。

  “这么晚一起搭小黄,应该是女朋友吧!小芸,你的天菜还没到你碗里呀。”同伴们戏谵地道。

  王晴芸用力握着手上的提袋,握得手指都泛白了,但表情却仍是自然甜美。

  “我都说了,他是我一个长辈的小孩,什么我的天菜,不要乱说。”她才不会在她们面前表现出她的失落、愤怒,绝不能被她们看好戏。

  “刚才碰面的时候,他跟我说他有公事,那是公司的同事吧,这么晚了,送女同事回家,算是绅士风度。”

  “也对,那天菜还有机会到你碗里的。”同伴们又笑闹了起来。

  “你们在说什么啦!”王晴芸脸是笑着的,但内心却在滴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