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黎孅 > 暖心贵公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我不会告诉你。”盛菱露出了抗拒的神情,拒绝回答细节。

  莫言并不意外她的拒绝,交往后才知道,盛菱是个口风很紧的女生,她从不说别人的事情,想从她嘴里套出别人的事情来,根本不可能,莫言不讨厌她这一点,反而很欣赏。

  “那你对林经理做了什么,我总能知道吧?”莫言再问,他颇好奇,撞见女同事被职场性骚扰,盛菱是有什么反应,让颜秘书这么感激她?

  他这么问,有把握盛菱不会拒绝回答。

  盛菱想想这问题不影响别人,也就简单回答,“我揍他。”

  “咳,什么!”莫言停下脚步,惊讶得嘴都张开了,不敢相信的瞪着她。“你揍他?”惊讶地重复询问。

  “嗯。”盛菱清澈的双阵直视他,坚定地道:“我狠狠的打他一顿。”一副她完全没有错的表情。

  “为什么?”莫言发现自己的脑子转不过来了。

  “他欠揍。”她表情平静,但可以看出来她的眼中有两簇火花在闪耀。

  她在生气,但她自己并没有发现。莫言注意到她的反应,觉得有趣极了。

  “我知道他欠揍,但你怎么敢揍他?还在公司里。”他知道盛菱不会手下留情,从顏秘书那副感激要命的神情就可以想见。“你可以慢慢想,说清楚,我不着急,想好了再告诉我。”莫言了解她少言的习性,她不是说故事的好手,于是他耐着性子,要她慢慢想。

  “他喜欢挑摄影机拍不到的死角欺负人,我也能挑摄影机拍不到的死角暴揍他一顿。”盛菱思索了一下,组织好想法,说了出来。

  “你不怕惹上麻烦?他若告你呢?”莫言觉得她不是这么莽撞处事的人。

  “没有摄影机他就没有证据,更没有证人。”颜秘书会指证她?不可能。“他告不了我,跟告不了他的其他受害者一样。”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何况,他绝对不会说。”

  盛菱口吻轻描淡写,但莫言听出她的自信满满。

  “你怎么笃定他不会说出去?”基于什么理由?莫言觉得她的思考模式很有趣,他无法揣摩猜测。

  “他如果还有身为男人的自尊,就不会承认他被我暴打一顿。”如果林经理敢四处宣传,他一个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大男人,会被她一个痩痩的、体重不到五十公斤的女生打成猪头,她也认了。

  莫言完全可以想像盛菱有多么的暴力,在酒吧观察她时他就见过了,水枪只是小Case,真惹到她,她会直接攻击人体最脆弱的部分。

  可那是环境使然,她是在保护自己,她必须冷酷强悍,但为了别人……他没想到她会见义勇为。

  “你跟颜秘书交情好?”莫言好奇地问。

  “没有。”她跟颜秘书只有工作上的往来。

  “那你这么帮她?”有可能自己被拖下水。“全公司的考绩都得由林经理做最后签核,你不担心你的考绩影响你的工作?”

  “就算他是总经理,我也不能忍受。”既然她撞见了,也听见了不敢张扬的求救声,那她就不会放着不管。

  “看见了我就会出手。”

  莫言完全可以想像自己此刻看着她的眼神,有多么的温柔。

  盛菱这个女孩,不算好相处,不容易接近,也不容易接近人,但越走近、越相处就越发现她真正的样貌,他越喜欢她。

  喜欢她的直线思考,也喜欢她的简单直接,喜欢她的原则,她不说别人的隐私,只说自己能说的事。

  他喜欢这个女孩,喜欢到此刻看着她的脸、谈着毫不浪漫的对话,他都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盛菱。”莫言不禁开口喊她,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无比的温柔。

  “做什么?”盛菱口吻像要打架。

  这呆女孩,莫言不禁失笑摇头。“我觉得你很可爱。”边说边突如其来的牵了她的手。

  莫言不是单纯的牵,他双眼紧紧的盯着盛菱,看着她淡然平静的脸庞,出现了涟漪。

  她的表情不只有被喜欢的男生牵了之后流露出的羞涩、紧张,喜不自胜的嘴角上扬,还有紧张、颤抖,表情是各种情绪挤在一起的复杂,清秀的面容扭曲,她拢起眉毛,咬住了嘴唇,贝齿咬在下唇的疤痕上头,让她看起来有一点可怜。

  “怎么了?我说你可爱,你不喜欢?”从她僵硬的反应,莫言看得出来盛菱在男女感情上的生涩、不解,恐怕小学生都比她厉害,她就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要人引导。

  因此越是跟盛菱相处,他越是感到疑惑——她这么嫩,怎么抢无忧男友?怎么介入无忧跟周俊生之间的感情?

  盛菱又是个不能忍受女孩子受到男性轻侮的人,都能保护不是朋友的女性了,又怎么会伤害交好三年多的朋友,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没有不喜欢,你这样说,我很高兴。”盛菱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情绪。心头满满的、热热的,像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般,太多了,她并不讨厌这种感觉,但是……

  “我不知道要怎么表达。”对于别人的事情只字不提,但自己的事情却有问必答,全无隐藏,因为她喜欢他,对他有着奇妙的信任,于是莫言问的,她都回答。她眼中无意间流露出来的无所适从,令莫言心脏紧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